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禄大夫新建伯,卷土重来

嘉靖四年(1525年)正月,王阳明的夫人诸氏去世了。

说句实在的,王阳明与夫人诸氏感情一般,她死的时候老王哭了一通,第二天继续讲学,连篇祭文都没写。诸氏夫人在《王文成公年谱》中一共露面两次,第一次是结婚,“弘治元年戊申七月,王阳明亲迎夫人诸氏于洪都”。然后是“嘉靖四年正月,夫人诸氏卒”,很悲哀。很多时候,诸氏更像一个保姆,照顾老王饮食起居,往往忽略了夫人的身份,因为她没有给老王留下什么。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正德五年(1526年),五十五岁的王阳明续娶张氏为妻,十一月得个大胖小子。老王喜极而泣,这么多年不是他不行,是夫人诸氏不孕不育。亲生儿子王正亿,那就是证明。

大伙听说老王生了儿子,纷纷前来祝贺,有当地两位年逾九十岁的老寿星写诗道喜。诗写得水平一般,但人家心是热的,老王不容易啊,给孩子一顿夸奖。

老王回赠诗曰:“何物敢云绳祖武?他年只好共爷长。”意思是说,谁敢保证孩子长大后能继承祖业,能活两位老寿星这么大岁数就行啦!此诗句轻描淡写,足见王阳明激动而喜悦。一个生命的诞生是一项复杂而神圣的生物工程,尤其像老王这种土埋到头的人,那是难以言表的幸福心情。

嘉靖六年(1527年)五月,一纸诏书打破了老王平静的生活,诏曰兼任都察院左都御史(正二品),征思、田之乱。

广西少数民族卢苏、王受煽惑大众造反生事。事情因为广西田州世袭知府岑猛而起,他管理思州、田州等地,大致范围在今广西壮族自治区西南部地区,事情也不怨人家岑猛,广西巡抚见岑猛发展迅速日进斗金的,眼馋了,没事找他喝酒,顺便暗示敲诈。岑猛摆明立场,钱还有别的用处,老子不给你。广西巡抚撞了一鼻子灰,越想越觉得窝囊。中原官员向来看不起南蛮夷人,认为他们是未开化的野蛮人,啥也不懂的土老帽。广西巡抚玩起了政治手段,向京城奏报,称岑猛交通敌国,蓄意谋反。

岑猛一听广西巡抚北上告状,集结部队,真的造反了。

嘉靖派姚镆率军前去平叛。姚镆,弘治六年进士,任礼部主事、进员外郎、广西提学佥事。在两广、福建等地南疆基层干过工作,对南蛮夷人非常了解。嘉靖四年,姚镆任右都御使史,提督两广军务兼巡抚,调集兵力,共八万人,前去平叛。姚镆在此工作多年,有一定声望,夷人看他眼晕。姚镆也认为夷人必须要教育,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政治方针。胡萝卜他没用,直接用大棒子一顿捶。

姚镆到了广西即刻展开工作,两个回合,把岑猛打得丢盔弃甲。

岑猛被迫投降,姚镆冷笑一声,早想什么了?官军一来打不过了想起来投降,等官军一走,再起来作乱。你以为朝廷官员都二百五啊!

姚镆拒绝了岑猛的投降,摆明了要杀到底!

岑猛无奈之下跑到了岳父大人的地盘上。老岳丈正因为女儿被岑猛冷落生闷气,借此机会,把岑猛鸩杀,交给了朝廷。姚镆还不依不饶了,开棺鞭尸,这就有点过分了。岑猛的部下卢苏、王受逃到越南扬言借兵二十万,构众煽乱,重新与官军展开游击战。事情愈演愈烈,两三年间声势浩大,姚镆集结四省兵力,不能剿灭。就在大家都没辙的时候,嘉靖忽然想起了王阳明,让他去平叛。

老王接到诏书冷笑一声,算了吧!都快六十的人了,跟你扯那个淡去。太平时候忙着享乐,国家有难想起我来了,不带这么玩儿人的。

老王写了一封奏疏:

臣伏念君命之召,当不俟驾而行,矧兹军旅,何敢言辞?顾臣患痰疾增剧,若冒疾轻出,至于偾事,死无及矣。臣又复思,思、田之役,起于土官仇杀,比之寇贼之攻劫郡县,荼毒生灵者,势尚差缓。若处置得宜,事亦可集。镆素老成,一时利钝,亦兵家之常。御史石金据事论奏,所以激励镆等,使之善后,收之桑榆也。臣以为今日之事,宜专责镆等,隆其委任,重其威权,略其小过,假以岁月,而要其成功。至于终无底绩,然后别选才能,兼谙民情土俗,如尚书胡世宁、李承勋者,往代其任,事必有济。

大致意思说非常感谢皇帝还能想起老臣,让我去的话,哪里敢不去。但是呢,老臣疾病缠身,身体状况江河日下。我想了想思田之乱的始末,这事儿应该采取怀柔政策。处理得当,完全可以平息。皇帝你也别着急,姚镆老成持重,兵家胜败乃常事也。现在应该激励姚镆,让他努力工作。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再考虑换人,诸如胡世宁、李承勋,他们都行。

奏疏上去后,嘉靖立刻作出批示,给姚镆一次主动辞职的机会,赶紧让贤。

嘉靖认准了老王,非他莫属,必须得他去。

朝廷让步了,王阳明不去不行了。收拾收拾行李,最后看了一眼六个月大的儿子,老王流着泪恋恋不舍地上任去了。他心里清楚,以他现在的健康状况,此一去或成永诀,很可能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