九歌·湘君

【原文】

君不行兮夷犹(2), 蹇谁留兮中洲(3)?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美要妙兮宜修(4), 沛吾乘兮桂舟(5)。

令沅湘兮无波, 使江水兮安流(6)。

望夫君兮未来, 吹参差兮谁思?

驾飞龙兮北征(7), 邅吾道兮洞庭(8)。

薜荔柏兮蕙绸(9), 荪桡兮兰旌(10)。

望涔阳兮极浦(11), 横大江兮扬灵(12)。

扬灵兮未极, 女婵媛兮为余太息(13)。

横流涕兮潺湲(14), 隐思君兮陫侧(15)。

桂棹兮兰枻(16), 斫冰兮积雪(17)。

采薜荔兮水中, 搴芙蓉兮木末。

心不同兮媒劳(18), 恩不甚兮轻绝(19)。

石濑兮浅浅(20), 飞龙兮翩翩。

交不忠兮怨长, 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

鼌骋骛兮江皋(21), 夕弭节兮北渚。

鸟次兮屋上, 水周兮堂下。

捐余玦兮江中, 遗余佩兮澧浦。

采芳洲兮杜若(22), 将以遗兮下女(23)。

时不可兮再得, 聊逍遥兮容与(24)。

【注释】

(1) 湘君:湘水的男神。湘水有男女二神,男陈湘君,女称湘夫人。

(2) 夷犹:犹豫不决。

(3) 蹇:语助词,楚地方言。中洲:水洲中的沙滩。

(4) 要妙:眼波流盼的美态,指美好的样子。宜修:很好地加以修饰打扮。

(5) 沛:水势大而急,这里形容船迅速航行的状态。

(6) 江水:长江之水。安流:平静无浪。

(7) 飞龙:湘君所乘的飞龙之舟,亦即上面说的“桂舟”。

(8) 吾道:指湘君沿沅湘航行的路线。

(9) 薜荔:香草。柏:通“帕”,这里指旌旗。

(10) 荪:香草。桡:一种曲柄旗杆。旌:旗杆顶端的装饰,一般用旄牛尾,也用别的毛羽。这里说以荪为杆,以兰为旌,极言旗帜的美丽高洁。

(11) 涔阳:在涔水之北,今湖南澧县涔阳浦。

(12) 灵:有窗的一种舱船;有一解为“英灵”。

(13) 女:湘夫人的侍女。

(14) 潺湲:形容泪流不止的样子。

(15) 陫侧:同“悱恻”,形容忧心饬痛的情景。

(16) 棹:船桨。枻:船舵。

(17) 斫:砍凿开。

(18) 媒劳:媒人也徒劳无用。

(19) 轻绝:轻易抛弃。

(20) 石濑:水在沙石上流过。

(21) 骋骛:急驰。

(22) 杜若:香草。

(23) 下女:侍女。

(24) 容与:缓慢不前的样子。

【译文】

湘君犹豫不行,没来与我相会相亲, 您为何留在那水中洲岛而不动身?

我文静美好,服饰又很得体, 乘着桂木之舟匆匆地前去会见湘君。

命令沅江、湘江勿兴波澜, 指使长江流水平平稳稳。

盼着,想着,您却没来践约, 吹奏排箫,声声幽怨,我心中所想何人?

乘坐飞龙之舟,沿着沅江、湘江北行, 迂回地走着渺远水路,绕道穿过洞庭。

薜荔作壁衣,香蕙作帷帐, 溪荪装饰旗杆曲柄,香兰缀在旌旗之顶。

从湖上遥望着涔阳那迢迢的水滨, 又横渡长江,显示你的英灵。

奋力划着舱船疾驶,却未达到目的, 侍女们都对我顾恋同情,长长叹息。

我涕泪纵横,徐徐地流满双颊, 心中暗暗思念您啊,无限悱恻悲凄!

桂木作船桨,木兰作船舷,无比芳洁, 凌波行舟,激起浪花飞溅,犹如斫冰积雪。

山上有薜荔,却向水中采取, 水中有荷花,却到树梢采撷。

两人如不同心相爱,媒人也徒劳无益, 恩情不深不厚,就会轻易离绝。

石上急湍,清流浅浅, 轻快的飞龙之舟,宛然鸟隼翱翔翩翩。

不以忠诚相交,使人产生深长之怨, 约会不守信言,却对我说“没有空闲”。

从清晨就沿着江滨乘舟疾行, 黄昏时在北面沙洲缓缓而停。

此地鸟雀常在屋上栖息, 碧水在堂下静静环流,一派凄清。

把您赠我的玉玦投弃大江波心, 把您赠我的玉佩抛在澧水之滨。

我却又到芳草丛生的沙洲采来杜若, 且赠给您的侍女,请她代我表白赤忱。

时光不能再来,良缘不可复得, 万般无奈:我姑且逍遥漫游,以排遣悲愁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