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湖山之战,奋怯为勇,变弱为强

军事会议,气氛十分紧张。

清剿詹师富、温火烧,焚毁敌寨四百多间,杀敌四百多人,初战告捷,取得了不小的成果。将士们原本以为王大人会很高兴,没想到王大人既没拍桌子也没瞪眼睛,一言不发,只是一个一个盯着看,看得人心里发毛。将士们终于知道了,世界上竟有尖刀一般凌厉的目光。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过了很久,王阳明才问道:“谁让你们回来的?”

鸦雀无声,没人敢接话。

老王又不动声色地说:“你们这叫贻误战机,按罪当斩!”

话音一落有军官接了茬儿:“士卒作战勇敢,斩获颇多,将官指挥得当,没有人退却,因贼人据守有利地形,我军无法展开进攻,所以……”

又有一位将官发言道:“此种情况,甚为棘手,恳请王大人调遣狼兵,秋季再战。”

众军官纷纷表示赞同,这个主意甚好,也是大家一直想说不敢说的。

早料到他们这个熊样,老王沉声道:“为什么一定要请狼兵?他们的破坏力远远超过贼人。兵宜随时,变在呼吸,当务之急,利在速战。贼人见我军退却,松了一口气,必会以为我军调遣狼兵协助清剿。假如真到了秋天再战,届时他们早修好了防御,岂能如此役般顺利?况且,福建贼人被征剿的消息,已经传出,其他地方的贼众势必联党设械,以御我师。”老王咳了两声,脸色苍白,“你们怎么保证我军士不能够破敌?贼人清楚我们倚重狼兵,是以乘此时机,正可奋怯为勇,变弱为强。在这里七嘴八舌地议论有什么用?善用兵者,因形而借胜于敌,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胜负之算,间不容发。谁再言调遣狼兵,军法!”

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谁还敢说话?

王阳明站了起来,语重心长地说:“将士们,相信自己,相信我们能行。此次战役是剿匪的重要战役,必须旗开得胜,一炮而红。假如我们受挫气馁,倚重别人,那是对我大明军人赤裸裸的侮辱,则上对不起皇帝陛下,下对不起黎民百姓。本院有病在身,你们知道的,但这一次我同你们一起作战,虽千万人吾往矣!”

老王连夜集结重兵,加上民兵预备役,亲自率队,杀奔象湖山。

王阳明搞学问有一套,当年他在居庸关骑马射箭,枣核列阵,其行为用纸上谈兵足以概括。行军打仗非同儿戏,岂如当年给王越修坟时,让民工演练大型体操那么简单。战场上瞬息万变,不是你在指挥部看到的那么简单,从这方面来讲,老王必须亲自率队出征,让手下那些颇有微词的将领见识见识什么叫天才军事家。

前线来报,官军又杀回来了。詹师富一听这个消息,紧急召开军事会议,把他的总兵、参将、游击将军等军官全部叫来参加会议,商讨如何退兵。二当家温火烧发表了他的意见,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象湖山地形复杂,易守难攻,官军打不进来,也就是吓唬吓唬咱们。时间一长,补给跟不上自然就退兵了。詹师富表示赞同,他跟官军打过多年游击战,他们倚靠狼兵。只要狼兵一来,咱们作鸟兽散钻山,狼兵走了,再出来!

正开会间,官军到了,詹师富抽出宝剑道:“兄弟们,列队迎战。”

真被温火烧说中了,官军到了象湖山摆开阵势,演绎了一套广播体操,一个个面露厌战之色,两军一触,大溃而去。詹师富急忙派侦察兵前去侦察,消息迅速反馈回来,官军退军了!詹师富等人相视一笑,果然不出所料。别看那个王大人来势汹汹,书呆子一个。詹师富为了以防万一,再次派人侦察,这回消息十分可靠,官军退回赣州府,估计调遣狼兵去了。

詹师富又等了几日,果然官军那面不再有动静。他派出人马回长富村修寨,通告势力范围内的大小村寨加强防守。军事的核心领导人还在象湖山待着,等过一两个月,真没动静了,再回老巢喝酒吃肉。问题的关键是,你得问问老王同不同意,他没有给詹师富这个机会。

某天早上七点左右,王阳明率领官军突然杀了出来。睡梦中的詹师富、温火烧闻听山外杀声大作,惊得一身冷汗,从被窝里连滚带爬顾不上穿衣服拔剑冲了出来。

“怎么回事?”

