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破南昌,海报的力量

王阳明进攻南昌的军事计划堪称完美,兵力上是南昌城宁王守军的几倍,部署合理,各路兵马相互策应支持,遗憾的是没用上。部署完毕,众位将领各领部队向南昌进发。一听说真去打仗,顿时有怂的,转身要跑。逃兵没有好下场,老王抓来几个逃跑的,二话没说,直接斩了。

王阳明深吸一口:“本院再重复一遍,总攻命令一下达,有临阵脱逃者,这就是下场。”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大军开到南昌附近,侦察连报告前面有伏兵,兵力千余人。这个问题很好解决,老王趁着天蒙蒙亮,派出一股四五百人组成的先锋敢死队,士兵优中选优,战斗力十分强悍,由奉新知县刘守绪率领,迂回偷袭。处在困倦中的宁王伏兵睁着蒙睡眼,突然看见寒光闪烁,然后坠入永夜之黑暗。原本是要伏击王阳明部队,没想到让人家从背后偷袭了。被杀散的伏兵,人人惊骇,四处窜逃,逢人便说王阳明的士兵如何神勇,神出鬼没。消息传回去,南昌城的宁王守军顿时军心大乱。

经过并不是很激烈的战斗,扫除南昌城外围阻力,三十万平叛大军兵临城下,一场大规模攻城战,即将拉开。

王阳明犹觉不妥,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没做好。

“写好了吗?”

“先生,已经写完了。”

老王拿过大字报看了看表示非常满意:“把这些散于城里。”

大字报上写的内容大致意思说,南昌城内的百姓不要惊慌,我们是朝廷官军,解救尔等于水深火热之中。人马不多,也就三十来万。破城之日,各家各户须房门紧闭,没事儿别在街上瞎溜达,届时当贼人误杀了,别怪本院没提醒你们。

“王大人,所有大字报都扔进城里了。”

“很好!”经过两天的舆论攻击,老王觉得是时候了,“今晚破城。”

当晚平叛大军直抵城下。

七月二十日凌晨三点钟,王阳明作了登城战前动员,只有一句话:“一鼓附城,再鼓登城,三鼓不克,诛其伍,四鼓不进,诛其将!”

第一鼓声响了,各队将领杀喊着,呼噪并进。只见冲在最前面的是吉安知府伍文定,他率领士兵们率先附城,在弓箭手的掩护下,架云梯。第二声军鼓响了,开始登城!是夜,极为宁静,好几万人突然杀喊,震悚天地。城墙上的守军借着微弱的光往下一看,从无尽的夜色里钻出一群又一群亡命徒,黑压压一大片,不知冲上来多少人,不知还有多少人。虽然他们设备简陋,着装不整(没办法,临时组建的,有云梯就不错了),可是每一名士兵眼里都闪烁着凶残的光,仿佛饥饿的群狼见到肥硕的羔羊。每一位守城士兵脑际迅速闪过一个念头——快跑!

于是,发生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部分平叛士兵正奋勇登城,下面就有士兵喊道:“兄弟们,别费劲了,赶紧下来吧!城门撞开了!”

没错,城门经过两次撞击,开了!进入一看才知道,门里防守的只有门闩。

老王先前的舆论攻心战,瓦解了守城军心。他们听说攻城的人是都御使王阳明,心胆俱裂。在江西那块地方,你可以不知道皇帝是谁,但一定听说过王阳明的大名。尤其是宁王军中的原土匪,他们对老王太清楚了,有一种天敌般的恐惧。再听说老王率领三十万大军攻城,原本有点希望,见到这个数字,城里的万儿八千人彻底无望了。当晚,守城主帅宜春王朱拱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些士兵趁着夜色偷偷溜出城,跑路了。剩下那些心眼实诚的士兵,兀自守城。但当他们看到蜂拥而上的官军,一下子清醒了,顿时倒戈相向,抓了几个叛军军官等着朝廷给赏。

伍文定部率先入城,平叛大军喊声大振,四下鼎沸,紧接着各路士兵潮水般涌进城中,南昌城顿时大乱。平叛士兵几乎没有遇到抵抗顺利进城,反而乱的是平叛大军自己的阵营。

要知道王阳明临时组建的平叛大军,成色复杂,冲在第一线的都是能打仗的,能打仗的多半为招安土匪。所以,那帮家伙进入南昌城匪性不改,有很多人一辈子没见过大都市的繁华,一下子乱花渐欲迷人眼,逢到发财的好机会,不抢劫还等什么呢?

南昌人民以为迎来了黎明,没想到又陷入了另一波黑暗。南昌城中火光冲天,惨叫连连,就如人间地狱。

王阳明呼哧带喘地进了城,即刻下令:“把所有抢劫的,就地正法。”逮住几个带头抢劫的杀了一批又一批,方才稳住局面。

战争迅速进入收尾阶段,出榜安民,开仓赈济,封存战利品,清点部队伤亡人数。平叛大军除了那几个带头抢劫的被杀,几乎零伤亡。宁王守城军伤亡较大,主帅宜春王朱,朱宸濠的三儿子、四儿子,守城士兵及宫廷太监等被擒获千余人。朱宸濠的“后宫妃嫔”相当壮烈,自焚身亡者数百人。

吉安知府伍文定者,力工也,专门干苦力的。他部是平叛大军中第一个破城的队伍,消灭一切抵抗力量,然后抓带头抢劫的,之后又去灭火。灭了火,再清剿战利品,一样不落送到最高指挥官老王面前,搞得灰头土脸,一口水也没来得及喝。老王又吩咐他释放朝廷命官,审问所有俘虏贼人。老伍同志命苦啊,谁让他当初做过江苏推官,主管司法,不找他找谁。

缴获的战利品中金银细软一应俱全,最引人瞩目的是官印,如皇帝玉玺、大小衙门官印共计九十六颗,受聘书若干份。宁王这匹志在千里的老马,真是不想往好草里赶了。

伍文定带来一批胁从犯,他们是原朝廷命官,主要有胡濂(原布政)、刘斐(原参政)、许效廉(原参议)、唐锦(原副使)、赖凤(原佥事),现在都成了政治犯。这些人心情慌乱,事发突然,他们是被胁迫的,可是不管怎么说终究参与了朱宸濠谋反,不知会不会被拉出去斩了,心里忐忑不安。

王阳明淡淡地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尔等乃我大明朝廷命官,皆因一念之错,被迫胁从。如今悔过,足见良知尚存,诸位同仁请各司原职,戴罪立功,安抚南昌百姓,为国效力。”

众人听罢傻眼了,老王居然没为难他们,惊愕得嘴脸愣了三秒钟,忽然磕头如捣蒜,山呼王大人英明。老王理解他们,贪生怕死,见风使舵,人之本性也,不能指望人人圣贤,人人如孙燧那般忠烈,毕竟这个世界上普通人居多。南昌新破,民心大乱,需要有人去维护,他们正好合适干这项工作。

安抚众官员后,王阳明召开军事会议,即刻休整部队,准备再战。众位将领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老王把接到的军事谍报递给他们。众将领看过后,再一次用膜拜大神的目光盯着老王,是到该决战的时候了,因为宁王朱宸濠杀回来了。

众将领膜拜之际,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为什么王阳明能断定朱宸濠会回师南昌?

老王伸出两根手指,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