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头子詹师富,不笨也不聪明

十家牌法一出,坚壁清野,有效地控制了信息,这只是稳定后方的基础工作。剿匪,还得有兵力,老王有点兵但不多,虽然战斗力很高,但真刀真枪跟土匪火拼起来,基本作用是填河。想要彻底根治盘踞江西南部、福建西南部、广东北部、湖南南部三十多年的土匪顽疾,没有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那是绝对不行的。

王阳明在做坚壁清野工作的同时,向四省发了协防通告,并调集四省兵力,准备围剿。四省兵力,听着挺唬人,仿佛很巨大的数字,实际上没多少。老王深知兵贵精不贵多的道理,以一当十的二千精兵,远比十万废物有战斗力。王阳明选兵极其严格,他要求接到通知的州府,每县出十余人,少的八九人。要求精壮汉子,具有军事素养者优先,弓箭机弩等武器自备,纯属空手套白狼。接到通知的州府即刻选拔军士,巡抚大人得罪不起,听说他在赣州搞得挺好,由此可见朝廷这回是动真格了,下定决心要清剿土匪。但凡在军事上有不配合者,王大人完全可以军法处置。于是,各州府士兵由领导带队,自备干粮武器,前往赣州。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众多军士中,有一个狠角色,吉安知府伍文定,与王阳明同年进士,赐同进士出身,三甲一百一十九人,全国第二百一十七名。原籍湖北,出身官宦世家,自幼读圣贤书,但长得凶狠,纵然满腹经纶也看不出书生意气。学习之外,喜欢舞刀弄枪、骑马打仗。一听王巡抚征兵,他比谁都积极,亲自带队跑了过来。两湖地区,古为荆楚之地,中原周王朝对他们极为鄙视,管他们叫南蛮子。楚国也不服,跟周天子较劲好几百年,民风剽悍,留下了不服气的传统。现在当地人还把不服气说成“不服周”。伍文定就这样一人,早年在江苏做过推官,主管司法,长期接触社会阴暗面的人,手段相当残忍狠毒,对付谁都这样。魏国公徐(徐达五世孙,成化元年袭爵)夺占民田,伍文定勘归于民。徐重贿刘瑾,伍文定的命运与王阳明相仿,同样被送进了锦衣卫的诏狱,这是他最辉煌的记录。进诏狱的都是牛人,能活着出来的都是狠人。现在,两位都进过诏狱的官员并肩作战,势不可当。

兵力集结到赣州,江西、福建各五六百人,广东、湖广各四五百人,加在一起两千多人。要知道单单盘踞在广东惠州府北部的池仲容兵力就有上万之众,各方匪盗总计兵力至少在王阳明的十倍以上。这还不算,老王亲自挑选,又淘汰了一批,这支部队的实际人数只有原人数的三分之二。

上兵伐谋,足够了!一切准备就绪,开战!

王阳明召开军事会议,分析当前情况,先打谁,怎么打?

当前局势共有五股土匪形成了气候:第一,谢志珊、蓝天凤部,盘踞在漳江源头,南安府崇义境内(今江西省赣州市崇义县),老巢在桶冈、横水、左溪;第二,高快马部,盘踞在韶州府乐昌境内(今广东省韶关市乐昌);第三,池仲容、池仲安部,盘踞在惠州府西北部,老巢在头(今广东省河源市和平县源镇),这是土匪中最强的一股势力;第四,卢珂、郑志高部,盘踞在惠州府龙川境内(今广东省河源市龙川县);第五,詹师富、温火烧部,盘踞在福建漳州府与广东潮州府交界的永定、大浦一带。五股势力中,池仲容部实力最强,谢志珊居次,其他差不多。还有一些如黄金巢、叶芳等小股匪众势力。

从这份土匪名单中,引出了三个问题,是为南赣剿匪军事行动的三大核心纲领:

谁是“杀鸡给猴看”中的“鸡”?

谁是需要拉拢的?

谁是必须铲除的?

王阳明巡抚辖区地盘不小,包括江西的南安府、赣州府,福建的汀州府、漳州府。四块地盘,南临广东省南雄府、惠州府、潮州府,西临湖南郴州,这一片地形复杂,山川交纵,距离各省的行政中心较远,管理力度薄弱,基本是三不管的区域,俨然成了匪盗滋生的天然沃土。这五块主要土匪的势力范围,相互交错,遥相呼应。

第一个问题,王阳明给出了答案,他手指头落在福建漳州:“先打詹师富,拿他祭旗。”

福建詹师富成了“鸡”,老王打算杀了他那只“鸡”给猴看。先打福建土匪,一目了然,其他四股势力相互能够照顾到,只有福建的詹师富、温火烧部与其他部距离较远,没有支持,实力也不是太强。旗开得胜,对剿匪大军也是一种鼓励。常言道柿子先挑软的捏,可官军碰到的却是一个青柿子,吃起来酸涩难咽。