“官军杀来了!”

詹师富、温火烧二位头领闻言,心里冰凉,千防万防,还是中计了。

老王连夜集结兵力,没有直接进攻象湖山,敌人已是惊弓之鸟,彼时出战,即便赢了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赔本的买卖老王不干,若在此处折戟沉沙,后面那些贼人谁去收拾?是以老王把部队精锐秘密屯于距离象湖山八十五公里处的汀州府上杭(今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按兵不动,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打詹师富一个措手不及。为能顺利实行计划,老王派人放出消息扬言撤军了,让詹师富相信。他派出由民兵组成的官军,骚扰一下詹师富,然后打道回府,一路西进回了赣州。

与此同时,老王加紧收集情报,秘密派出军官曾崇秀刺探敌人虚实。经过半个多月的准备工作,机会来了。老王通告福建、广东协同作战,调兵三路,福建军攻打长富村残寨,广东军攻打其余营寨,他则率领主力部队直捣敌巢,最后三军会师象湖山。

正德十二年(1517年)二月二十九日晚,王阳明做了战前动员:“此战须全力以赴,所有兵众,有退缩不用命者,军法从事。先杀敌,后论功行赏!”那个身体羸弱的人,此刻竟然显得无比强悍高大,仿佛巨人当立,令人仰而视之。他的眼里有种信任的光,他相信自己,更相信这支部队。他没再多说一句话,部队出发了!每位将士都明白发誓立状无用,军人要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同样,将士们心里都有这样一个共识——王大人,能给我们带来尊严和利禄。

王阳明做了一回犀利哥,他率领军队,束马衔枚,连夜进发。次日清晨到了象湖山,部队稍作休息。清晨时分,王阳明一声令下,憋足了劲儿的将士们奋勇当先,打了义军个措手不及,顿时杀声震天,山谷回荡……义军挡不住官军的进攻,似乎传说中的狼兵也没这么狠!官军士兵跟打了鸡血似的,以一当十,只见鲜血狂喷,人头横飞。

乱军中的詹师富声嘶力竭地大喊:“撤退,撤退!往上山跑——”

王阳明偷袭成功,一轮冲击过后,官军占领隘口,步步紧逼。经过慌乱之后,詹师富、温火烧迅速组织兵力开始反击,滚木石,山崩地裂一般滚下来,除了手里的尖刀,能扔的全扔下去。义军的奋死反击起到了效果,阻止了官军进一步的进攻,两军开始对峙僵持,从早上一直打到中午,难解难分,义军不下来,官军也攻不上去。

在这关键的时刻,福建军、广东军到了,距离老王最后的目的还差一步。福建军破长富村残寨三十余所,广东军破水竹、大重坑等巢一十三所,三军合兵一处,士气大振。王阳明站在高地望着,山上散落分布的义军分布散乱,防守器具该扔的都扔了,打了一天,锐气受挫,贼众疲惫。他们没经过什么大场面,战斗力很弱。老王分析过时势,看到了几处防守漏洞,大叫道:“伍文定中路、钟湘左路、顾应祥右路,全体总攻!”

王阳明审时度势下达了最后总攻命令。三军将士,呼声震天,撼摇山谷,由山间小路冲了上去。义军军心大乱,彻底崩溃了,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乌合之众,在训练有素的官军面前不堪一击。保命要紧,有两种选择,第一逃跑,第二投降。谁都想跑路,可风险太高,象湖山山势陡峭,官军冲上来有的义军脚下一滑,掉进了山涧。举手投降也不保险,杀红眼了的官军上来没准会给你一刀,战场上杀人不犯法。

眼瞅着官军冲上来,义军无路可退,詹师富、温火烧等义军将领组织兵力突围,占有利之势,由上往下冲击,杀伤力极强,瞬间将官军的包围圈撕开了缺口,冲下山来,一路逃窜。总指挥王阳明见势不妙,一挥大旗,官军分出一彪人马,宜将剩勇追穷寇。

