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神棍忽悠死的安化王

王阳明悟道心学,人生的春天也随之而来,上面下来一纸任命书,升江西吉安府庐陵县知县。平反了!他得以从龙场驿的山沟里走向广袤的思想舞台。

正德五年(1510年),大明帝国发生了两件大事,主题只有一个——造反!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顺天府霸州文安人刘宠、刘宸,官方管他们叫刘六、刘七,穷苦百姓出身,不堪忍受官吏盘剥揭竿而起,一呼百应。十多天的工夫,走投无路的老百姓迅速响应,队伍壮大到数千人,屡败官军。这场起义一直持续了三年,途经河北、山东、河南、湖南、江苏,辗转半个中国。义军人数最多时达到十七万,可谓声势浩大,对大明帝国造成了一定的打击。

另外一个是安化王朱镭的造反,藩王造反官方定义为叛乱。这场叛乱规模不大,属于放个二踢脚的能量,后来朱宸濠造反有一定相似之处,两位藩王都被神棍忽悠了。

朱元璋第十六子庆靖王朱,洪武三十四年奉命移居宁夏,待了三十六年,六十一岁病逝。朱第四子朱秩生朱邃墁,朱邃墁也就是朱镭的父亲。朱镭辈分极高,与朱祁镇、朱祁钰是一辈人,当今正德皇帝朱厚照他爹是朱祐樘,朱祐樘他爹是朱见深,朱见深他爹是朱祁镇,是以朱镭与朱厚照的关系,掰开手指头算算吧!

朱镭世代镇守宁夏,分封安化,明属庆阳府,在帝国西北边疆。过着面朝黄沙背朝天的生活,又是外系,虽然辈分很高,即便你是祖宗辈儿的,造反也照样搞你,这是一个真理。朱镭在宁夏受够了风沙,五大三粗的他异想天开想换个地方,放眼大好河山,何处黄土不埋人,何必要在这里吃沙子等死。朱镭为此奔走呼号,基本上铩羽而归,朱厚照日理万机哪来时间理他。话又说回来,谁愿意跟他换地盘?正在他愁眉不展的时候,来了一神棍(巫王九儿教鹦鹉),给他算了一卦,言当大贵。朱镭信以为真,现在他是王爷,大贵是什么?只有皇帝了。又恰好赶上刘瑾做“好事”做到了他头上。

刘瑾哄朱厚照开心,狐假虎威,坏事没少干,得罪人太多。同朝为官,一个人活得好,多数人活得难受,活得好那位便非常危险了。越来越心慌的刘公公琢磨着干两件好事,让老百姓念他的好,就想到清理多余占地,收归国有,重新分配。清理来清理去,清理到朱镭地盘上,原本生活堪忧,好不容易搞点试验田,还被清理回去,朱镭的日子没法过了。

下面清理屯田的巡抚安惟学,有严重歧视士兵的传统阶级观念,对士兵非打即骂,折磨得挺惨。他还觉得不过瘾,又把士兵的妻子拉出来侮辱之。士兵们怒了,军心动荡,自古以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拿刀的不怕你拿笔的。朱镭得知此事后,急忙与心腹周昂、丁广、何锦赶到现场,安抚士卒,请他们吃了一顿饭。席间,朱镭不小心喝高了,站在士卒的立场上骂了几句上峰,于是大家慷慨激昂,抽刀断水,造反了!

朱镭兵分两路,一路由周昂、何锦率兵杀掉宁夏总兵姜汉及太监李增、邓广。另一路,丁广带一伙人,闯入巡抚办公室,一刀杀了安惟学,顺手灭了少卿周东一干人等。火烧官府,释放囚徒,局面顿时失去了控制,乱了套了。

当时,前线报小王子来了,游击将军仇钺和杨英正在玉泉营前线戍卫,没等来小王子,等来了安化王朱镭造反的惊人消息。两人同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现在摆在他们面前有两条路:第一率兵打过去,第二率众投降朱镭。这两条路有个共同特点——都是死路。率众打过去凶多吉少,宁夏卫城池坚固,为国捐躯的可能性很大。率众投降安化王,朝廷早晚要发兵打过来,就凭安化王手里那两条鸟枪,也就是在宁夏放两炮,所以参与者必死。杨英脑子转得快,他直接选择了第三条路,就地解散部队,自己跑了。

仇钺没跑,常年在边疆与蒙古人作战的他战术素养极高,洞若观火。他意识到眼前出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一个建功立业的好机会,但是有风险,富贵自古险中求,干他娘的!

仇钺脱下盔甲,一人一骑,赶回宁夏卫城。仇钺是聪明的,若是带着部队呼呼啦啦地赶来,谁知道你是投降还是进攻来了。朱镭见他,大喜,事情开门红,非常顺利,对仇钺又是一番连唬带蒙。仇钺当即表示支持造反,朱镭这才安下心来,也离死不远了。

仇钺之所以回城,因为老婆孩子都在城里,他一旦搞点小动作,相信朱镭一下子就能让他断子绝孙。最严重的很有可能株连城中百姓,那就是屠城。越在关键时刻,越不能乱了方寸,仇钺见到老婆孩子长出了口气,忙把一家老小安排妥善,然后秘密地开始了他的计划。

