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搞军演,防备今时乱与后世患

正德十五年(1520年)二月,王阳明从九华山返回,途经九江,如释重负的老王去了趟庐山,于庐山秀峰石壁题刻戡乱宁王《纪功碑》,详细地记录了此次事件的全过程。功劳可以被抢走,但真相要留给后世。平宁王《纪功碑》,今存于江西省庐山峰境内的李读书台下石壁,为王阳明书法真迹。此一战,王守仁得“大明军神”的无上殊荣。

阅读 ‧ 电子书库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平宁王《纪功碑》,阳明先生真迹

《纪功碑》全文:

正德己卯,六月乙亥,宸濠以南昌叛,称兵向阙。破南康、九江,攻安庆,远近震动。七月辛亥,臣守仁以列郡之兵复南昌,宸濠擒,余党悉定。当是时,天子闻变赫怒,亲统六师临讨,遂俘宸濠以归。于赫皇威,神武不杀。如霆之震,靡击而折。神器有归,孰敢窥窃。天鉴于宸濠,式昭皇灵,以嘉靖我邦国。正德庚辰正月晦,都督军务都御史,王守仁书。从征官属列于左方。

二月份,王阳明回到南昌。经过战乱蹂躏,南昌城百废待兴,流年不利,赶上了百年不遇的大旱。大旱刚刚结束,洪水又来了,江西人民雪上加霜。洪水持续时间长,江西赣州府、吉安府、临江府、抚州府、南昌府、南康府、九江府等均遭洪水侵袭,波及范围之广,前所未见,堪称百年一遇。人员伤亡,经济损失,已经无法计算了。

面对天灾,江西巡抚王阳明上自劾疏,弹劾自己有罪,疏曰:

自春入夏,雨水连绵,江湖涨溢,经月不退。自赣、吉、临、瑞、广、抚、南昌、九江、南康,沿江诸路,无不被害。黍苗沦没,室庐漂荡,鱼鳖之民聚栖于木杪,商旅之舟经行于闾巷,溃城决堤,千里为壑,烟火断绝,惟闻哭声。询之父老,皆谓数十年所未有也。伏惟皇上轸灾恤变,别选贤能,代臣巡抚。即不以臣为显戮,削其禄秩,黜还田里,以为人臣不职之戒,庶亦有位知警,民困可息,天变可弭,人怒可泄:而臣亦死无憾矣。

奏疏中带着深深的无奈,天灾面前,人的力量极为脆弱。王阳明提出了省葬,回家看望老父亲,给祖母上坟,变着法辞职。身在南京的朱厚照很快下达批示,不允。此刻江西人民比你父亲更需要你。老王无可奈何,他已经习惯了,每一次写辞职信都没抱什么希望,这一次也一样。

好了,干活吧!

五月某日某时许,江西巡抚王阳明,在江西布政使、江西布政使司参议等领导地陪同下,深入到抗洪前线鄱阳湖进行工作指导。巡抚大人的到来,极大地鼓舞了受灾群众,他们纷纷表示感谢各级衙门和领导,他们有决心夺取抗洪抢险的最后胜利。

王阳明正在江西风风火火抗洪抢险,六月份的某天突然接到南京张永的来信,内容简明扼要:“虎旅夜惊,已幸寝谋于牛首山。”

王阳明看完,脑袋“嗡”的一声,晴天霹雳,这远比诬告他谋反还严重——朱厚照失踪了!

事情要在朱厚照抵达南京之日说起,南京兵部尚书乔宇最先发现了异象。

南京行政机构是清水衙门,每天喝茶看报纸,安抚一些提前退休人员。但南京常驻守备军,负责南畿戍卫工作,对南中国有着重要的军事意义。守备军由南京兵部直接统属,换言之兵部最高长官有兵权,在南直隶地位最高。

乔宇发现江彬所统领的锦衣卫中有很多人操西北口音,个个虎豹环眼,满脸横肉。乔宇私下里跟那帮西北锦衣卫聊天,发现他们不懂行,对锦衣卫一点也不了解。直觉告诉乔宇那帮人不像锦衣卫,更像是职业杀手。于是,乔宇找了一批江南武林高手,私下里与那帮西北壮汉过招,间接警告江彬消停点。

江彬再一次愤怒了,陪着皇帝一路南下顺风顺水,到了南直隶集中碰钉子。先是扬州知府蒋瑶,那家伙群众基础好扳不倒。再次,江西巡抚王阳明,更可怕的对手,经过斡旋,如今人家得到了皇帝的信赖,靠谗言整不动。前两个人,江彬认栽了,现在貌似南京兵部尚书主动找茬儿。转念一想,习武之人过招切磋也属正常,他判断乔宇不合作,因为另一件事。

江彬曾找南京守门官索要城门钥匙。乔宇听到后,敏锐地感觉不对劲。南京城门隶属兵部管理,昼开夜闭,遇到紧急情况须向兵部申请,获得批示方能开门。江彬一外来户,掌握锦衣卫,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城门钥匙?其目的不言自明。

乔宇下达命令,所有城门钥匙收归兵部管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好使。如果江彬再来要,让他来找我。

江彬身为威武大将军的副手,也就是威武副将军,皇帝老大他老二,一个南京兵部尚书竟然不把他放在眼里。江彬要钥匙,乔宇不给。江彬态度恶劣,威胁恫吓,乔宇也不是善茬儿:“要钥匙不给!你要真想弄死我,还得劳烦你打听打听清楚。”说罢,乔宇飘然而去,徒留江彬直愣在原地,啥意思?

在官场混迹多年,江彬本能觉得乔宇的硬气是有资本的。江彬不信那个邪,蒋瑶、王阳明搞不定他都认了,难道说突然来找麻烦的乔宇还搞不定?江彬让锦衣卫开始追查乔宇的背景,情报一封一封回来,看得江彬触目惊心。先是乔宇与张永关系亲密,江彬知道张永动不得,自己只是一时得宠,并未嚣张到刘瑾当年的水平。横行一时的刘瑾怎么样?一样被张永和杨一清联合干掉了,所以这个人碰不得。再往深一层追查,江彬又傻了,乔宇居然是杨一清的学生,换言之他是朱厚照的同学。

江彬发蒙,难怪乔宇那么硬气,原来有张永和杨一清两位官场绝顶高手撑腰,碰上这样的茬子只能忍气吞声。皇帝身边的红人又能如何?要知道朱厚照虽然追求个性,伦理道德在他心中依然占有重要地位,尊重杨老师便是例子。

江彬惊得两眼冒光,险些冲动踩了地雷。

那么好了,面对蒋瑶、王阳明、乔宇、张永、杨一清,江彬一挫再挫,他不得不亮出杀手锏,扳回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