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浦,朱厚照的人生终点

正德十五年(1520年)六月丁已朔,南京牛首山。

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四月,“兀术趋建康,飞设伏牛首山待之”。史载当年岳飞在这里大败金兀术。尚武的朱厚照对此神往已久,缅怀先烈,站在山头仿佛看见当年的金戈铁马,沙场角逐。朱厚照在牛首山玩得兴起,竟然夜不归寝,连同皇帝护卫江彬等人也消失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次日,不见皇帝回来,乔宇飞报张永,他们心惊肉跳,不想看到的事终于发生了。

张永说:“别着急,再等一等。”

朱厚照行为无常有目共睹,很可能与几个跟班在野外点个篝火啊,深山露营啊,都是有可能的。假如他们突然行动,万一明天朱厚照大摇大摆地回来了,不好解释。等一等,看一看,再做决定。一连等了十多天,不见朱厚照回来,乔宇抓狂,问题严重了。皇帝在他的地盘上真要出了事,那么作为南京守备司令的乔宇只能以死谢罪。就算他脸皮厚不想死,杨一清也会整死他。

张永满脑门子冷汗,城府甚深的他现在也乱了方寸。

“我去集结部队,去找人。”

“不用!”张永脑际里飞快思考着一些问题,“让他出面,他应该有办法。”

“谁?”

“王守仁。”

老王接到信后,经过分析情况,给张永写了一封安慰信,叫他们不用紧张,如此这般。接到信后,南京守备军突然行动,对牛首山等地区展开地毯式搜索,与此同时王阳明跑到九江,举行盛大阅兵仪式。继而又跑到了赣州,老王在他的根据地集结部队,召集老部下,举行声势浩大的阅兵式。

王阳明身边的官员学生很多人理解不了,直爽的龙光问道:“朱宸濠既平,这又是干啥?”

老王说:“我听说交趾有变,防备着点。一旦他们内部发生政变,我军即可乘机直捣黄龙。”老王指出赣南之地士兵要经常进行演习,不得间断,因为他们处于帝国南疆,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老王原本撒了个谎,没想到二十年后居然起了作用。

越南黎朝国君黎昭宗被莫登庸驱逐出境,建立越南莫朝。当时嘉靖刚刚即位,派人去诏谕其国,赶上越南大乱,不了了之。1525年,黎昭宗遣使赴明朝朝贡请求册封,希望得到大明北京政府的支持,可惜被莫登庸截杀了。于是,莫登庸遣使赴明,称黎朝子孙灭绝,无人继承皇位,他众望所归当了皇帝。嘉靖派人暗中核查莫登庸欺君罔上,嘉靖帝大怒,拟定军事计划,由云南、贵州、广西、广东调兵,征讨越南。当时广州地区部队训练有素,迅速集结,他们依旧保持着当年老王留下来的光荣传统,所以一旦有事,反应非常快。最后,莫登庸掂量自己干不过大明,只好赔款割地投降,大明遂取消了征讨计划。

王阳明的阅兵仪式声势浩大,他这么七搞八搞的,起到了效果。他撒出去的眼线回报,赣州府旁边的吉安府万安县发现了很多可疑之人。他们民夫打扮,每个人都背着黑布包裹的家伙,显然是杀人利器。虽然民夫打扮,可是每个人掩饰不住嚣张的官架子和眉宇间的戾气。纵然不穿飞鱼服,不挎绣春刀,白痴也能认出来他们是锦衣卫。那帮锦衣卫来自南京,是江彬派来的。

王阳明笑了,他从九江跑到赣州来回折腾,终于收到了成效。他在给江彬传递一个危险的信号——最好老实点。宁王十万大军本院尚能破,你才几号人马。

江彬不白痴,他比朱宸濠更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有多大能耐。王阳明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剿灭盘踞江西、福建、广州、湖南等处盘踞二三十年之久的土匪。又逢宁王造反,从他招募义军到平乱,仅仅用了十多天。再遭他们几人的政治暗杀,岿然不动。这么一狠人,但凡精神正常的主儿都不会去惹他。江彬更不会,于是消失十多天后的朱厚照乐呵呵地回来了。对于去了哪儿,干了什么,皇帝陛下绝口不提。

王阳明再一次利用他的指挥,成功“平乱”。

闻听皇帝陛下心情不错,王阳明重上江西捷音,重新拟定功劳簿,把江彬等人生编乱造地加了进去。这需要强大的小说写作能力,既要例子生动,又要符合事实,还不能让人看出逻辑硬伤。当然,这样做成功地从侧面烘托了幕后总指挥朱厚照,是他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而真正戡乱的主帅王阳明等人则成了端茶送水的跑龙套角色。

朱厚照看后很满意。群小也表示满意,在他们看来王阳明终于开窍了,斗争的结果最终以他们大获全胜而告捷。朱厚照接受了王阳明的提议,献俘南京,并为被“朱宸濠余党”残害的冀元亨平反昭雪。

正德十五年(1520年)八月的南京上演了一场滑稽大戏,主演朱厚照、朱宸濠,当天若干锦衣卫充当群众演员。

只见朱厚照一身戎装,犯人朱宸濠从囚车里被释放出来。朱厚照挥舞宝剑疯狂砍杀追赶,朱宸濠像被耍猴似的玩弄,没有比这更令人感到屈辱的。玩腻了的朱厚照亲手抓住朱宸濠,平定大乱,遂打道回府。

朱厚照路过淮安府清江浦(今江苏省淮安市清浦区)在积水池钓鱼时,船突然翻了。朱厚照落水,被救起,从那以后,疾病缠身,一蹶不振,演绎了一段千古之谜。正德十六年三月丙寅(1521年4月20日)崩于豹房,年三十一,庙号武宗,谥号承天达道英肃睿哲昭德显功弘文思孝毅皇帝。

《明史》评:

明自正统以来,国势浸弱。毅皇手除逆瑾,躬御边寇,奋然欲以武功自雄。然耽乐嬉游,近群小,至自署官号,冠履之分荡然矣。犹幸用人之柄躬自操持,而秉钧诸臣补苴匡救,是以朝纲紊乱,而不底于危亡。假使承孝宗之遗泽,制节谨度,有中主之操,则国泰而名完,岂至重后人之訾议哉!

《明史》对朱厚照评价相当公允,先扬后抑带可惜。明朝自从正统发生土木堡之变以来,国势每况愈下。到了朱厚照接班时不容乐观。朱厚照具有中兴之主之才能,肯定了他亲手剪除刘瑾,御驾亲征取得应州大捷等胜利,大有以武功光复先祖盛世之势头。然而,任用群小,给他们加官晋爵,致使朝纲紊乱,但不至于彻底危亡。全因正德朝有一批大臣,作为国家中坚力量,匡扶社稷。朱厚照也看出来他们能撑着,要不然也不会耽乐嬉游。最后一段评价叹息道,朱厚照如果利用他的聪明才智兢兢业业治国,政绩完全会超过他父亲,大明中兴之主,岂至于让后人议论纷纷,指手画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