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简单的课,做不简单的人

门当户对,只是感觉不到位

对王阳明来说娶个媳妇不难,状元儿子要结婚,保媒拉纤的还不得踩烂了门坎。官宦子弟结婚,最低层次也讲求个门当户对。高官重臣子弟的婚姻通常掺和一定的政治因素。假如王阳明是普普通通读书人家的孩子,那么他的择偶范围会很狭窄,无非在亲族里面选择。王华没有因为自己当年考中了状元,又在京城做官,而去攀高枝。王华的未来儿媳妇是江西布政司参议诸养的女儿诸氏。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诸养与王华乃至交好友,他也是绍兴府余姚人,与王阳明论起来还是他舅舅。王阳明小时候,诸养在吏部工作,主会试那一年到王家串门,见王阳明活泼可爱,细眉凤目,怎么看都有种贵人相。再听说王阳明出生的各种祥瑞,以诸养的阅历认为这孩子以后是出息人。

诸养酒酣耳热后,当即口头表示把女儿许配给王阳明,定了娃娃亲。酒醒后,诸养有那么一丝后悔,嘴咋就那么欠,王华尚在复习功课,他日能否登第尚属未知,允诺似乎有点过早。没想到,王阳明十一岁时,王华高中状元,一鸣惊人。诸养暗自窃喜,当年的话说对了。眼瞅着王阳明一天天长大,也不知今日王华是否还记得当年孩子们的婚约。诸养派人去催婚,都被王华以孩子年幼打发了回来,他心里七上八下的,正愁没辙,王华找上门来了,要求给孩子们择日完婚。诸养喜出望外,聘礼啊什么的不用带,人到即可,直接来南昌,在这里举行一次隆重的婚礼。

明孝宗弘治元年(1488年)七月,王阳明到了南昌。

南昌有两大标志建筑,一是坐落于赣江东岸的滕王阁,另一处是位于今星火路的宁王府。

这一年,王阳明十七岁,宁王朱权四世孙朱宸濠十岁,三十一年后,宿命让两人在这里一决高下。

王阳明来到丈人家,提议迎娶新娘到余姚老家办婚礼。诸养当即表示没那个必要,纯属多此一举。南昌城里啥都有,一切准备就绪,就在这办。其时,整座南昌城最高兴的人当属诸养,他比结婚的王阳明还高兴。

合卺之日,诸府上下,张灯结彩,宾朋络绎不绝,比过年热闹。结婚当天不如过周末,除了疲惫,只有疲惫。王阳明见高谈论阔举杯相邀的宾朋,感觉结婚也就那么回事儿吧,淡然无味,毫不令人心潮澎湃。

王阳明岳父诸养与众位同僚宾朋一醉方休,婚礼圆满成功,女婿人才一表,简直太有面子了,这可能是诸养生平最高兴的一天。诸养晃晃悠悠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回到屋子里,呷了口茶,叫了声:“守仁……守仁呐……”不见王阳明回话,诸养忙命人把王阳明叫来,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老实,还没到送入洞房的程序。仆人找了一圈不见王阳明,又找了一圈,客厅里、书房里、新房里,还是不见王阳明。诸养“刷”地一下酒醒了——王阳明丢了!大事不妙,诸养派出所有家丁仆人,叫上老哥几个,玩命似的找,翻遍全城,也得找出来。

洪都新府,豫章故郡,南昌对王阳明来说人地生疏,他是外地人,黑灯瞎火的万一跑丢了,迷路了,次日一见被杀了,怎么办?诸养冷汗涔涔,坐立不安。女儿结婚当夜,女婿丢了,传出去已成笑柄,这都无所谓,关键是若找不到王阳明,怎么向京城的王华交代,人家可在中央政府任职,况且他只有一个儿子。

天已经亮了,诸养心灰意冷,老泪纵横,准备一会儿去府衙贴个寻人启事,纠集更多人力再找。诸养叹了口气,疲惫至极,靠在柱子上,眯一会儿。正当这时,王阳明大摇大摆地回来了,只见诸府灯火通明,岳父大人诸养无精打采,心下了然几分。王阳明急忙走上前去,轻声问道:“爹,早上好!”

诸养一激灵,反诘道:“你是我爹啊!小祖宗,你可算回来了。”

昨晚王阳明见诸位喝得酩酊大醉,他自己没意思,童心大起,于是偷偷溜出了诸府,在大街上瞎溜达。走着走着见前面一处庙宇,匾额上写着三个庄重大字——铁柱宫,即今南昌万寿宫。始建于晋朝永嘉六年(312年),北宋时期江西文化人欧阳修、王安石、曾巩、黄庭坚等捐钱修葺。宋宁宗时,赐匾额“铁柱延真之宫”,简称铁柱宫。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赐名“妙计万寿宫”,清顺治十四年(1657年)改名万寿宫,沿用至今。近代饱经战火,万寿宫被焚毁,原址处现为南昌市第二十一中学及万寿宫商城。

铁柱宫,明代时香火极其鼎盛。王阳明看着看着,信步走了进去,见一名道士端坐榻上,长得鹤发童颜,道貌岸然,一瞅就是养生大师级水平。

王阳明礼貌地打了个招呼,老道士看他一眼说:“你脸色不好。”

王阳明回道:“自小如此。”

“难怪你要走进来。”道士兀自说道,“摄养身心使长寿,丹诀道藏自有法。且听我给你讲一讲如何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

就这样,两人开始谈论养生术。这时候王阳明学识不足,但思维活跃,常有惊人之语,引得道士拍手称赞。不知不觉,两人竟然聊到了拂晓时分。王阳明忽然想起来今天是他大喜之日,还没入洞房呢!王阳明急忙起身告辞,原路返回。

诸养见王阳明活着回来了,喜出望外,把他推进洞房。正所谓洞房昨夜停红烛,蜡炬成灰泪始干。新娘诸氏的心情与烧完的红烛一般无二。合卺之日,不入洞房,古今也只有王圣人能干得出来。王阳明与夫人诸氏实际上感情不深,两位素未谋面的孩子,一朝合卺,结为伉俪,对他们来说婚姻更像成人童话,虚无缥缈,只是生命中从此多了一人。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就像电动车,看着堂皇华丽,实际上跑不了多远。按照习俗,王阳明要在南昌待上一年半载,这对他来说,实为一种折磨。好在王阳明找到了消磨时光的好办法——书法。

阅读 ‧ 电子书库

阳明先生书法

练字,属于修身养性的一种良好方法,陶冶情操,身心安静。习练书法基本法主要是临摹,而后临写、背临、创临,经过三种过程才能达到一定水平。至于能否自成一家,只能看天赋了。王阳明天赋异禀,对于书法颇有心得,他曾说过:“吾始学书,对模古帖,止得字形。后举笔不轻落纸,凝思静虑,拟形于心,久之始通其法。”

王阳明说开始练习书法时,对着古帖临摹,纵然临摹得非常相似,但只是形似而已,缺乏神韵。后来为打破这种僵局,每次提笔时都会凝神细想,想一想这个字究竟该怎么写,并不草率下笔,想好了再写。凡经过此种方法,不断实践历练,忽然有一天你会发现,再写出来的就是你自己的字。凡事皆在心上求索,此为心学之道。心学广博宏大,可以渗透到生活中的各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