正德十二年(1517年)正月二十六日,剿匪官军正式开赴前线,与此同时广东潮州府调兵协防,辅助围剿。

两路大军出动了!福建方面由知府钟湘、福建按察司佥事胡琏、参政陈策等率队,广东方面由佥事顾应祥、都指挥杨懋等率队出发,剑指詹师富。

土匪,也可以叫义军,他们没有遇到改朝换代的历史机遇,所以不能成为李自成、张献忠。只能靠天高皇帝远,跑到山里称霸王。土匪和义军最大的区别是一个祸害老百姓,一个不祸害。然而,朝廷对他们的态度一视同仁。

阅读 ‧ 电子书库

客家土楼,世界特质文化遗产

福建漳州这块地方,匪患已有三十多年的光荣历史,一直得不到解决。詹师富和温火烧看人家造反,他们也揭竿而起,既没有做大做强的意思,也不具备自治的能力。朝廷组织本府兵力征讨几次,没有取得明显效果。可以想象,官军一来他们就往山里钻,等官军退了,他们再出来扯大旗。气得官军没辙,渐渐默认了他们的“自治”权利。消停待着也行,可詹师富过惯了山大王的日子,爱上了不劳而获,经常出去打家劫舍,杀富不怎么济贫,抓壮丁,扩充自己力量,弄得老百姓都烦他。衙门又无力清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么怎么叫他们土匪,不厚道,看看人家池仲容,那才是真正的义军。姑且叫他们匪军吧!

大军开动之前,将领在一起商量过,义军连营结寨,此起彼伏,詹师富、温火烧部虽南偏一隅,可是他们的山寨起伏相连,首尾呼应。该怎么打?是采用邓艾灭蜀,从小路直接杀到敌巢中心,还是采取赵充国破羌,分化力量,最后击破?这些都是计划,战场上,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福建官军突然遭遇了詹师富部,一场大战瞬间展开。

詹师富听说官军前来清剿的消息,不以为然,因为清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官军都无功而返。说是清剿,实际上给他们送武器装备来了。这一次,也会如此。何况王大人那面的线报源源不断地传到他们这里。听说最近王阳明忙着搞人口普查,没工夫发动军事行动。

詹师富放松了警惕,没想到官军突然来了,一点征兆迹象都没有。

长富村遭遇战,一个字,杀——

两军厮杀一处,很快官军占了上风,不仅因为他们有备而来,还因为匪巢的特殊居住环境,后来形成了土楼,现为世界物质文化遗产,今存最早的土楼可以追溯到明嘉靖年间。这种建筑一般是两层以上,呈圆圈或者方形,里面能住很多人,一个村寨有那么几个土楼足够全村男女老少居住的。当时技术并不健全,但也类似。土楼的优势:大门一关可以形成巨大的碉堡,村寨的土楼距离较近,形成联防之势,土质经过焙烤十分坚固,外土内石,易守难攻。现在去福建龙岩永定县旅游,尚能见到明朝时期建的土楼。土楼的劣势:一旦攻进去,那就连窝端了,土楼内部大梁为石砌,楼层木质结构居多,只要放一把火,无处遁形。

官军完全懂得这个道理,杀进去一处,放火,退出来,包围即可,不用怎么动手,光踩踏就得死好几批。官军迅速分兵,切断其他营寨前来支援的力量,将围点打援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就这样,一边烧,一边打援。义军节节后退,官军步步紧逼,一路追杀到莲花石,两军对垒。

战役进入僵持阶段,官军急忙修整部队,清点伤亡情况,官军主将福建按察司佥事胡琏身中两枪,没死。黄富磷等六名敢死队员阵亡,指挥官覃桓和县丞纪镛在追击敌人时,掉进了陷马坑,为国捐躯。

义军伤亡较大,长富、阔竹洋、新洋、大丰、五雷、大小峰等处营寨四百多间房屋被焚毁,被斩杀义军将领黄烨等432人,俘虏146人,辎重马匹无算。

詹师富与官军正面较量的经验非常少,不管能不能打得过,基本上钻山。这回吃了大亏,平时不操练,关键时刻真完蛋。正当这时,对詹师富十分不利的消息传来了,广东军到了。两处官军合兵一处,明日天亮准备偷袭。按照计划行事,次日天蒙蒙亮,官军全部出动,结果扑了个空,没人!义军悄无声息地撤退,退进了象湖山,官军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出现了。

象湖山在闽广交界处,这块地盘本就山势纵横交错,极为复杂,义军往山里一钻,真拿他们没办法。以往派兵征剿,无功而返的主要原因就在此。詹师富、温火烧两位头领也不傻,懂得狡兔三窟的道理,在象湖山修有基地,为的是以防万一,这回还真派上用场了。

官军在此处进攻两日,收效甚微,打不进去,胜利果实,到此为止了。两方面军官一商量,在此耗下去不是办法,撤军吧!官军征剿受阻,纷纷撤军,回到州府里见到王阳明,报告此次战果。

老王一听,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