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一路走好

桂林,十几万人马集结,对贼众展开新一轮剿灭战役。

王阳明召开军事会议,商讨如何对敌用兵,是彻底剿灭还是招降安抚?会议上,大家一致认为当彻底剿灭。断了敌国与内贼交通线,重兵镇压,确保南疆安宁。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你们说得也在理,但是……”老王说道,“十八九年之间,反者数起,征剿永无休息,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们没有尊重人家的风俗生活。贼人宁使一方之民久罹涂炭,宁负朝廷,而不敢犯众议,已经说明了这个道理。田州紧挨着交趾,其间深山绝谷,必须要扶植少数民族官员,借其兵力,以为中土之屏蔽。如果尽杀其人,改土为流,则边鄙之患,那就不敢想象了。所以,当今之策,重在安抚。”

这是老王的思想战略,但上面不那么想,尤其是内阁首辅桂萼。他在第一时间给老王写信,称务必剿灭诛尽,而后进攻交趾国。王阳明拒绝了,他上疏嘉靖称需要安抚,作为大明之屏障。桂萼听到这个消息,怒不可遏。因为按照老王的思想战略行事的话,即便平叛了,功劳簿上也没他的名字。当官的谁不想捞点政绩,也好看也好听。

经过宸濠之乱,王阳明政治水平成熟多了。他深知攘外必先安内的道理,想要平叛必须安抚朝中那帮大爷们,省得他们在皇帝耳边说三道四,那时将会引起更大的动乱。老王想来想去,给北京的杨一清、方献夫、黄绾等大臣去了信,称“惟大臣报国之忠,莫大于进贤去谗。东南小丑,疮疥之疾平”,平叛这点事儿很简单,不是吹啊手到擒来。我已经病入膏肓了,支持不了多少时日。日后平叛成功,希望杨少师能够举荐我做个国立大学的讲师,我就已经感激不尽,日后必然图报。

老王的意思非常明确,在他看来当今嘉靖朝势力最大的人不是内阁首辅桂萼,而是重新起复的杨一清。真心希望老杨能支持他,平叛成功后,所有功劳都给他。杨一清点头称善,作为王阳明后方的强有力支持,表示放手去干吧!

王阳明开始了清剿工作,他对待匪众还是一贯的态度,能安抚的尽量安抚,不能招降的坚决剿灭。

老王率领几千官军来到南宁,这里距离卢苏、王受老巢最近。

老王写了封信送进去,两位头领看了惴惴不安。他们听说过王阳明的大名,太清楚他的用兵之道。当年,江西、广州土匪多么猖狂一样被他剿灭了。两人掂量掂量手里这点人马,跟王大人对着干,如同以卵击石。可是,老王太过狡诈,实实虚虚,虚虚实实,天知道这封劝降信是不是判决书?

彼此双方展开了对话,老王要求他们缴械投降。卢苏、王受表示投降可以,但是思州要换上他们的人马驻防。老王答应了,但是作乱两年,不给你点儿教训是不行的,每人打一百军棍,意思一下,事儿就过去了。

卢苏、王受两人一合计,可以,值得了。于是,两人被打了一百军棍,换上了他们的人马,事情结束。老王顺便剿灭了盘踞在大藤峡已久的贼人。

大藤峡贼众自从洪武年间造反,一直以来无人问津,与当地官府对抗,俨然形成国中国。没钱了,就去四处打家劫舍,官军一到逃入山里,假意投降。享受完朝廷的赏赐,再起来闹事。嘉靖帝下令彻底清剿。大藤峡剿匪基本是南赣剿匪的翻版,老王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搞得贼人晕头转向,然后一如既往采取偷袭的方式,诛杀三千余贼人,捣毁大藤峡窝点。

嘉靖七年(1528年)九月,广西平定。

王阳明给朝廷写了捷报奏疏,又给家里写了一封信,一切安好,叛乱平定,他马上要回家了。要回家去看儿子,已经会叫“爸爸”了吧?等他习字时,承欢膝下,给他讲心学,一如当年他在爷爷竹轩翁怀里,聆听圣学。

老王憧憬着幸福的喜悦,一刻不停地往家赶。

亲朋友好听说老王要回来了,非常高兴,备好了好酒好菜为他接风,然而他们迎回来的却是老王的遗体。

那天,阴,刮着风。

王阳明勉强支撑病体与前来送行的军官、士卒、官员告别,他们陆续离去,独留学生们。

老王望了一眼阴霾的天际,缓缓吟诵道:“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此为心学四句要诀,汝等切记!”他的声音微弱,迎着风却响亮了上下左右,古往今来。

路经一伏波庙,老王撑着病痛的身子前去拜祭,年少做的那个梦,终得应验。

嘉靖七年十一月,老王的船到了南安府,门人周积、张思聪闻讯赶来送行。

老王强撑着坐起来,咳喘不已,缓缓地说:“近来学习如何?”

两位弟子见老师满面病容,简略回答,忙问老师身体如何。

老王笑了笑:“身子已经死了。未死者,唯有一口元气而已。”

阅读 ‧ 电子书库

阳明先生墓,建于明嘉靖八年。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浙江省绍兴市兰亭镇花街洪溪鲜虾山南麓

“先生,少安毋躁,我们这就去找大夫。”

“不必了……”说完,老王昏迷了过去。

昏迷了三天的老王悠悠转醒,艰难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青龙铺。”

十一月二十九日,老王召周积等人,良久,他才睁开眼睛说:“吾去矣。”

周积等人泣不成声:“先生,您还有什么遗言?”

老王微笑着说:“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顷之,瞑目而逝,死于肺疾,时间定格在嘉靖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辰时,即公元1529年1月9日8时许。王阳明走完了光辉的一生,年五十七岁。

门人及会葬者千余人,麻衣衰屦,扶柩而哭。四方来观者莫不交涕。洪溪去越城三十里,入兰亭五里,那是老王活着的时候亲自选的墓地。

朝廷予谥文成,赠光禄大夫、柱国、新建伯,隆庆时追封侯爵,称新建侯。万历十二年从祀于孔庙,奉祀孔庙东庑第五十八位。

主要弟子及粉丝:徐爱、冀元亨、王龙溪、钱德洪、黄绾、王艮、刘宗周、聂豹、王栋、朱恕、颜钧、王襞、罗汝芳、何心隐、李贽、焦竑、周汝登、贺麟、徐阶、徐渭、海瑞、张居正、徐光启、汤显祖、黄宗羲、曾国藩、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孙中山、宋教仁、陶行知、蒋中正、中江藤树、佐久间象山、西乡隆盛、吉田松阴、高杉晋作、河井继之助、东乡平八郎、岩崎弥太郎、涩泽一、渡祐策、三岛由纪夫……

《明史》赞曰:

王守仁始以直节著。比任疆事,提弱卒,从诸书生扫积年逋寇,平定孽藩。终明之世,文臣用兵制胜,未有如守仁者也。当危疑之际,神明愈定,智虑无遗,虽由天资高,其亦有得于中者欤。矜其创获,标异儒先,卒为学者讥。守仁尝谓胡世宁少讲学,世宁曰:“某恨公多讲学耳。”桂萼之议虽出于忌之私,抑流弊实然,固不能以功多为讳矣。

立功、立言、立德,三真不朽,千古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