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珊的尖端武器

陈曰能部覆灭了,下一个,轮到盘踞在南安府崇义县附近的谢志珊了。

谢志珊在特殊时期起义造反,建立了政权,自封绰号“征南王”。从绰号上能够看出来他是一位很有志气的贼首,有先进的思想理论作指导。老谢成功之后,当山大王的感觉挺好,渐渐忘却了最初的志向,拉大旗,谋虎皮。小富即安,典型小农思想,吃穿不愁了,也就不再去考虑诸如做强做大,甚至江山社稷云云。只要官军不来剿,或者能打退官军,实行“地方自治”即可。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阅读 ‧ 电子书库

吕公车漫画示意图

当初,谢志珊听到福建詹师富、温火烧被剿被灭,接到了王阳明的招降信,思想没有动摇。当山大王的日子多舒服,何必看人脸色度日。谢志珊联络附近桶冈的蓝天凤、大庾岭的陈曰能、乐昌的高快马等几座山头大小首领,说大家要团结一致,建立统一抗战联盟。大家也看到了问题的结症,官军一共没多少人,詹师富被剿纯属他轻敌不给力。我等在这里逍遥快活很久了,官军常有剿匪行动,哪一次成功了?最主要的是谁也不愿意放弃眼前的利益。统一抗战联盟中,陈曰能叫唤得最欢,扬言王阳明敢去他就敢杀,结果他第一个被杀,很快乐昌高快马也顶不住了。消息传出,谢志珊惊了一身冷汗,沿路设卡,加固防御,建造吕公车,积极备战,吕公车是一种巨型战车,世界上最大的战车。车高数丈,长数十丈,外面裹着大块皮革,底部有木轮。车内上下五层结构,每层有梯子相连,可容纳士兵几百人,士兵配机弩毒矢、长矛枪刀等武器和破坏城墙设施的器械,那是一种登城进攻战车,俨然移动的碉堡。攻城战时,由人力推动或牛马牵拉,将吕公车送到城下,它的高度基本与城墙平行,士兵可以借助吕公车登城作战。车内士兵对城墙进行破坏,最终达到破城之目的。吕公车建造、组装、拆卸非常繁琐,体型笨重,受到很多环境因素限制,威力通常难以发挥出来,所以战场上很少使用。这么大个的战车一露面,对敌方守城士兵倒有点心理震慑作用。当年,常遇春攻打衙州时曾用过吕公车。

谢志珊建造了吕公车,以防万一,他没见识过吕公车的威力,只觉得庞然大物挺唬人的,没想到这玩意儿其实最害怕放火。

谢志珊那面加紧备战,王阳明这面已经开始行动了。

分布在崇义县附近的贼巢主要有三处:崇义北面的横水据点(今崇义县横水镇一带)、崇义县西南的左溪(今崇义县上左溪、下左溪一带)以及崇义西北三十公里处的桶冈(今崇义县思顺乡西山界村桶冈小组、葫芦洞、十八垒、茶坑、新池一带)。

战前分析报告显示,如果从湖广郴州桂阳方面进攻桶冈,则桶冈诸巢为贼之咽喉,而横水、左溪诸巢为之腹心。从赣州府这面来看,则横水、左溪诸巢为贼之腹心,而桶冈诸巢为之羽翼。如果放过横水、左溪贼巢与湖广兵夹攻桶冈,那么战役将陷于僵持状态,横水、左溪贼众势必倾巢而出,反包围官军。如此纠结的问题摆在众位将士面前,争论不休,各有道理,最后推到王阳明这里。

老王稍作思考:“先打横水、左溪。”

“为什么?”

“打横水、左溪我军有两点优势。第一,出其不意,谢志珊以为我军刚刚剿灭陈曰能,士卒疲惫,需要修整,无力对他用兵。其次,我军根据地距离横水、左溪较近,占有地利优势。出其不意,进兵速击,贼可破矣!”

