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轰左溪,刀砍横水

大事不妙!

还没等谢志珊发号施令,翻山过来的那些黑衣人点起烟花向空中放炮,炮声如雷,烟火四起,霎时间照亮了还有点黑的天。那帮黑衣人扯出大旗,来回舞动,大喊道:“谢志珊死啦!谢志珊死啦……”炮声、喊声、杀声此起彼伏,震荡山谷。山下全无声息的官军,此刻如同炸营的马蜂,倾巢而出,向着谢志珊的老巢不要命似的冲过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谢志珊的营寨顿时乱了套,睡梦中的贼人惊奇奔走,踩死的、不小心摔死的不计其数。官军直接冲破防御,犹如屠夫进了白菜地,所向披靡,砍瓜切菜,好一顿鲜血横流的人肉大餐……

横水既破,官军一鼓作气两面夹攻左溪。

闻听谢志珊被砍死了,左溪贼众无心恋战,能跑多远跑多远。战场上,生死就在呼吸之间,稍纵即逝,一念之间,人头就会落地。内外夹攻的官军先拿炮轰,然后放箭,最后冲上来剁馅子,包饺子,连骨头都不放过……可惜了老谢的超级战车,没起啥作用。最后,“征南王”谢志珊被生擒活拿,他终于知道老王的厉害了。

老王此次进兵横水、左溪,一如既往搞偷袭,以最小的成本换取最大利益。进攻左溪的几路官军旨在牵涉贼人,进攻横水的确实是主力,但他们也是佯攻,几路大军声势浩大,来回表演体操,完全是在给那四百名壮士做掩护,他们才是破贼的主力军,这事儿说来还有一段故事。

十月初九,王阳明兵至南康,一直想着怎么破贼。南、赣、汀、漳各府山势纵横,容易滋生匪盗,他们往山里一躲,官军拿人家没办法。老王想了想也没什么好办法,一面分析军事情报,一面讲讲学问,一面抽空著书立传。

后方作战指挥部经常会变成讲坛,前一分钟还为该作出什么军事部署争论不休,下一秒钟但闻老王有板有眼地讲起了“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与王大人共事,一定要习惯他那种思维快速转换的工作方式。老王比谁都明白,他们没在前线,不了解情况,没有作出指挥的权力。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等消息传到你这里再作出军事部署传到前线将领手里,估计他们已提着人头蹲在门口计算能拿多少赏银了。即便在有无线电的现代化战场,打局部战争也忌讳遥控,让属下出去打仗就要相信他们的能力,让他们放心地去打!

老王除讲课之外,还抽空练习射箭。老王身为最高指挥官非但不忙碌,反而生活十分惬意悠然,看情报、讲学问、练射箭,不服不行啊!

在众多情报中,老王发现了一条极有价值的信息:衙门内部人员李正岩、刘福泰通贼。对付间谍老王拿手,三言两语,两名间谍痛哭流涕,决定戴罪立功。晚上,李刘二人有机密禀报,他们带来了一个人,一个左右战局的关键人物。他的到来,遂使胜利的天平倾斜了,老王赢得更加彻底。

此人名叫张保,普普通通的工人,土木建筑专业的。手艺好,远近闻名,左溪、横水的防御机关就是他建的。

老王急召张保,两句话吓得张保魂飞魄散,对自己为贼人服务的事实供认不讳,并且一再强调自己是被逼的。老王体谅他,既往不咎,如果他能协助破贼,还有赏。张保乐坏了,要来笔墨纸砚画了一张贼巢平面图,哪里有路障、哪里有陷阱、哪里是进路、哪里是退路,标得一清二楚。老王看后非常满意,暂押他们三人,连夜命书记官抄录几份。从军中挑选四百名死士,每人发一面大旗,带上钩镰、火铳等武器装备偷袭贼巢,只要进入贼巢就放炮,喊话,插大旗。同时,向贼巢附近官军下达总攻命令。

