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斗争

交易员和数量分析师有着不同的文化。交易员就像两三岁的小孩,他们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分散,而且想到什么就想立刻拥有。幸运的是,他们没有三分钟的热度。数量分析师就像是同龄人当中早熟聪慧的一群人,陶醉在自我价值中。他们需要别人不断地肯定、安抚和赞扬才能不断进步。要想管理一个交易大厅,就得学会当幼儿园的老师。

越来越多的交易员拥有了研究生学历,但接受高等教育并不是为了获得知识。泡妞、酗酒、吸毒、运动、玩音乐和谈更多的恋爱成了他们攀比的主题。可以想象,数量分析师则是另一副样子。两者的区别就好比斯布林斯顿(Springsteen)和肖斯塔科维奇(Shostakovich)、黑泽明与金·凯瑞、克兰西(Clancy)和席琳·迪翁(Celine Dion)那样巨大。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最早的数量分析师对金融市场如何运行知之甚少,他们对金融工具、交易策略和客户需求了解得也不够,于是有些人就表现出骄傲和高人一等的姿态。这让交易员很不爽,虽然他们没有博士学位,但他们有着良好的业绩和对市场的深刻了解。

一个和我们共事的老数量分析师刚刚四十出头。他在社会主义国家长大,对期权和互换一窍不通,对市场如何运行也一知半解。但在他的专业领域里,他发表过许多论文,受到业内好评。他是个重要的研究人员。

此外,数量分析师经常上交易员的当。在我们的晨会上,债券部门的主管会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对远期收益、均衡利差和风险统计做详细的分析。他装模作样,让人以为他在心算。他没上过大学,但却说他在“垃圾桶”大学读的博士。比他年纪小、念过大学的员工都对他的心算技能佩服得五体投地。但他其实在开会前就拿着计算器,花了好几个小时把这些数算出来。他用小小的诡计就把我们都骗了。

我们的数量分析师团队属于克林贡人[24],其中一个是“史巴克先生”,我们一见到他就会做出瓦肯人的V字形手势。还有一个“莫克”[25],他的口头禅就是“纳诺纳诺”。我们总是想找一个叫“明迪”的人来捉弄他一下,但现实总是让我们失望,我们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找到叫这个名字的女性。团队里还有一个“我们喜爱的火星人”。之所以给他取这个绰号是因为他的说话方式很干脆,而且断断续续,和电视里的一个人物很像。数量分析师都很讨厌这些绰号。这样有利于加强内部团结。

一天晚上,文化差异似乎消失了。交易员去了一家新开的酒吧,莫克去剧院看《蝴蝶夫人》。一个做互换的交易员莫名其妙地以为莫克要去一家东方特色的娱乐场所,也想跟着去。当莫克说票已经卖完了,不能带他去时,这个交易员快气死了。

[24]克林贡人和瓦肯人是《星际迷航》中的外星种族。——译者注

[25]莫克和明迪是美国电视剧《莫克和明迪》的主角。——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