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巨寇,三省群盗之祸根

王阳明的剿匪大军一路高歌猛进,势如破竹,南赣附近各处贼巢先后被击溃。平漳州詹师富、温火烧,招降龙川卢珂、黄金巢,灭掉大庾岭陈曰能、乐昌高快马,铲除左溪谢志珊、桶冈蓝天凤。随着清剿工作深入进行,最后一块坚石终于浮出了水面,他就是被王阳明视为“数千年巨寇,三省群盗祸根”、盘踞惠州府头一带、号称“金龙霸王”的池仲容。

池仲容,绰号池大胡子,头曲潭村(今广东省河源市和平县源镇曲潭村)人,他是率先起义的那一拨人,始于弘治年间。朱祐樘在北京搞他的弘治中兴,可是偏远的广东人民没得到实惠。当时情况并不乐观,用教科书上的说法是“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然后“各地农民纷纷揭竿起义,反对封建皇权暴政”。假如太平盛世人民安居乐业,大家都过着小康生活,突然有人说去抢银行,那么这个人很快将会被送到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人若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谁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起来造反?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池仲容就是这种情况,与许多农民起义的领袖经历相同。池仲容住在山区经常钻山打猎,有着天然条件习得一身好本领,力缚猛虎,捷如猿猴,胆量过人,如此英伟人物通常充满了正义感,爱憎分明、敢作敢为。明孝宗弘治年间,广东一带天灾不断,哀鸿遍野,人民失去了生活的希望。

池仲容他们家没赶上好年头,颗粒无收,但还得交租。地主才不管你什么风调雨顺什么青黄不接,该交多少交多少,一粒不能少。人家不能做赔本的买卖,把地租出去到了年关你说天灾云云就不交租子了,每个佃农都有如此理由,还让不让地主活了?池仲容家摊上的地主属于典型的流氓恶霸,将池仲容的父亲抓走干苦力偿还。过了没几天,官府来人征粮征税。如同影视剧里宣传的那样,破门入户,横征暴敛,并强迫农民运送。农民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只要有人敢带头,势必烈焰沸腾。

池仲容带了头,交不起粮钱的他一看官府不让老百姓活了,反正也这样了,反他娘的了!

池仲容率领弟弟池仲安、池仲宁等数十位乡亲父老,半路截杀运粮队伍,杀死官吏两名,夺回粮食,分给了穷苦百姓。趁着人民情绪正高涨,池仲容煽动造反,广大农民积极响应,打出“杀富济贫”的政治口号,短短几个月内规模壮大,人数近千人。“杀富济贫”一直是个很有号召力的口号,源于仇富心理作祟。导致这种社会现象的原因,无非富的为富不仁,穷的人穷志短。虽然中国人仇富,但每个人又希望自己能成为富人。

池仲容在短短几年内人数发展到万余人,与官府抗衡,四处打家劫舍,最狠的一次是围困江西信丰,大败官军。与其他盗贼首领相比,池仲容绝非等闲之辈,他的山头很有特点,总结为“年头长、人数多、根基深、成建制、地盘大”。在众多义军里池仲容起义年头最长,已有二十多年了。他的军队纪律严明,不骚扰百姓,人民拥戴,左近的男女老少尽皆投奔。并在势力范围之内,杀富济贫,大户地主该杀的杀,该抢的抢,没粮了就去临近州县借粮。由于人数众多,州县粮食有限,借一回够吃几天的,没了还得去借。池仲容看到此不是长久之计,下令让义军在势力范围内种地,自给自足,渐渐地形成了一块根据地。部队成建制,职位分明,战斗力强悍。池仲容搞得动静太大,嚣张过了头,惊动了上面,朝廷征剿了几次,都失败了。这次派王阳明来剿匪,主要目标就是对付头的池仲容。摆在王阳明面前的绝非宵小之辈,不能等闲视之。

老王在部署围剿谢志珊、蓝天凤的同时,害怕池仲容在后方有什么动作,给他写了一封招降信。

接到信后,池仲容与众位将领商议怎么办。属下高飞甲言辞凿凿,说得很在理,官军如果破了桶冈下一个一定是我们头。以前也有招降的,也有围剿的,结果怎样?官军占不到便宜。如今王大人又来招降,听说黄金巢已被官府正式录用,可见王大人算是个靠谱的人。咱们也派一人出去诈降,放在他王阳明身边,一来有什么信息能够及时通报,二来试探虚实,看看王阳明究竟什么意思。

