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学凶猛,看不见的刀光剑影

几天后,诏书送到西湖净慈寺,诏曰皇帝陛下已到了南京,近在咫尺,过来给皇帝请安。

王阳明没去,诏书又来,老王还不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为什么不去给皇帝请安?因为那些诏书都是假的,张忠假借皇帝之名义召见他,很可能要在半路黑了他。张永藏好了朱宸濠回到了皇帝身边,王阳明的信息来自于他。过几天,诏书又到,诏曰由于孙燧为国捐躯,江西巡抚空缺,由王阳明兼任,即刻去南昌上任。这回,老王马不停蹄地跑回南昌,因为这回的诏书是真的。

与此同时,张忠、许泰带着一路人马,以收拾残局为名,早已到了南昌,是为寻找王阳明参与朱宸濠谋反的证据。

进城之前,张忠嘱咐手下的北方军人,给大伙一次装大爷的机会,进了南昌城看谁不顺眼就揍,瞅啥好就抢,敢有怨言反抗者就杀无赦。北方军带着上级语重心长的嘱咐雄赳赳进了城,四处惹是生非,目的很单纯,就是逼王阳明出手。

张忠特别照顾老王,派了一队人马堵在衙门口詈骂老王,轮番换岗,始终保持八十分贝声音不间断,从天蒙蒙亮直到夕阳日落,比闹钟还准时。

老王的心学到了境界,污言秽语对他毫无杀伤力。他们在外面骂,老王在里面讲学。八九月份的南昌,苍穹流毒,看谁受罪。闻听北方军骂声稍弱,老王会派人去送茶水,鼓励他们继续。北方军识趣,人家都不理你,还在门口像疯狗似的狂吠,渐渐地士气低迷,最后被老王的强大心学打败了,灰溜溜地回了军营。张忠、许泰再派人去,谁也不愿意去,他们都觉得脸上无光。

一计不成,两人又想到个阴招,试图从朱宸濠党羽入手。虽然参与造反大逆不道,可是他们比张忠那帮人渣有道德底线,无一人冤枉王阳明。

突然某一天,伍文定和冀元亨被捕入狱。

什么也不问,直接皮鞭蘸凉水一顿暴揍。伍文定被打得莫名其妙的,人生最憋屈的莫过于被揍了却不知道因为什么挨揍。力工伍文定在战场上横冲直撞,从不畏死,皮鞭之下也一样。伍文定脑袋清醒着,这帮北方军很可能冲着王阳明来的。因为他是老王的得力助手之一,不打你打谁?

伍文定大骂道:“我冒着生命危险为国家平贼,有什么罪?你们这帮人渣,狗仗人势,屈辱忠义,想要为朱宸濠报仇?按法当斩。”

听这话,张忠、许泰吓得一身冷汗,伍文定也不是善茬儿,到底没拿他怎么样。

伍文定也算军人,身体素质好,是条汉子。冀元亨不同了,他是文人,几鞭子下去打昏了。弄醒了再打,折磨三番四次之后,张忠笑眯眯地问道:“听说你给宁王讲过课?”

“是啊!”文弱的冀元亨底气十足。

“为什么?”

“我劝他别造反。”

“明知道造反你还去给他讲课?你老师王守仁让你去的吧?”

冀元亨笑道:“别想从我嘴里得到什么,有种尽管招呼!”

“给我打!”

冀元亨被打得鲜血淋漓,气若游丝,犹不肯吐露半句不利老师的话。好汉,不在于多么健壮魁梧,在于关键时刻守住道义,不出卖兄弟。健壮的伍文定、羸弱的冀元亨,他们都是好汉的杰出代表。

这回轮到张忠纳闷了,在他的印象里知识分子是最怕死的,为什么眼前文弱的冀元亨竟然视死如归?心学,究竟是什么?没过多久,张忠就见识到了。别跟老王较劲,你弄不过他。

针对北方军的各种挑衅王阳明以礼待之,他能忍南昌老百姓忍不了。当初被宁王胁迫是老王解救了他们,如今有人欺负到王大人头上了,做人要讲良心。于是,南昌城出现自发组成的抗议队伍,人数愈来愈多。老王见势头不妙,赶紧写信,出榜安民,告谕南昌老百姓要有爱心,北方军人远道而来,受不了南昌的炎热与潮湿,他们漂泊在外也不容易。你们定要敦主客礼。日后,出门见到北方军水土不服死亡的,一定要停车悼念云云。

