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北京,我悲壮地回来了

有志青年叫严嵩

江西吉安府庐陵县(今江西省吉安市),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著名诗人杨万里、南宋名相周必大、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大明第一才子解缙、五朝元老内阁首辅杨士奇他们的老家。这是产牛人的地方,自从有科举以来至科举废止,进士出了三千多名,状元二十一位,最著名的状元是文天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任命书到的时候,老王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惊喜交加,五味陈杂。当初因上疏捍卫正义,结果惨遭贬官,在穷乡僻壤的地方,历经生死磨难,想一想前前后后整整五年了。他几度曾怨天尤人,心灰意冷,可是任命书证明了组织上还想着他。对于刘瑾,王阳明倒有些许感激,假如不是刘公公把他弄到瘴疠之地,在极端环境下磨炼他的意志,心学兴许会晚些年产生。不管那么多了,反正现在翻了身,珍惜美好生活吧!

王阳明的离开对龙场驿是损失,对贵州教育是更大的损失,长官、学生、苗民等舍不得他。老王搞活了龙场,搞活了贵州,与人民的感情真正地达到了鱼水情深。官场中,一个人有没有朋友不在于有多少人送礼,而在于你下野了还有多少人送礼。诚然,评价一位好官的标准有很多种,但在百姓心中谁给他们带来了利益,谁就是好官。

山花烂漫,热情如织,前来送行的官民不计其数,没人组织,都是自发的。贵州是产生心学的土地,人民自有心学的特质。王阳明与师生们、苗民们依依不舍,欢送大会持续了很长时间,老王慢慢悠悠地离开了贵州,去江西吉安府上任。

看花时,则花有了颜色。不去看时,即便姹紫嫣红,在你心里亦同归寂灭,心外本无物是也。一路上,王阳明心情大畅,大好河山,风光无限。带着惬意悠哉的心情去上任,备感人生处处是风景。几日后,进入湖南地界,水路向东,进入常德府。湖南籍弟子冀元亨听说老师路过,早已做好了准备工作,带队迎送王老师。

继续东进,在洞庭湖畔,他们停留几日,一览湖光山色,名胜古迹,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去某地旅游必先把风景区的文化弄明白,带着自己的疑问去观光,方能不枉此行。要不然飞过去,走马观花,照几张相,与没去有什么区别?

旅游途中,王阳明把他的心学精髓讲给诸生听,大家一时难以接受。老王把学生们带到一寺院,找块安静的地方静坐,令他们消化吸收心学的理论。的确,一种思想产生不容易,让人接受也不容易。似乎有的明白了,有的没明白,不要紧,回去慢慢钻研。研究三十年的问题,一朝一夕迷人眼,需要经过长时间的领悟。

王阳明临走时,冀元亨请教了一个问题,什么是“心即理”?

王阳明微微一笑,这个说起来很复杂,不如举例。老王叫仆人拿来《战国策》,把第一页战国形势撕成若干小块交给冀元亨:“把它拼上。”

冀元亨照做,拼图游戏是有难度的,拼了半晌也没拼明白。此图为战国初期地图,诸侯国众多,地理知识学得不好的,很难拼上。最后,冀元亨苦于思索各个诸侯国的地理位置关系,摇头叹息,拼不上!

王阳明把地图碎片交给仆人:“你来拼!”

不一会儿,仆人拼上了。冀元亨眼里那抹轻视顿时变为震惊,疑问随之而出。为什么一个饱读诗书的文化人拼不上的一张战国地图,拿到胸无点墨的仆人充其量是个书童水平的人手里,瞬间完成?冀元亨疑惑不解,茫然地看着老师。

老王笑而不答,仆人说道:“这图背面是作者的画像啊!按照画像拼,不就拼上了嘛!”

