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湖,两次决定了中国命运

初战不利,宁王朱宸濠损失元气,传檄南康、九江守军有多少人来多少人,顺便抓点壮丁过来。

王阳明听说朱宸濠集结南康、九江兵力,正好一网打尽。顺便派抚州知府陈槐、广信知府周朝各领四百人,占领了南康、九江,没费吹灰之力。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朱宸濠闻听南康、九江被王阳明占领,气炸了肺,召开会议要与王阳明决一死战。

老王看得非常准确,朱宸濠着实没有更好的方法激励人心,唯有金银。在会议上,朱宸濠拿出了他的家底,把金银细软往桌上一扔,先冲锋者,赏银千两,对阵受伤者,赏银百两。目的只有一个,齐心合力,干掉王阳明。

七月二十五日,鄱阳湖大战正式打响。

一百五十六年前,也是七月份,朱元璋与陈友谅在鄱阳湖展开激战,决定中国的命运走向。那一次决战中,朱元璋以残弱的江南水师战胜了强大的陈友谅水军,建立了国祚两百七十六年的大明帝国。如今,鄱阳湖上历史重演,再一次决定了中国的命运走向。

开战之初,刮起了北风,天佑朱宸濠,在上游的他们占了天时。

王阳明只有一句话,此战必尽全力,所有退却者,斩!

开战——

朱宸濠亲自指挥舰船乘风而下,见到敌军,瞄准目标,一阵猛烈炮轰。这一段攻击波对平叛大军造成了很大杀伤,数十条破渔船被击沉,死者不计。

王阳明在隐蔽的指挥部观望战局,见平叛大军有退却之意,急取令牌,抽出宝剑交给中军官:“去!把伍文定给本院斩首示众!”

“是!”

“等等……若能力战,姑且缓之。”

伍文定见到令牌大惊失色,他太了解王阳明了,那家伙向来说一不二。平素大家嘻嘻哈哈的,上级王大人随和没那么多架子,跟哥们儿似的。可是,现在情况不同,这是战场!战场上杀人不犯法,也没理由。伍文定衣服一脱,光着膀子站在船头,抽出宝剑,大喝道:“放箭!给老子猛烈进攻。”率领部众冒着火炮的危险,鼓噪前进。

前方战场打得正激烈,指挥部的老王闲着没事干,给南昌的知识分子讲讲心学,样子镇定自若。与此同时,军事情报接连不断传来。

“报,伍大人已经率先冲上去了。”

“报,我军士气大振,正在全力冲锋。”

“报,伍大人胡子着火了。”

众人一听,惊恐异常,纷纷上来询问伍文定怎么样了,死没死,战局如何了。

讲得正起劲儿的老王拿出令牌往地上一扔,喝道:“再说伍大人焚须者,斩之!”

南昌士人唯唯不敢言语。

老王笑道:“此乃兵家常事,没啥大惊小怪的。我们继续啊!天地万物本吾一体,朱子所谓‘先知后行’之说,谬矣!”

外面密集的炮声变得稀疏,过了一会儿,炮声听不见了。

老王捋须对众人笑道:“该轮到我们的秘密武器出场了!”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闻听朱宸濠造反,福建各省均有动作,有参加勤王的,有组织义兵的,有观望不动的。譬如福建布政使席书闻变,组织了义兵两万人连夜赶往南昌,结果走到半路,战争结束了,没用上。四川巡抚林俊积极参加勤王,人家都率领军队前来参战,林俊年龄大了没组织兵力,却给王阳明送来了一样武器,可抵十万精兵。那秘密武器就是传说中的佛郎机铳,也就是大炮。

佛郎机铳,进口货,葡萄牙人发明的,明朝时管葡萄牙叫佛郎机。大明官军有一次与葡萄牙人发生了冲突,葡萄牙人拿出了佛郎机铳,没打过,被大明缴获了。大明将领发现这玩意儿比中国的火器性能先进,拿回来给科学院研究改造,然后批量生产,装备于神机营,后在万历年间抗日援朝作战中发挥了极大作用。佛郎机铳经过中国的改造后形式多样,如大炮、轻炮、鸟铳及爆炸性火器,俗称万人敌。

林俊是军事迷,对这玩意儿有所了解,闻听王阳明组织义军勤王,找熟人弄了一批佛郎机铳及火药,送给了老王,如今派上了用场。

关键时刻,老王亮出了杀手锏,减少己方兵力损失。

邢珣任临时炮兵连连长,接到老王的命令后,对准朱宸濠及敌将指挥舰猛烈开炮,顿时晴空霹雳,只见敌人个个心惊胆裂,落水者数以万计。邢珣一直挺好奇这玩意儿到底有多大威力,轰炸波过后,他激动得手舞足蹈。朱宸濠的指挥舰被击中起火,将领闵廿四当场被炸死。