第二天学生们前来问安,进屋一看老王不见了,问门卫才知道昨天夜里老王亲自率领一队人马去了前线剿贼。

四百名死士趁着白天贼人被官军骚扰,拿着地图,在后半夜登山,非常顺利地进入贼巢,偷袭成功,直接击溃敌人军心。

谢志珊可能没听说过晋朝有个叫朱序的。公元383年,前秦老大苻坚率大军南侵,想一举消灭东晋。前锋苻融攻下安徽寿县,然后飞报苻坚晋兵战斗力弱,尽快一举消灭。苻坚遂命朱序劝降东晋主帅谢石,没想到朱序被策反了,给谢石出招,共击秦军。东晋打了一次漂亮的翻身仗后,苻坚见晋军军容整齐,不敢深入,同时晋军主帅请求苻坚后退,让晋军渡过淝水,然后两军再进行决战。苻坚答应了,心想在晋军渡过一半人马的时候突然进攻,打他个措手不及。于是,苻坚下令撤军,就在撤军的时候,断后的朱序大喊了一声:“秦兵败矣!”秦军顿时大乱,晋军乘胜追击,以七万兵力击溃前秦八十万军民力量。

老王把朱序的章法进行了重新升级改装,被活捉的谢志珊心服口服。

老王问谢志珊:“你认识我吧?”

“以前听说过,现在见到了。”

“咱俩说两句掏心窝子的话。你这巢穴规模远比詹师富、陈曰能大,你是如何搞到这么大动静的?”

谢志珊说:“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怎么不容易了?”

“本大王平生所见好汉断不轻易放过,或仗义疏财,或感情拉拢,等彼此熟络之后,我再吐露实情,没有不答应的。都挺讲义气。”谢志珊颇有梁山泊做派,估计宋江是他偶像。

老王略作沉思:“你交朋友就是为了这个?拉出去,斩了!”

征南王谢志珊死了!

左溪、横水等诸巢56处被捣毁,斩杀从贼2168人,俘虏贼人家属等2324人,牛马物资不计其数。

与破詹师富的时候相仿,打仗打上瘾了的将士们前来请战,左溪、横水已破,大伙要一鼓作气拿下桶冈。老王依旧保持着高度清醒:“现在下雨了,部队需要休息,不是急于进攻的时候。”

“可是,大人……”

老王突然问道:“打仗非得动刀动枪吗?”

将领们相互看了看,反应过来了,笑着说:“那么……大人您写信吧!”

王阳明分析指出,我军新破左溪、横水等贼巢一路势如破竹,然而大小激战持续了月余时间。由此可见,剿匪并不轻松。左溪、横水残余土匪一溜烟地跑到了桶冈,无形中加强了桶冈贼人的战斗力,同难合势,为守必力。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假如我军欲乘全胜之锋,兼程三日赶到桶冈,争百里之利,以屯兵于幽谷,正所谓强弩之末了,毫无杀伤力。何况,桶冈天险,四塞中坚,地形不利于进攻,远比福建詹师富的象湖山有难度。当务之急,部队急需要休息,所以写封信忽悠蓝天凤十分有必要,万一他心里承受不住缴械投降,兵不血刃那就更好了。

在这节骨眼上,来了一股增援部队,一共两百人。领头的叫池仲安,头义军池仲容的弟弟,高层头目。池仲安代表大哥的意思真心来降,愿率众请功,合击桶冈贼巢,不知王大人意下如何?

检阅了这支由两百名老弱病残组成的支援队伍后,老王感到非常满意,笑着对池仲安说:“既有此心,人民幸甚,国家幸甚。这样吧,你率领你的人,去桶冈西面等地驻扎,等我们向桶冈用兵之后,如有桶冈从贼逃跑,你可用心截杀,拿人头来献,算你的功劳。”

池仲安欣然同意,率领他那支两百人的部队,去了王阳明指派的地方。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老王冷笑一声,心中暗道:“所谓真心来降,好意思派两百个老弱病残前来助阵?池仲容,咱们这就开始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