次日,逃到可塘洞山寨的詹师富,负隅顽抗。官军兵分五路,詹师富被生擒活拿。

王阳明赢了,官军赢了,胜利属于老王,更属于每一位浴血奋战的将士们。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无数场大小清扫战,官军大获全胜,战果如下:

匪军伤亡情况:生擒贼首詹师富、温火烧、江嵩、范克起、罗招贤、范兴长等19人;斩首从贼黄烨、黄猫狸、萧细弟、郭虎、犯巫姐旺、游宗成、温宗富7人;直接斩首贼众2677人,俘虏1576人,坠崖踩踏等其他死亡3000~5000余人;捣毁贼寨长富村、象湖山、可塘洞等43处;缴获牛马等139头匹;衣布等物资2157匹;葛布96.1斤;赃银32.48两,铜钱142文。

平民伤亡人数:叶永旺等5人受伤。

官军阵亡人数:覃桓、纪镛、黄富磷、赖颐、杨缘、胡文政等23人阵亡。

官军威武,太过神勇了,从匪军伤亡数字来看,就算人家刀耕火种拿西红柿丢你,也不可能是这个数字。何况匪军连营结寨,占据复杂地形真刀真枪地跟你干。再看一下缴获的战利品,真为詹师富、温火烧两位大哥感到痛心疾首,赃款三十二两四钱八分银子,我们不禁要问:当了这么多年土匪你们都干啥了?

王阳明将漳州土匪情况进行汇总,把所有有重大立功表现将士列了个清单,写封奏疏,上报朝廷。很快朝廷的批复下来,将士们均得到升赏。总指挥王阳明受到的赏赐极为丰厚,朝廷以王阳明平漳寇有功,升俸一级,银二十两,丝二表里,皇帝御笔亲题奖状一张。

你没有看错,的确是奖励了二十两银子。

明代俸禄之低是出了名的,吏部尚书杨一清尚且给人家写点墓志铭赚润笔费度日。何况大多数官员又不会像海瑞那样在后院种菜,自给自足。发你二十两银子,已然皇恩浩荡了。朱厚照也不傻,很清楚下面官员的灰色收入,只是人家假装没看见而已。

领导平贼只赏了二十两银子,那么小兵赏多少钱呢?

《大明律》对剿匪有严格的升赏规定:

一人并二人为首就阵,擒斩以次剧贼一名者,五两;二名者,十两;三名者,赏实授一级,不愿者,赏十两;阵亡者升一级,俱世袭,不愿者,赏十两;擒斩从贼六名以上至九名者止,升实授二级,余功加赏;不及六名,除升一级之外,扣算赏银;三人四人五人以上共擒斩以次剧贼一名者,赏银十两均分;从贼一名者,赏五两均分;领军把总等官自斩贼级,不准升赏;部下获功七十名以上者,升署一级;五百名者,升实授一级;不及数者,量赏;一人捕获从贼一名者,赏银四两;二名者,赏八两;三名者,升一级。

大致意思说:一人或二人出阵,擒拿或斩杀贼首一名的,赏五两银子;擒拿或斩杀两名的,赏十两银子;擒拿或斩杀贼首三名的,实职晋升一级。假如不愿意晋升,则赏十两银子;阵亡的士兵官升一级,具有世袭资格,(家属)不愿意的,则赏十两银子;擒拿或斩杀从贼六名以上到九名(封顶)的,实职晋升两级。不到六名的除了晋升一级,赏银就要少一点了;擒拿或斩杀从贼六名以下的,官升一级,根据每个从贼脑袋多少钱,核算赏银。三名或四名或五名士兵以上,共同擒拿或斩杀从贼一名的,赏十两银子,大家平分(如果十名士兵抓住一贼首,则每人得赏银一两);擒拿或斩杀从贼一名的,赏银五两,同样是大家平分赏钱。领军、把总等杀贼的,这是军官的职责所在,所以不升赏。如果你的部下有七十人获功,官署名称升一级;如果你的部下有五百人获功,官署的实际编制晋升一级;如果部下获功士兵小于七十人的,酌情赏赐。单身一人擒拿或斩杀从贼一名的,赏银四两;擒拿或斩杀从贼二名者,赏八两;三名者,升官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