在炮火支援下,伍文定部冲进敌营,放箭、搭梯子、登船对砍……

一直砍到晚上,战争第一回合结束了,双方鸣金收兵,约定明日再战。

平判军大捷,直接斩首两千余人,溺死万众,朱宸濠再遭重创。

斩首两千人好像战果不大,实际上工作量非常巨大。明军作战按照人头算赏银,所以通常前面打仗,后面割人头。可以想象到,几个人组成一个作战单位,前面的对砍,后面有专人负责剁人头。为防止作战士兵懈怠,规定不允许士兵私自割首级。两千颗人头已经非常多了,因为这是在水面作战,一炮打翻船,船上没剩几个敌人了。不像在陆地上可以先杀敌,杀不着敌人可以杀老百姓,甚至杀伤兵冒功。

朱宸濠愤怒了,今天士兵的表现让他非常失望,无有用命者,都是一群贪生怕死之辈。接下来,熟悉的一幕出现了。不知道哪位大爷的馊主意,建议把船连起来有利于进攻,朱宸濠居然同意了。纵然现存最早的《三国演义》刊本是明嘉靖壬午年(1522年)版本,但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成书于明初,朱宸濠就算没看过也应该听说过“桃园三结义”、“千里走单骑”、“火烧赤壁”的故事。这些三国故事宋朝时候就有了,当时是表演形式的话本,也就是今天的评书联播。不清楚朱宸濠怎么想的,稀里糊涂地把战船连在了一起,接下来白痴都知道用火攻了。

七月二十六日晨,朱宸濠上“早朝”召开军事会议,总结昨天一战的失败经验,原因在于诸将不能力战,才导致战役失败。朱宸濠“龙颜”震怒,命令将杨璋、潘鹏等十余将领拉出去斩首示众。杨璋等将领立辩求免,正在争辩功过是非之际,突然杀声震天。紧接着,“轰”的一声,一炮打在指挥部旁边!

很熟悉的一幕又出现了,王阳明再一次偷袭成功!

伍文定引着官军,用小船乘风纵火,正德版的赤壁之战,放火烧船,一艘也跑不了。浓烟蔼蔼,烈焰腾腾。舴艋艨艟,瞬间灰飞烟灭。

朱宸濠见状,恨声道:“大势已去!”

不必下达什么命令了,他身边的将领啊、大臣啊、谋士啊都跑光了!这个时候,只剩下了一个女人在他身边,是他的妃子娄氏。

娄妃,娄谅的女儿,一直反对朱宸濠造反。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老公造反跟着走。她没指望能成功,压根儿不可能成功,除了留下千古骂名,还有什么?

朱宸濠望着被烧毁的舰船,泣不成声,无颜面对娄妃,兀自叹道:“商纣亡国,因听妇人之言。如今我不听贤妃之言,以至于此。”

娄妃镇定地说:“王爷保重,不要挂念我。”娄妃说完这句,纵身跳进鄱阳湖。

朱宸濠心如刀绞,危难之际,始见人性丑恶。那些平时胡天海地吹牛喝酒吃肉的人,关键时刻,各自保命,全他妈的跑了。留在他身边的,只有那个一直反对他的夫人,事实证明,她对了。他造反,她劝说,劝说不成,默然支持,如今事败,怕给老公造成羁绊,投湖溺死。

希望似火,失望如烟,朱宸濠的人生如被烧毁的舰船,难济沧海……

朱宸濠找了一条小船逃跑,当时情况凶险,他居然能跑脱,可见功夫不错。小船渐行渐远,驶入茫茫鄱阳湖中,没跑过江湖的朱宸濠心中慌乱,顿感无比恐慌。突然,前面芦苇荡中散落几艘渔船,朱宸濠喊道:“渔家渡我,我有厚报啊!”几名织网的渔家二话不说把船划了过去。

朱宸濠上了船,走着走着觉得不对劲,水路愈来愈熟悉,好像是往南昌城去的,朱宸濠大叫走错了。

船中一名渔夫说没错,忽然上来两个船家把他按倒在地。朱宸濠这才看清,哪里是什么渔家,分明是细皮嫩肉的朝廷命官。

“尔等何人?”

“万安知县王冕。”

朱宸濠彻底无望,结束了!

起得仓促,败得利索,胜者为王败者寇,无话可说。经营数十年,持续四十二天的轰轰烈烈的造反运动,以王阳明大胜而结束。最后一次战役,基本上是打扫战场,决定中国命运的鄱阳湖之战,同时决定了很多人的命运。

朱宸濠被押送到南昌城,见到王阳明,朱宸濠笑呵呵地走到近前握住老王的双手,说:“先生别来无恙吧!这是我们老朱家自己的事儿,何劳王先生费心。”

老王用手一指两边的士兵。

朱宸濠见王阳明士兵军姿齐整,服软了:“我自知罪孽深重,求活无望。但是娄妃,娄谅的女儿,贤妃也。自始至终苦谏我不要造反,我并未采纳她的意见。最后她投水而死,希望先生能厚葬她。”

王阳明点点头:“你放心,我会的。”

提到娄谅,老王心里一酸,当初他还是十八岁的懵懂少年,得娄老师启蒙心智,才有后来的阳明心学。如今娄老师女儿牵连致死,老王心里不是个滋味,即刻命人寻找娄妃尸体,风光大葬。

得到王阳明的同意,朱王爷了却了最后一个心愿,再无牵挂。

朱宸濠镇定自若地坐在椅子上,喝着茶,一言不发,望着家乡最后的一抹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