冀元亨恍然大悟,思维方式不同,致使认识和理念不同。

心即理也,天下又有心外之事,心外之理乎?心才是“理”的主宰,舍此心外,便没有了“理”的存在。换言之,即使无论如何“格物”,都没找到地方。诚如战国地图,似是表面的战国形势图,当你把它撕烂时,地图之“心”便不再是众多诸侯国分布情况。想要把它重新拼合,必须找到“心”,就是背面的人物肖像。知识分子终日研究的“理”,到底在哪里?一草一木皆含至理,真正的情况是“心”才是理,其他事物纯属乱花渐欲迷人眼。

王阳明告别了学生们,害怕他们不懂得,又给他们写信教学生们格物第一招——静坐。此静坐不是佛家所说的打禅静坐。是说每天要抽出一定的时间安静地坐下,思考事物。静坐,更适用于当今生活。工作压力巨大的,不必喝酒泡吧,可以学学王阳明每日静坐不低于三十分钟。静坐的前提要环境宁静,而后心里宁静,或者思考事物,或者什么都不想,干脆放空心灵,做个深呼吸!

王阳明刚刚到任,他的好朋友严嵩来了!

丁忧结束后,严嵩没有起复上京,一直在老家待着。刘瑾掌政期间,在焦芳的挑唆下对南方士大夫多有排斥,特别是毋得滥用江西人。政治环境不佳,严嵩身子骨又弱,所以他在分宜钤山一边养病,一边读书,过着“地僻柴门堪系马,家贫蕉叶可供书”的清贫生活。听说王阳明到了庐陵县当知县,两地隔着不远,直线距离八十五公里,严嵩特意去探望王老师。

这回,王阳明做东,领着严嵩在庐陵转悠了一圈,参观江南四大书院之一的白鹭洲书院,在庐陵赣江中心,文天祥曾系此书院学生,朱熹曾经在这里讲学。今存,系为吉安市白鹭洲中学校园。白鹭洲旁边于2005年建成一座跨江大桥,全长2627米,原名叫阳明大桥,不知道啥原因后改名为吉安大桥。吉安市城南有青原山,号称山川第一江西景。山下有净居寺,寺内今存王阳明真迹“曹溪宗派”。寺内有间屋子叫青原书院,朱熹的讲坛,王阳明也在此讲学。王调走之后,他学生邹守益在对面建立一所阳明书院,现在没了。吉安市区内有阳明路,可供瞻仰。

阅读 ‧ 电子书库

江西省吉安市净居寺内阳明先生书法真迹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时候的严嵩是一个正直的人,他以王阳明为榜样,希望日后起复为官也能做个王老师那样敢于直谏且有思想的官员。能成为一代权臣,哪怕他大奸大恶,定非等闲之辈。成为坏人的前提是要有智商有才学,方可能成为顶级坏人。没才没智商的,严格地说不能叫做坏人,应该叫社会渣子。严嵩是个很好的例子,年少聪颖,博学多才,书法有相当深厚的造诣。天下第一关山海关匾额,为其真迹。

严嵩在王老师这里学到了新知识,一时半刻,领悟不了。王老师政务缠身,严嵩不多停留,回到了分宜,邀请王阳明有空过去走一走。正德五年(1510年)六月,王阳明抽空去了趟分宜,回访严嵩,在他读书的钤山留下了一首诗:

钤冈古庙

古庙香灯已有年,增修还费大官钱。

至今楚地多风雨,犹道山神驾铁船。

诗中所说“古庙香灯”即指钤山果真院寺庙。被严嵩相中了,大加修葺,成了他埋首读书地。正德十四年(1519年),刚刚起复三年的严嵩,时任南京翰林院侍读,正六品,他从桂林公干回京,路过老家,把钤山又修了一遍,因身体有病,申请休假两年。时任南赣巡抚的王阳明第三次来到钤山,为钤山果真院寺庙题写门额为“钤山堂”,严嵩那部传世作品《钤山堂集》,即是以此为名。王阳明去世十四年后,六十二岁的严嵩才发迹。《钤山堂集》中有首诗,记录了王阳明与同事御史唐龙、朱豹造访钤山堂,游览仙女湖之况。孔雀虽毒,不掩文章,诗写得好极了。

夜登明远楼同王阳明中丞唐朱二察院

遥夜肃已静,朗月照重湖。

风窗倚天汉,星峭临蓬壶。

的的徐亭树,寥寥霜署乌。

微言欢欲奉,清赏未云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