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院失火与天人感应

次年,王阳明带着夫人诸氏回余姚老家省亲。

在外打工子弟逢年过节,最能令家人激动之事无非带对象回家过节,何况王阳明与诸氏结为伉俪,带媳妇回家省亲。王阳明路过上饶(明属广信府)听说娄谅在此讲学,“做圣贤”的想法又冒了出来,早已心向往之,特意去拜访娄老师。今江西省上饶市水南街劳动路娄家巷30号为当年娄谅、娄性父子讲学之地,为上饶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一年,娄谅六十八岁,王阳明十八岁。

娄谅,字克贞,别号一斋,明代著名理学家。娄老师大有来头,他有一个女儿嫁给了后来的宁王朱宸濠(宁王兵败,娄妃投水自尽),也算“皇亲国戚”了。娄老师不像王阳明那么干脆,打小立志做圣贤,但也稀奇古怪,少年得志。娄老师年轻时对理学很感兴趣,四处求师问教,跑遍了半个中国。经过一些人一些事,方知那些头顶光环的专家教授们,其实狗屁不通,比普通学者强点有限。大学问家们忙着办辅导班,没工夫研究学问,也懒得研究,悉心教导培养举子们,有两个中举的,下一期生源便不是问题。人间熙攘,皆为利往,娄谅失望透顶,不由得讽刺了一句:“大家所说举子学,非身心之学问。”就在他心灰意冷之际,听闻抚州府崇仁(今江西抚州市崇仁县)有一叫吴与弼的牛人,学问甚深,也开课收徒办培训班,但不以科举考试为主。大学问家娄谅见得多了,没几个有真才实学的,他也没抱着多大希望去见吴老师。到了之后,娄谅惊讶地发现,吴与弼才是真正的学问家。

吴与弼,号康斋,今江西省崇仁县东来乡小陂村人,明代著名理学家。且说吴老师没有师承关系,没人教他,完全闭门造车,好在天资聪颖。传说吴老师经常后半夜睡不着觉,哭天抹地的,久而久之哭出了心得,自学成才,创立崇仁学派。吴老师教出的学生非常“狠毒”,一下山就名动天下,主要有陈献章(陈白沙)、娄谅、胡居仁、罗伦、谢复、胡九韶、周文、杨杰等。清代著名思想家黄宗羲著作《明儒学家》一书中,将《崇仁学案》位列第一。

娄谅这小伙子长得一看就像人才,吴老师甚喜,收下为徒。学习时间一长,吴老师发现娄谅乃一性情中人,豪迈之士,不屑于凡俗事物,油瓶倒了都不扶的主儿。对于做学问而言,没有严谨的精神,事事不关心,岂非成了空谈,这种态度非常危险。于是某次吴老师带领学生们在田间劳作,吴老师对娄谅说:“学者须亲细务。”天性聪明的娄谅一下子顿悟了。此后洗衣扫地亲自为之,不劳烦僮仆。这一切,吴老师都看在眼里,孺子可教也。果不其然,后来娄谅成了吴老师的关门弟子。吴老师将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于他。

娄谅在吴老师处学习几年,返回上饶。景泰四年(1453年),娄谅乡试中举,具备了做官的资格,要想仕途辉煌还得参加会试、殿试。考中了举人,全家高兴,唯独娄谅反应平淡,他志不在此。他觉得科举与做学问相比,简直不值得一提。为了做学问,娄谅又跑到吴老师处学习。如此往返十余年,娄谅他爹实在受不了,强烈禁止儿子胡闹要求他去科考。父命难违,娄谅于天顺七年(1463年)去南京参加进士考试。

娄谅走到浙江衢州,忽遇逆风,船无法起航,前去赶考的举子们坐等天晴。娄谅望望天,转身就走,悠哉地回到了上饶。老爹见他回来了惊诧万分,问清情况,气愤万分,又没山崩地裂,洪水泛滥,凭什么不去科考?娄谅解释说:“此次科考非但不能中举,会反遭奇祸。防微杜渐,是以我才回来了。”理由编得充分点也行,这也太牵强了。家里人无可奈何,娄谅多年研究学问,难道说他已经成仙得道,心入化境了吗?家里有个能折腾的祖宗谁也没辙。然而,没过多久娄谅的话居然应验了。正当家里人满腹狐疑时,南京考场传来了消息——贡院失火。

天顺七年(1463年)二月九日,南京考场发生特大火灾,烧死举子九十余人。朝廷迅速对有关部门有关领导下狱处理,遇难的贡士皆赐进士出身。经过这件事,大家觉得娄谅成了半仙,对他钦佩有加。娄谅则认为此乃研究理学,静久而明之结果,这或许是儒家常说的天人感应。

天顺七年癸未科会试,因考场失火,改至当年八月举行,殿试推迟至次年(甲申)三月。为了满足家里人殷切期望,娄谅再次上路,名列乙榜,没有进京参加殿试的资格,但具备了做官的资格,官职通常比较小而已。娄谅不在乎,去了成都上任待了两个月就申请病退,回家研究理学,终成一代宗师。天顺八年(1464年)甲申科殿试金榜有三人值得一提,分别是二甲第一人李冬阳(官至内阁首辅)、二甲第三十九人焦芳(阉党,官至吏部尚书)、三甲第二十一人刘大夏(官至兵部尚书)。

理学一词,经常会出现,它是儒家哲学思想的一种,那么什么是“格物致知”,什么是理学?什么又是哲学?对我们的生产生活有什么意义,且看下面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