老王迅速作出军事部署,分兵十路:

第一路,指挥邓文率兵千余人,自大庾县义安进入崇义境内,进攻左溪贼巢;

第二路,汀州府知府唐淳率兵一千余人,自大庚县聂都入崇义境内,进攻左溪贼巢;

第三路,南安府知府季率兵一千余人,自大庚县稳下入崇义境内,进攻左溪贼巢;

第四路,南康县县丞舒富率兵一千余人,自上犹县金坑入崇义境内,进攻左溪贼巢;

第五路,吉安府知府伍文定率兵一千余人,由上犹县入崇义境内,进攻横水贼巢;

第六路,宁都县知县王天与率兵一千余人,自上犹县官隘员坑入崇义境内,进攻横水贼巢。

……王阳明率领一路,出南康,兵屯至坪,为后援部队,期与诸军会师横水。副指挥杨樟,参议黄宏,负责补给。

部署完毕领兵出发,十路大军万把人,相当于一个师的力量。

正德十二年(1517年)十月初七,第二波平贼战役打响,十路官军大张旗鼓地开向“征南王”谢志珊的老巢。

谢志珊突然有点不会玩儿了,平时作威作福与官军斗智斗勇,可是这一回他碰到了不一样的官军。从兵力上看,王大人不想跟他谈判,直接要命。

三日后,第一路官军与谢志珊贼部遭遇,大战开始。

谢志珊拼了老命了,率领兄弟们展开厮杀。战役打了一会儿,官军撤退了,他们没占到便宜,谢志珊的尖端武器起到了作用。以逸待劳,占尽地利,神兵天降让它发生在小说里吧!

谢志珊刚喘一口气,第二路官军到了,没办法,抄家伙干了!老谢亲自率队,十分英勇,击退官军第一轮进攻。兄弟们,赶紧加固防御,准备击退官军第二轮进攻。看来老谢很有经验,果然官军第二轮进攻冲了上来,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人好像突然多了。他没有看错,是刚才进攻人数的三倍,这种情况只有一个答案,三路进攻左溪的官军兵合一处。

三军官军猛攻一阵,老谢支持不住了,弃寨后退。

三路官军穷追不舍,变换阵型,如同潮水似的一波一波冲击谢志珊的营寨,始终保持进攻姿态。“征南王”很强大,即便官军如此进攻,他没有再让官军前进一步。老谢渐渐发现了一个问题,眼前的官军虽然分批冲击,但进攻态势有所减弱,更像军事演习,到你阵前骚扰一下,转身就跑。老谢转念一想明白了,官军进攻受阻,经过前一轮的折腾,他们已然疲惫了。眼前出现了一个机会——今晚,或可发动奇袭。

谢志珊正想着下一步怎么打,横水方面传来了消息——横水巢穴吃紧,这是个对他极为不利的消息。

在这次作战部署中,伍文定的部队属于长途跋涉,他出南康县再进入上犹县,然后入崇义进攻横水贼巢,正好绕了一圈。不管左溪的战役打得多么热火朝天,伍文定的部队还是到了。

伍文定到了战场,不管士兵是否疲惫,直接下令开战。正在双方僵持中,谢志珊来了,他发现伍文定的部队与进攻左溪的部队战法相同,都是上来骚扰你,并不真刀真枪地打。

谢志珊纳闷,王阳明到底在搞什么?这是打仗还是在演练大型体操?

官军就这样耍猴似的打了一天,安营扎寨,就地休息。

谢志珊清点人数,兄弟们在第一轮出其不意被官军切了几个,总体损失不大。左溪、横水两地相距十多里远,那边放炮这面能听到,可以遥相呼应。依仗有利地形,守住两面的重要隘口,官军也不能奈何他们。听说王阳明的军队已经到了,明天将有一场大战。谢志珊睡不着,他有种不祥的预感,王阳明能连破詹师富、陈曰能,足可见军事水平不低。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老王没有让他失望,第二天他们就见面了。

谢志珊下令所有兄弟睡觉时睁一只眼睛,加派侦察哨,时刻关注山下官军的动向。老谢分析了战局,左溪方面虽然官军多,但左溪防守坚固一时半会儿打不进来。倒是横水防守相对薄弱,伍文定的部队非常可疑。左溪方面声势浩大,那是佯攻,真正的主力很有可能是横水的官军。老谢在横水没走,今晚住在这里,一探虚实。

夜,还是夜,很静,静得毛骨悚然。

前半夜无事,见官军没动静,谢志珊放下心来,养精蓄锐,等待明日的大战。于是,老谢眯了一会儿,再睁眼睛天已然蒙蒙发亮。老谢起身洗了把脸,叫醒两个熟睡中的弟兄去巡山,刚一出去,他就看到了死亡。只见山头黑压压下来一批人,一个个身手矫捷,就像那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从山顶翻腾而下……

谢志珊不禁要问,横水山势险峻,机关重重,他们怎么翻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