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首开光小诗与佛无关

王华考中状元,余姚县上下皆大欢喜。竹轩翁最高兴了,这是他多年教育生涯的最佳例子。王华非常孝顺,迎接老爹和儿子去京城生活。大半辈子了,还没出过远门,也没见过北京的繁荣。竹轩翁带着小孙子,欣然前往。

这一年,王阳明十一岁。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竹轩翁路经金山寺,夜宿于此。

关于金山寺传说众多,家喻户晓的民间传说《白蛇传》中的著名桥段“水漫金山”,让金山寺闻名遐迩。此外,相传金山妙高峰上的妙高台,是宋朝金山寺高僧佛印建造的,离地约有三十米,上面有阁。苏东坡与佛印、宝觉、圆通等法师友人,经常来此游玩。相传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年)的中秋,苏东坡与友人重游金山,月色寂寂,江风猎猎,面对此情此景苏东一蹴而就,写下了千古名篇《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首词,实际上是苏东坡在密州时所作,传说不可信,但这不影响金山在文人墨客心中的形象。另,宋高宗建炎四年(1130年),金兀术率十万金兵南下朝镇江杀来,浙西制置使韩世忠与夫人梁红玉率领八千水师,奋死抵抗。利用有利地形,将敌人引入黄天荡,进行围歼。双方交战时,梁红玉在金山寺制高点妙高台上为将士们击鼓助威。韩世忠率部破敌,金兀术损失惨重,折戟沉沙。于是“梁红玉击鼓战金山”的故事,流芳千古。

听说竹轩翁王天叙来了,当地的一些朋友为他举行了盛大欢迎宴会,觥筹交错,不亦乐乎。文化人喝酒喜欢起高调,竹轩翁他们也不例外,何况他是今科状元之父,都想见识见识他的才学。吟诗作对之类,自然而然少不了。有人提议即景赋诗,属于即兴创作,有一定难度,最考验人的才华,水平有高有低,主要是娱乐。

竹轩翁耐着性子听完那些老先生哼哼唧唧的诗作,轮到了他,大家侧耳倾听,肃然起敬,那是培养出状元的人,诗才定然非比寻常。竹轩翁吭哧了半天,脸憋得通红,愣是没整出来。正在尴尬之际,立在竹轩翁旁边的王阳明开口说我有一诗,竹轩翁忙命他吟来:

金山一点大如拳,打破维扬水底天。

醉倚妙高台上月,玉箫吹彻洞龙眠。

此诗一出,震撼全场。

明时金山寺在长江中心,与今日金山寺地理位置不一样。是以王阳明说相对于浩瀚的长江而言,金山寺像拳头那么大个。因为金山独立于江心之中,明属扬州府,所以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妙高台是金山最高处,宋时苏东坡曾在妙高台上舞剑作诗。后两句说,喝醉了的我倚着妙高台上的一轮弯月,吹起玉箫,声音婉转,余音绕梁,以至于使得洞里的龙都沉沉睡去。此诗浪漫夸张,暗合典故,词句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动静结合,意态潇洒。诗能写到这种境界,莫非王阳明嘴开过光?

所有人汗颜不如,震惊之余,他们不相信一个孩子竟能作出如此有水平的诗来,定然是竹轩翁早已作好,而他故意作不上来,让孙子以此诗出来圆场,间接显示小孙子诗才八斗。在座的老先生们有的惊叹,有的怀疑。一老先生要现场出题考考王阳明,夜色撩人,蔽月山房,以此为题作诗。

王阳明想了想,随口吟诵《蔽月山房》:

山近月远觉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

若人有眼大如天,还见山小月更阔。

诗句很简单,也容易理解。当山挡在我和月亮之间时,眼睛看到月亮很小,由此得出结论“此山大于月”。当我们有更广阔的视野,容得下天下时,被常识蒙蔽的眼睛将会得出“山小月更阔”的真相,即客观性,月亮的体积大于山。这首诗言简意赅,容易理解,可贵的是诗里面存在着辩证思维,更难能可贵的是它出自于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懵懂少年,他的思维与众不同,通过一首《蔽月山房》考问宇宙,求索真理,仿佛孩子瞪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世界。他一旦振翅高冲,也许只有苍天才能挡住他的飞翔。

众位老人家叹为观止,少年奇才在彼,他们真的老了。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废物一坨,还是赶紧起开,别浪费上天赋予的资源。关于少年奇才或者天才儿童,古今中外,例子频出,不是什么好事。比如典故江郎才尽,王安石的《伤仲永》,都说明了天才儿童的成败。东汉孔融,最值得一说。孔融让梨的故事作为道德典范,流传甚广。人们也相信孔融能成大事,可他长大后却是一个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的人,并且毫无政治觉悟,最后被曹操像杀猪似的杀了。

英国专家佛丽曼自1974年起追踪了210位数学、艺术或音乐资优儿童,发现他们在六七岁时展现出潜力惊人,却未必能够撑到成年,而达到传统认定为“成功”标准者,只有6人。由此得出结论,儿时被认定为天赋异禀的资优生,甚至跳级的小孩,只有极少部分会在长大时也成功。天才儿童也是普通人,并且患心理疾病的风险极高。

我们承认并相信这世界上有天才,但我们更愿意相信: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天赋再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