张忠、许泰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人变了,不像刚开始进城那般畜牲,反而处处为王阳明说话,到底谁给他们开工资?王阳明也给发薪,不多而已。老王拿出自己的金银,时不时地慰问北方军,病者为之医药,死者为之棺殓。渐渐地,北方军认识到——老王是好人。

因为这事儿,许泰下令严禁北方军收受王阳明的犒劳钱财。这一招,着实低劣,白给的钱不让人要,谁不问候你祖宗。该用的都用了,该找的都找了,没有丝毫证据表明王阳明参与了宁王朱宸濠的造反。

气急败坏的张忠直接找到王阳明:“宁王的钱财不少吧?交出来,我们立马撤军。”

老王笑道:“张公公,您真说对了。要说宁王那钱啊倒是有,一部分散落民间,另一部分送于京师。我这儿有份朱宸濠送礼的账单,公公是否要过目?”

没想到宁王留了这么一手,张忠愤然离去,账单上一定有他的名字。两人斗也斗不过人家,钱也拿不着,憋了一肚子气。这时,王阳明开始了反击。

老王动笔可抵十万兵马,几张大字报贴出去,北方军人心动荡,瞬间瓦解。

十二月份到了年关,冬至将近,王阳明出榜告谕南昌人民举行大规模祭奠活动,祭祀在宸濠之乱中死去的亲友。祭奠当天,南昌城大街小巷,纸钱遍地,挽联遮天,街道上处处有人祭祀,哭声不绝,偌大的南昌城变成了一座大灵堂。看到这一幕,远在他乡的北方军人思乡情绪大盛,泣不成声,纷纷请求回家。

许泰、张忠安抚不住了,两万军人齐心要求回家过年,拂众其意,若造成军事哗变,那不是闹着儿的。可是一毛没拔着,心里不平衡。许泰最后想出一个主意,王阳明是文官,他必不懂武艺,不如在教场侮辱之,以解心头之恨。计议已定,许泰、张忠集结兵马作撤军状,邀请王阳明到教场致辞。

“听说王大人文武双全,来来来,射一箭。”

“写文章那是我的强项,这个……”

“玩一玩嘛,客气什么。”

“恭敬不如从命。”

王阳明射箭,引来大批不明真相围观的北方军人。老王看了看靶子,检验了下弓箭,突然张弓搭箭,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他娘的。“嗖”的一箭,准确命中靶心!围观的北方军拍掌大叫,喝彩不断。老王又射出第二支箭、第三支箭,全部命中靶心。北方军喝彩声此起彼伏,欢声雷动,大叫道:“我军皆服王大人。”

张忠、许泰两人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本想羞辱王阳明结果被他扇了三记响亮的耳光。

那些北方军将士对老王心服口服,他们曾受领导命令为难他、刁难他、侮辱他,然而最后他们的阴损无良败倒在强大心学面前,彻底服了!

老王意犹未尽,又搭上一支箭,许泰忙握住老王的手:“行了行了,先生久在军中,果然习熟。我们见识了,别射了。”

原本是他们率领的军队,如今仿佛变成了王阳明的嫡系,士兵们围着老王无比崇拜。张忠、许泰犹如过客,默然走开。

当晚,许泰派心腹人探北方军心思。北方军皆称老王是好人,文章写得好,武艺又精,有这样的领导该有多好,建功立业,不枉为人一世!军心动荡,让几位领导情何以堪,真不知道他们带来的两万士兵到底姓啥。

张忠叹道:“北方军俱归附王守仁,怎么办?”

能怎么办?撤军吧!两人怀着对王阳明无比憎恨又无可奈何的心情撤军了,把愤怒的情绪发泄到无辜的百姓身上。临走时,他们干了一件非常缺德的孙子事,杀了几百名无辜良民,充当逆党,拿着老百姓的人头,回去冒功领赏。数百无辜百姓被杀,还搭上了老王的爱徒,受尽折磨的冀元亨,出狱五日后去世。

王阳明悲愤难当,他已尽全力将北方军对南昌人民的迫害降到了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