池仲容赞同,派他弟弟池仲安带着两百人的队伍前去投降。没几天的工夫,消息传了回来——桶冈已破。

池仲容倒吸了一口冷气,问题严重了,头成了下一个目标。头军队高层对事态进展表示密切关注,身在王阳明身边的池仲安源源不断地把官军的消息传送回来,一切正常,官军对招降很有诚意,并无异象。即便如此,经验老到的池仲容并未放松警惕,反而多派人手加强警戒,时刻关注赣州官军的动向。

池仲容在游移不定中等来了官军的招降队伍,使者黄表看那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就问池仲容,既然你们真心归降,为什么守隘警戒?

池仲容无言以对,忘了这茬儿,谎称此乃防范龙川的卢珂、郑志高,不是为了防备官军。池仲容和卢珂有仇大家都清楚,这个理由也很有说服力。使者没再多问,双方把酒言欢,谈了谈何日受降的关键问题。池仲容表示现在有点小事儿,时机欠成熟,请宽限时日。派了手下与使者同往赣州,向王大人做个解释,顺便告了卢珂一状。

受降是建立在彼此互信的基础上的,时日尚浅,双方高层接触不多,情有可原。大家日后需要多多接触交流,加深彼此的了解,老王理解他们,并对池仲容状告卢珂图谋不轨一事作出明确表态,自当详察,如果情况属实,则亲率大军前去征剿,但是,官军需要经过头。既然你们接受了朝廷招安,那么理应为官军伐木开道。

池仲容听这消息,冰火两重天。高兴的是王阳明在他这面,卢珂那宿敌终于有人收拾了,可官军说是对卢珂用兵,一旦来个假道伐虢怎么办?大家心里明白怎么回事儿,没到那一天,消停装孙子吧,翻脸对谁都没好处。池仲容急忙派人回话,我等当竭尽全力防御卢珂,不劳官军。

很不凑巧,这个时候,卢珂也在赣州。

卢珂闻听池仲容告了他一状,星夜前来为己争辩,一片赤胆忠心,日月可鉴。反告池仲容心怀不轨,僭号设官,给各地贼首授衔颁发官印,有证据在。卢珂一应呈上了池仲容私自造的“金龙霸王”封给各地贼首的官印。老王看到物证,拍案而起,痛骂了卢珂一顿:“本院素知池仲容忠义,你竟然在这里歪曲事实,再说一句,斩首。”

卢珂心里憋屈,第二天又来状告,王阳明直接把他拉去打了三十大板,送进监狱,以观后效。

这一幕,被老王身边的池仲安看到了,实际上就是演给他看的。

池仲安修书一封,将王阳明收拾了卢珂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大哥。池仲容接到信后心里高兴,王大人诚心诚意招安,不过毕竟没怎么接触过,尚需观察。过几天,王大人的人连同书信一起到了。信中老王明确表示,对于状告卢珂的事已体访明白,可罗列其罪名,待审查核实后,处斩。

池仲容大喜过望,王大人太给力了,他热情地接待了使者黄表。

黄表来头前前后后已经三次,与池仲容混熟了,两人百无禁忌地喝酒。酒一下肚,黄表开吹我们王大人如何如何,用兵如神,有学问,对招安人员宽宏大量,黄金巢那样的都授官职了。你们要是到了他麾下,必被重用。池仲容赶紧恭维多多提携之类的。

黄表与池仲宁等高层聊天,相互套话。套来套去,喝多了的黄表瞪着通红的眼睛说:“仲宁啊,咱们兄弟不见外,我跟你交个实底儿。那卢珂在王大人面前告你们的状,无非羡慕嫉妒恨。好在王大人明鉴,但是话说回来,谁知道卢珂做没做王大人身边人的工作?隔三差五给你们兄弟添油加醋,情况不妙啊!虽然王大人不信,但你们兄弟也得去为自己争辩争辩,哪能闷着不吱声呢!你好好想想,兄弟我说得对不对。”

送走了招降使者,池仲宁把话跟池仲容说了。听后,池仲容摇了摇头,还不能去。

这时,池仲安又传回了好消息——官军解散了!

这个消息对池仲容来说,极有价值。这意味着,官军短期内对他用兵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官府在表示诚意,再次明确态度。

领袖池仲容在广东头屹立不倒二十多年,谨小慎微是他成功的关键。即便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还需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