正德五年四月初五,朱镭对在此次行动中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兄弟们给予重赏,封何锦为讨贼大将军、周昂左副将军、丁广右副将军,凡是参与的都有官职,都有酒喝,都有钱拿。谋士写了讨贼檄文,打起“清君侧,诛刘瑾”的口号,正式造反。

对了,表彰大会上还差一个人,仇钺没来。朱镭派人去仇钺家里看看,虚惊了一场,昨晚上仇钺吃坏了肚子,卧榻养病。朱镭还是不放心,亲自去探视,只见仇钺一脸病容,说话有气无力的。造反这么大的事总得有个部署计划,朱镭向作战经验丰富的仇钺征求了意见。仇钺分析指出,此地距离京师一千八百余里,关山阻隔,层层阻击。走陕西,出潼关,进入洛阳,再出虎牢关,北上进攻京师,这条路线太遥远,行不通;沿着黄河东进,经过河套地区,登陆时势必要遭到大同府戍卫部队的阻击,这条路也危险。

朱镭问道:“仇将军你的意思是?”

“当务之急,不急于进攻,需抚慰军心,稳固阵地,而后再图东进。成则面南称帝,失则裂土称王。”

朱镭微微颔首,仇钺说得靠谱,“仇将军安心养病,本王这便去部署。”

仇钺咳嗽了两声,望着朱镭离去的背影,他脸上的病容一扫而光,眼里射出一道凌厉的杀气。仇钺找来心腹出城探听情报,朝廷官军到底什么时候能来?官军未到,只能先稳住朱镭,假如他当真东渡黄河,后果不堪设想。

朱镭造反的消息传到京师,刘瑾吓坏了,主要是造反的口号是针对他的。在刘瑾急得团团转时,李东阳助他一臂之力把送他上了刑场。李东阳力荐原延绥、宁夏、甘肃三边总制杨一清,那是他曾经工作过的地盘,了如指掌,只有他出面方能平乱。关键时刻,刘瑾顾不了那么多宿怨,将下岗在家的杨一清从镇江请到京师,起复杨一清为右都御史总制陕西等处军务,令太监张永为提督宁夏军务,率兵西征。八虎之一的张永与刘瑾此时矛盾很深,已经公开化白热化了,为什么要派他去监军?不知是不是刘瑾做出的决定。

左等右等等不来官军,仇钺只能靠自己了,心动不如行动,这就开始吧!

一条对朱镭极其不利的消息传来,朝廷官军已经在路上了,旦夕即到。朱镭急忙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商量了半天,也没商量出个所以然来,战略基本上是流氓打法,跟官军拼了,诸位军官回营准备。这时,仇钺病有所好转,能下地溜达了,他一不小心溜达到何锦、丁广的指挥部,随便阐述了下自己的观点。官军必沿黄河而入,所以守住黄河东岸,定能击退官军。仇钺说完,溜溜达达回了家。两位军官一听,对呀!黄河渡口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咱们咋没想到?于是,何锦、丁广出兵扼守黄河渡口,防止官军进入,如能当头棒喝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更好了。

城里只剩下了周昂孤军一支。

这么大的军事行动没能逃过朱镭的眼睛,他这人虽然文化水平不高,还有些许头脑,敢造反的人没点智慧焉能成大事?能做出如此正确战略部署的只有仇钺了。朱镭急召仇钺,仇钺那面回应说病情严重,下不了地,来不了。

朱镭叫来周昂:“你去看看仇钺。”

周昂去了,仇钺病得挺严重,坐起来呻吟半晌有种要死的感觉,看这架势活不了几天了。周昂心里想着:说点什么宽心的话呢?刚想好了词儿,还没等说,突出窜出几名士兵,刀光一闪,人头滚落。再看病得要死的仇钺,一跃而起,提刀上马,沉声道:“所有战士集结!”部队顷刻间集结完毕。

兵贵神速,仇钺一马当先直奔朱镭府邸而去。基本上没遇到阻力,直接把安化王朱镭逮住了。朱镭部下闻听老大被抓了,一哄而散。仇钺迅速作出部署,写了两封告示,出榜安军,稳定众位士兵的情绪,都是朱镭带头起事,他罪该万死,跟你们没关系,既往不咎。另一封快马加鞭送到守卫黄河东岸的何锦、丁广那里,假借朱镭的命令让他们回来,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两人迟疑半晌,最后刚要回城里,属下密报朱镭被抓了。

何锦、丁广犹如晴天霹雳,别无选择,只能奋死一搏。他们不回来,仇钺也别无选择,只能拼死一战了。战役无悬念,何锦、丁广部队树倒猢狲散,跑得一个比一个快,两位光杆司令单骑跑到贺兰山,结果被边塞巡逻的士兵抓了。

杨一清率领的官军到达时,叛乱已被仇钺平定。五大三粗的朱镭轰轰烈烈的举事造反行动,仅仅持续了十八天,个头大不一定厉害,恐龙照样灭绝了。朝廷对此次立功人员论功行赏,仇钺升宁夏总兵,封咸宁伯。后来的刘六、刘七起义也是由他平定的。

安化王朱镭叛乱事件对杨一清和张永来说是一个良好的契机,他们抓住了这个机会,回到京城告了刘瑾的黑状。刘瑾终于在全国人民的愤怒中走完了他罪恶的一生,凌迟极刑,市民争相买其肉,一块一文钱,食之解恨。同党张彩被杀,焦芳等阉党一并清除出帝国政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