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宸濠参透的处世真理

以李士实、刘养正、李自然等为谋士的朱宸濠造反团队核心领导班子组建完毕,有了决策层,等于有了大脑。大脑告诉他要办的事实在太多了,办事花钱,天经地义,靠朝廷供给的那点禄米远远不够。朱宸濠想了个绝招,向土地要钱,那是千百年来中国固有的经济方式。侵占民田,老百姓没处说理去,地方官员根本管不了。田地有了,朱宸濠金枝玉叶,他手下没那么多人去种地,要说朱王爷实在聪明得紧,他把侵占的田地再给原来的百姓。不是朱王爷发善心归还于你,而是租给你的。你只有使用权,没有买卖权。庄稼熟了,朱王爷要来收租。这样一来,朱王爷空手套白狼,仓廪着实丰厚可观。有了额外的经济收入,不再靠天吃饭。

地有了,粮食有了,但新的问题又随之而来。派人去北京总不能运一火车皮大米去办事,不方便,不实惠,人家直接要银子。宁王府不是国库没那么多银子,问题难不倒朱王爷,他有一劳永逸釜底抽薪的好办法——抢劫!没有比这个来钱更快的方式了,朱宸濠养了一批盗贼如凌十一、吴十三、闵廿四等,他们天天出去抢劫,出事王爷兜着。几年下来,金库蔚为壮观。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粮食有了钱有了,朱宸濠开始施行他的关键一步,恢复王府卫队。

手里没有兵,你再有天子骨相帝星砸你脑袋上也是白扯,最后与朝廷亮底牌真刀真枪拼起来不是煎饼卷大葱,只有手里拥有武装力量,说话才能硬气,才有可能夺取帝位。

朱宸濠派人带着大量金钱进京找最好使的人办这事儿。当时刘瑾权倾朝野,别人不管用。刘公公最喜欢收钱,人家挣钱是明抢,比朱宸濠挣钱容易多了,大笔一挥,钱财拿来,少一两脑袋搬家。朱宸濠贿赂刘瑾送钱没别的意思,要求恢复宁王府护卫。在刘公公眼里小事一桩,拿钱办事,宁王府护卫恢复了。

朱宸濠异常兴奋,护卫恢复表明向着伟大事业迈出了坚定的一步。王府护卫有三支卫队,人数在9000~15000,相当于一个师的编制,的确很难与皇帝的百万大军对抗。要知道1945年抗战胜利时,八路军仅有三个师,但兵力已发展到近一百万人。恢复卫队具有养兵合法性,至于兵力数字那是可以想办法保持正常编制的。

南昌城变成了铁匠铺,日夜不停,打造兵器,宁王府的工作人员四处招兵买马。

朱宸濠乐此不疲,正在志得意满的时候,京城传来了一个对他极具打击性的消息——刘瑾下台了。

朱宸濠欲哭无泪,刘瑾一下台,所有文官不管与他有仇的没仇的,纷纷上疏,检举刘瑾诸多罪状。其中恢复宁王府卫队自然成了重中之重。在这次政治斗争中,朱宸濠被无情波及,白花花的银子打了水漂。面对王府卫队被撤销的消息,朱宸濠灵光一现,声势浩大的打铁运动不能就这么销声匿迹了。让江西老百姓怎么看?让朝中官员怎么看?宁王花了一笔巨款恢复卫队,结果没蹦跶几天,被撤销了。憋屈不说,关键太丢面子了。

朱宸濠与谋士们商量,如何是好?大家一致认为,由明整转入地下,继续招兵买马扩充军备。另一方面,派人去北京继续活动。刘瑾下台了,总得有说了算的。

朱宸濠再次派人去了京城为恢复宁王护卫之事奔走呼号。曾在江西任按察使的陆完曾与宁王有交情,恰好如今他在兵部当一把手,事儿好办多了。朱宸濠又重金收买了皇帝宠臣钱宁、乐师臧贤及朝廷许多官员。收了钱的官员们自然替宁王说话,就算不支持,至少不反对。陆完为此尽心尽力,与钱宁等人做通了朱厚照的工作。按照明代规定,皇帝同意过的事须经过内阁起草诏书,关键一步卡住了,内阁大学士、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费宏,拒绝起草诏书。

费宏,字子充,广信府铅山(今江西省上饶市铅山县)人。铅山县出过几个狠人,素有“隔河二宰相,百里三状元,一门九进士”之美誉,如北宋状元刘辉、南宋名相陈康伯、明代内阁首辅费宏、清代著名文学家蒋仕铨(与袁枚、赵翼齐名,并称“江右三大家”)等。费宏无疑是铅山县最耀眼的那颗明星,今铅山县建有费宏纪念馆。

