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请排队,保持秩序,禁止喧哗

池仲容来到赣州,处处张灯结彩,一片欢乐祥和的节日氛围。他把随从们安排在教场住下,带领几个人亲自前往府衙拜谒王阳明。

老王热情地接待了他,问他带了几个人来。池仲容如实禀报,不过九十多人。人不多也不少。老王建议安排在祥符寺住下,那里是佛家之地,窗明几净,宽敞明亮。池仲容等人被安排在了祥符寺,每日好酒好肉款待,有好吃好喝的忘记自己干啥来了。按照规矩,犯人行刑前通常要给一顿美餐,这次也不例外。池仲容心里清楚,多观察,多走动,酒要少喝。一面应付王阳明,一面派人买通狱卒,察看卢珂的情况,那厮果然在监狱里,过得挺惨,等着引颈就戮。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池仲容心里宽慰许多,还有一件事令他起疑,不过老王很快让他放心了。

第二天,老王命人引着众人在城里逛一逛,感受一下春节的气氛,重点要看一下军营。逛了一圈,池仲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城里果然没兵,尽皆遣散,安心在这里吃喝玩乐吧!

闲暇之余,王大人与池仲容的人打成了一片,教他们官场礼数,顺便讲讲心学,听得众人五迷三道的,听不明白,在他们看来,心学远没酒肉有吸引力。老王呵呵一笑,命人拿上布匹:“年到了,本院别无表示,给诸位置办一件鞋帽、新衣服。”这个很有吸引力,但没说明白到底给谁,于是众人开始抢布匹,老少各不相让。

禀报后,老王说:“本院工作繁忙,忘了这茬儿。这样吧,把众人姓名登记一下,量一下尺寸鞋码,按照长幼次序给赏,不就方便了嘛!”池仲容同意!

连日来的热情招待,让除了池仲容之外的人皆忘乎所以,每天出去逛街,看花灯,有的甚至第一次来到大城市,顿时开了眼界,尤其是那风姿绰约的娼家,让他们流连忘返,城里的女人就是白啊!

第五天,池仲容前来告辞,老王答复:“刚来这么两天就要走,是本院招待不周,还是你对我有成见?”问得池仲容无言以对。老王表示,既然如此,也不多留,我忙过这两天,给诸位开个欢送大会,尽皆赏赐。先把做好的衣服发给诸位。

又过了两天,老王举行了隆重的欢送大会。拉一条幅,上写“头新民池仲容等齐赴军门领赏,保持秩序,禁止喧哗,赏过,三叩头出”,不用道谢,也不用去王大人那里辞行,吃晚饭直接回家即可。

这顿饭,规格极高,不仅有山珍海味,大小官员悉数参加,并且有美女官妓作陪。鼓乐喧天,吹吹打打,场面十分隆重。池仲容部中有人激动得哭了,没想到招安能有如此待遇,穿上新衣服,与官老爷们喝酒吃肉,醉了再调戏公关妇女,好不惬意。

老王一看池仲容等人喝得差不多了,时机成熟,密令龙光开始动手!

连日来的糖衣炮弹,酒色攻击,众贼已然意志消磨,再加上喝高了,完全成了鱼肉,任人宰割。

就在前天晚上,老王连夜调动六百人,分为二十个小队,每队五人,埋伏在祥符寺周围。龙光率领一队人马三十人,在屠宰处等候。里面开始赏赐,五个从贼一波,赏赐完就出去,依次轮转。五个人拿了酒肉赏钱,心里高兴,哪会想到外面埋伏着甲士,很多人甚至乐着乐着就死了!就这样,里面发赏,出来五个,外面六名甲士伺候一个。悄无声息,龙光把活儿干得相当利落。

直到剩下池仲容几人,老王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蓦地腾起一股杀气:“池仲容,你虽然投降,但是就此放过你,谁也保证不了你能搞出多大动静,所以你必死!”

池仲容傻眼了,豆大的冷汗涔涔滚落,他终于见识到老王的厉害了,千防万防,还是中了计。池仲容哑口无言,也罢!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十八年后还是条好汉,技不如人,认栽了!

池仲容就这么死了!

故事才刚刚开始。池仲容被杀的消息严密封锁,他带来的九十三人一个没剩,全军覆没。

正月初七,老王调动了万人大军,兵分几路,向头开去。由于前期招降工作做得非常到位,当官军到时,头匪军真以为是去剿灭龙川卢珂的,于是开路放行。官军深入头后,一声令下,向着毫无准备的匪军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且说一队官军敲锣打鼓来到池仲容的老家曲潭村,带来了大批物资,有米有肉,这是朝廷赏赐给全村老百姓的,因为他们归顺了朝廷,理应受赏。

曲潭村年味十足,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村里的男女老少因池仲容投顺朝廷而获得封赏,大家打心眼儿里高兴。带着家里的劳动力,悉数去村外两里地处的“黄江围”领赏,每人半斤猪肉,两斤大米,去者有份,不去的不予发放。所以每户全家出动,扶老携幼,凡是能走动的全去,按人头能多分点。吃过晚饭后,村民们陆陆续续来到黄江围,那是一个很大的围屋,俗称土楼。当最后一户人家进入土楼后,大门“砰”的一声关上,官军“哗啦”一下亮出了尖刀,原本的笑脸顿时变成凶狠的嘴脸,惊喜交加的村民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只听有人喝道:“杀!一个不留!”时至今日,曲潭村再无池姓人士。

被王阳明视为“数千年巨寇,三省群盗祸根”的头池仲容义军,彻底连根拔除。此次征剿过程中,官军大获全胜,捣毁巢穴38处,池仲安、池仲宁、高飞甲等头领29人被杀,匪军死亡3800余人,俘虏890余人,其他余部溃散失踪者,不计其数。

成者王侯败者寇,谁对谁错,历史自有定论。轰轰烈烈,持续数十年的匪患在王阳明手里终结了。为了加强地方统治,老王奏请置县:“三省闰余之地,”政教不及,因而多有贼巢。乘此机会,复建县治以扼其害。移司设县,建县之所,地名和平,以地名县,以为得宜”,即今日的广东省河源市和平县。今存源镇九公庙,为明时和平巡检司。当地人民为纪念王阳明平贼有功,给地方带来和平之世,县治有一镇以其名号命名,即阳明镇,此地特产大米和猕猴桃。

池仲容被连根拔除了,那些残余败寇的消息源源不断地传过来,有的被剿杀,有的举手投降,有的逃跑了,方向是赣州北面。各种军事情报显示,很多流寇逃到了南昌府,就地生根发展壮大,好像还有死灰复燃的意思。

这时老王收到了一封原内阁大学士的来信,看后老王倒吸一口冷气,愈来愈意识到了一个危险的问题——朱宸濠有异象!

王阳明喟然长叹道:“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