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在政治里的神棍们

弘治十二年(1499年),朱宸濠袭爵,那时他才刚刚二十岁。双十年华,充满朝气,与许多青年一样怀揣着梦想,或游学殿堂或萍踪江湖,希冀将来能有一番作为。对普通人来说这些可以实现,对身份特殊的朱宸濠来说在这一点上他不如普通人。他不能私自离开封地,不能与叔叔大爷兄弟姐妹们纵酒高歌,就连去趟繁华的京师朝见,亦要尽快打道回府,不允许逗留。

朱宸濠深感压抑,他要是个花天酒地的大少爷也便罢了,偏偏他博学多才是个标准的文艺青年。按此路线发展下去,他很可能有所作为,填补大明皇室无艺术家的空白,能与宋徽宗赵佶、宋高宗赵构及皇室赵孟等艺术家相媲美。历史偏偏有很多无奈,身为文艺青年的朱宸濠有着文艺青年的通病——眼高手低,按照自己的理想境界去看待世界,生活高于现实。对现实中的阴暗与残忍,阻力与暗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于是乎造成了诸多悲剧,朱宸濠只是诸多悲剧中的一幕。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按照既定路线,朱宸濠一辈子不愁吃穿,完全可以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可是命运注定要让他风生水起。打破朱宸濠平静生活的人叫李自然,是个术士,也可以叫神棍,他是影响朱宸濠的第二个人。

相面的、算卦的、观天象的、装神弄鬼的,星相也好,术士也罢,这些人可以统称为神棍。其中有顶尖人才值得肯定,如刘伯温,在重大历史事件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更多的人拿此当职业混口饭吃,纯粹忽悠人。神学思想在中国封建社会里扮演着重要角色,无论改朝换代、宫廷政变、起义造反,总离不开它,总有那么几个神学代言人参与进来。

《尚书·召诰》说“有夏服天命”,确定了夏朝的天然合理性,也就是君权神授。君权神授乃封建君主专制的政治思想,强调皇帝的权力是神给的,具有天然合法性。周武王称周天子,自称“受命于天”,以此为政治旗号,政令、军令皆由天子出。秦始皇加强中央集权,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进一步巩固皇权统治。在这种政治环境下,一些有识之士挺身而出充当神权代言人,披着神的外衣,做着骗子的勾当。

中华民族的两位顶级领袖秦皇汉武都被神棍们忽悠过。

秦始皇时期的“焚书坑儒”,是针对神棍们的一起政治事件。简言之,秦始皇为寻求长生不老养了很多术士,待遇非常高。这伙神棍摆明投机取巧来的,根本制造不出来“仙丹”。在交出仙丹日期临近之前,有几个带头的跑了。秦始皇感到上当受骗了,下令追查,坑杀了460名术士,史称“焚书坑儒”,烧毁儒家经典诗书,有部分儒生被杀,其主要坑杀的是术士。其中有两个水平最高的神棍侯生和卢生,在坑杀术士后还敢面见秦始皇,并且从秦始皇那里淘到了大笔金银,最后携款潜逃。

汉武帝时期的“戾太子之狱”又是利用神学发动政变的一个典型案例。汉武帝晚年,太子刘据生母卫皇后失宠,江充受到重用。江充与太子不和,恐太子继位后会诛杀他,于是利用了“巫蛊之术”解决掉太子。在此之前,已有很多人葬身“巫蛊案”中,如汉武帝早年被废的陈皇后。江充利用武帝对他的信任,谎称宫中有蛊气,武帝下令追查,最后查到了太子头上。这件事把太子逼急了,他先下手为强,杀掉了江充,纠结数万人,以策万全。江充同党苏文跑到汉武帝面前控诉,武帝下令丞相刘屈髦率兵平乱。双方激战数日,死伤万余人,最后太子刘据自杀,史皇孙刘进被害。后,武帝对巫蛊事件有所省悟,又有田千秋等大臣为太子鸣冤,称刘据本无反心。于是,武帝把江充灭族,焚烧苏文,在湖县建思子宫。

远有历史案例,近有本朝榜样。

朱棣身边的重要谋士第一位是个和尚,俗名姚广孝。燕王朱棣被分封到北京,从南京带走了姚广孝。他以忽必烈谋臣刘秉忠自居,并为此奋斗,最后终于实现了毕生宏愿。另一位叫袁珙,职业是算命先生,典型神棍。给朱棣算了一卦,说他过了四十一岁能当皇帝。朱棣心花怒放,正好朱允削藩削到他头上,借势起兵。这是成功的案例,假如朱棣失败了,叫袁珙的算命先生难辞其咎。朱棣是幸运的,后世的安化王朱镭没那么好运了,被神棍忽悠起兵,结果被游击将军仇钺平定,前后一共十八天。

神棍们的特点是大小通吃,小到贩夫走卒,大到王侯将相。贵为宁王的朱宸濠也不例外,他也被忽悠了。

神棍李自然云游到南昌,到王府讨口饭吃,见到朱宸濠便说:“王爷有天子骨相。”

这其实是一句玩笑话,但话要看从谁的嘴里说出来,普通人说说没人会在意,从神棍嘴里说出来那叫做谶语。好比算卦的开场白,说你长得有福。好话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人是虚荣的动物,谁都愿意听吉利话。本来一句无心的开场白,听众则听出了另一番意思。

李自然走南闯北,在江湖上混过,且不论是否有真实本领,至少对人的心理揣摩上已经到了相当境界。按照正常思维来看,一个神棍术士跑到藩王面前说你以后能当皇帝,藩王的正常表现是,胆大的,请术士吃顿饭聊一聊藩王关心的问题,不靠谱的话再鸩杀;胆小的,当时就砍了。神棍骗子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儿,需要很高的智商,需要极强的心理素质,并能把握住对方心理,还要有胆量和演技。李自然冒着生命危险,放手一搏,对朱宸濠说了那句开场白。

朱宸濠一言不发,把李自然留在了身边……

在封建神学政治环境中,李自然算成功了。靠嘴混饭吃的李自然不消停,当初他说朱宸濠有天子骨相,又添油加醋地说他这块巴掌大的地方有天子之气。怎么说随便你,反正朱宸濠看不到所谓的天子之气。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朱宸濠对自己充满了自信,与当今正德皇帝朱厚照一对比,李自然所谓的“天子骨相”看来很是有可能。朱厚照也便成了坑死朱宸濠的第三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