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全后退,争功往上冲

人单势孤,力量不够,王阳明深切地感到力挽狂澜于既倒有多么吃力。摆在他面前的对手远比朱宸濠强大,远比朱宸濠更难对付。这事儿他一个人办不成,必须联合其他力量,尤其是皇帝身边的人。老王想来想去,只有他了,只有他能帮忙。

那个人是张永,十年前与杨一清联合干掉了刘瑾。如今八虎的时代过去了,他能够立于不败之地,其城府深不可测。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现在,张永作为皇帝先遣队,已到了杭州。

王阳明昼夜兼程跑到杭州,去找张永。

张永大门紧闭,不见他。气得老王拿起板砖凿门,破口大骂:“我是为人民而来,张公公如何不见我?”

门卫有胆大的上前阻拦,老王直接拍他个满脸花:“滚开!你算老几,叫张永出来。”要知道老王性格平和,很少发怒,这一次为民请命,真的怒了。

张永无奈,只好请王阳明进屋。

老王开门见山:“江西人民,久遭宁王荼毒。如今大乱初定,又逢百年不遇的旱灾,又要供给官军军饷,困苦已极,再这么闹下去,必逃聚山谷复为乱。到时候,有十个王守仁也收拾不过来。当初,他们被宁王胁从,如今为穷迫所激,奸党群起,天下遂成土崩之势,不可想象啊!”

张永微微颔首,深以为然:“王大人说得很对。我此次陪同是为群小在君侧,欲调护左右,暗辅圣躬,不是为了争功而来的。”

中国人向来有事全后退,争功往上冲。

老王听明白了,张永表态可以联合,但有条件,没有利益谁跟你联合?效忠陛下,为人民服务,别说那些好高骛远的好吗?政客之间的结盟必为利益联合御敌,亦为利益相互倾辄。张永是政客,王阳明也是,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就得按照规矩办事儿。

老王说:“他,我留着无用,当赠与公公。”说的是朱宸濠,那块谁都想咬一口的肥肉。

张永眼睛一亮,不敢相信王阳明这么痛快,缓缓问道:“王大人,你浴血奋战擒贼首不易,千里为官只为财,怎轻易与我?”

“因为宇宙的根本即是致良知。”

王阳明一亮心学,张永瞬间蒙了,被他的大公无私深深打动。相比之下,老王形象高大,他反而成了一个伸手邀功的小丑嘴脸。张永放下了心,王阳明真是为人民服务来的。

张永说:“皇上现在听群小的,所以王大人千万保持克制,不可激怒群小,否则无救天下之计矣。”

“明白了!有劳张公公。即刻送到。”

王阳明连夜把朱宸濠转送于张永处,而后称病居于西湖净慈寺。

江彬得知老王在杭州,假借皇帝的名义,派锦衣卫千户前来要人。

朱宸濠已经送给了张永,如今之势,只有他能挡住皇帝身边的群小。王阳明语重心长地说:“我来应对他们。张公公,皇帝那面就看你的了。”

现在,就现在,暗流涌动,硝烟弥漫,王阳明将面对以江彬为主的皇帝群小,斗智斗勇,以一敌十。

接到命令的锦衣卫千户乐颠地去了,这是一个美差,不仅可以耍威风,顺便可以敲诈发笔横财,然而他的梦想破灭了。

王阳明听到要让他带着俘虏去迎接什么大将军,他说什么也不见那锦衣卫。理由很简单,老子只认识皇帝,不认识威武大将军镇国公朱寿。大将军官阶一品,我官阶三品,文武官员不相统属,我一文官为什么要去迎接他?理是这么个理,但威武大将军和皇帝是一个人,你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万一陛下怪罪下来,怎么办?大伙劝老王去见一见来使吧,毕竟是皇帝派来的人,不迎必得罪。

皇帝身边的人哪个能得罪得起?

三司官员苦苦劝说,老王坚持己见,就是不见。王大人有原则,脾气一上来谁也拦不住。不见就不见吧,锦衣卫那位千户哥们儿等候多时了,威风没让人家发出来,按照规矩得给路费,给多少钱合适?

老王说:“给五两银子吧!”

“五两?太少了吧?”

老王一听这话就来气:“已经不少了。当年我剿匪成功,朝廷才奖励我二十两银子,我说啥了?按照我的意思,一文都不想给他。”

属下听到这话,赶紧给人拿钱去,王大人若真不给人家路费,彻底得罪了。五两,虽然少点,怎么说也是给了。二把手夹在中间不好干。果然,锦衣卫千户见只有五两,把银子一扔,愤然离去,直如打发要饭的。

属下捡起银子,灰头土脸地进了府衙。

老王笑呵呵地问:“怎么样?千户大人没要吧?”

所有属官为老王捏了把汗,按照惯例消息传到后,明日锦衣卫千户要来辞行,到时候该怎么收场?

“放心吧!我自会让他怒不起来。”

次日,王阳明起得很早,洗漱完毕,站在寺院里等着锦衣卫前来辞行。众位属官也在场,跟着王大人学习学习,看看他咋办。

千户来了,老王急忙迎上去握住千户的手热情洋溢地说:“千户大人你有所不知,正德初年我在你们锦衣卫诏狱待了很久,认识很多你们同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阁下这般轻财重义的。昨天,略备薄礼,听说你没要,哎呀我心里这个不舒服。我也没啥长处,善写文章。这样吧,我写篇表彰你的文章,让全国的锦衣卫都知晓兄弟你的义举。”

千户想发作却找不到理由,憋了半晌,咬牙切齿地点点头,一句话没说走了!

众位属官忍俊不禁,纵声大笑。

王阳明笑不出来,事态进一步严重,该来的终究会来,老王已经做好了准备。

锦衣卫千户连夜赶回去汇报工作,江彬愤怒了。

王阳明居然藏着俘虏不交出来,这样一来释放朱宸濠于鄱阳湖的计划宣告流产。绕了一大圈,江彬只想邀功而已。在江彬看来他是武将出身,王阳明上奏的功劳簿每一页都应该有他的名字。匡扶社稷,力挽狂澜的功劳竟然被弱不禁风的文官王阳明抢去了,这是武官出身的江彬无法容忍的。王阳明不可救药了,竟然不主动孝敬皇帝身边的红人,王阳明必须要教训一下。江彬与张忠等人合计,不唆,一步到位,直接置王阳明于死地,两个字——谋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