费宏一十足的猛人,三次入阁,光科举履历就能吓死一大片。十三岁中广信府童子试文元,十六岁中江西乡试解元,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丁未科第一甲第一名,也就是状元,时年二十岁。同榜的有二甲第十一人的蒋冕,全国第十四名;三甲第一百三十六人的毛纪,全国第二百四十九名;兵部尚书陆完也是同榜,二甲第一百零七人,全国一百一十名。费宏由杨廷和推荐入阁,其时内阁有李东阳、杨廷和、梁储。嘉靖朝,蒋冕为内阁首辅,嘉靖三年二月进,五月致仕。毛纪接替,五月进七月致仕,干了两个月。然后是费宏,嘉靖三年七月进,五年五月降。

阅读 ‧ 电子书库

江西铅山县费宏纪念馆

费宏用脚后跟也能想明白朱宸濠要干什么,身为江西人当为家乡作出贡献,规避灾难。消息传到朱宸濠耳朵里,与谋士商议,估计是钱没到位,遂命人予以“彩币珍玩”等重金贿赂费宏。只要能恢复王府卫队的合法性,朱宸濠不惜下血本。哪知费宏依旧严词拒绝:“闻宁王辇金入京,谋复护卫,若听他所为,我江西人必遭涂炭。只要我在阁一日,必不允许。”费宏正气凛然,可是他终究没斗过朱宸濠,或者说他没斗过金钱。在宁王日送斗金的糖衣炮弹的打击下,拿钱的非常卖命,一个回合,把费宏踢出内阁。无奈之下,费宏被迫辞职。

正德九年(1514年)四月二十八日,宁王府卫队正式恢复,同时规定宁王府卫队由朝廷供给军饷。

朱宸濠赚大发了,朝臣对此表示十分不理解,纷纷上疏称太过分了。朱宸濠很快摆平了上疏的官员,送钱、送钱、再送钱。朱王爷相信这世界上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多年来,他已参透人性,总结出了这条处世真理。于是,朝野上下,一团和气,朱厚照听到的全是宁王的正面新闻。

宁王朱宸濠热火朝天地自掘坟墓,为造反大业迈出一个个坚实的脚步。

朱宸濠看着自己的势力日益壮大,水满则溢,月满则亏的道理,他懂得。有时他也曾犹豫彷徨过,不禁扪心自问,为什么义无反顾地走上这条不归路?他找不到答案,已经走火入魔了,别人越是劝说越来劲,他极度想证明给自己看,给身边的人看,给天下人看。他也曾想过造反为了什么?答案是当皇帝。

当皇帝难道一定要造反吗?

历史经验告诉他天下承平的年代,想要当皇帝有三种途径:第一,嫡长子合法继承人,显然他不是。其次,皇储之外的皇子,篡权夺位,把皇储干掉经过政变上位,譬如李世民。朱宸濠是皇亲,距离皇子非常远,这条道堵死了。那么只剩下了最后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造反,譬如成祖朱棣。造反这条路甚为凶险,一旦失败,当万劫不复,每个人都看到了这一点。朱宸濠的首席智囊李士实想出了当皇帝第四种方法——当皇帝他爹,曲线称帝。

当今天子朱厚照没儿子,假如能把朱宸濠的儿子过继给朱厚照,通过这种怀柔方法夺取帝位,那就省事儿多了。朱厚照天天泡在豹房里估计活不了多久,所以这条计策很有实用性,一旦朱厚照驾崩,“过继”太子则可以名正言顺地继皇帝位,那个时候手里拥有十万精兵的朱宸濠想要夺取帝位,易如反掌。朱宸濠表示赞同,李士实出了那么多主意,这条还算靠谱。

朱宸濠派人携带大量金银珠宝去京师,找钱宁办事,现在他最得宠。

钱宁不姓钱,与刘瑾不姓刘一样,小时候卖给了太监钱能,所以改姓钱。钱能在成化朝凭借与万贞儿的关系,混得风生水起,终老一生。钱能死后推恩家人,子钱宁荫袭锦衣卫百户,官不大,正六品。从小耳濡目染的钱宁比他干爹还能混,原本依附刘瑾,甘当刘瑾爪牙,得以有机会面见皇帝。朱厚照尚武,喜欢骑射武功出众者,偏巧钱宁射箭很准,被朱厚照相中了,把他留在身边,赐国姓,收为义子,钱能对外自称“皇庶子”。朱厚照建豹房时,钱宁出力最多,娈童歌女、教坊优伶、珍玩犬马,一多半是他搜刮来的。他经常陪皇帝玩儿,趁着领导高兴的时候,提点儿小愿望完全可以得到满足。这次,钱宁向朱厚照提出了过继宁王子立为皇储之事,遭到了拒绝。

朱厚照嘿嘿一笑说:“宁叔真有意思,他是怎么想的呢?”

朱厚照拒绝了朱宸濠的请求,表示他还能够生育。可能因为这事儿受到了刺激,朱厚照在清江浦钓鱼翻掉进湖里得了病,临死前一个月,还抱病临幸了妃子。

李士实的曲线称帝的计划宣告流产,朱宸濠不抱希望了,反正已然走上了这条路,那就一条道走到黑,干到底!

朱王爷这条人生经验值得借鉴,如果把这种执著精神用在工作中,定能有番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