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送带

数量分析师慢慢地成了交易大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在新产品,尤其是衍生产品的定价和建模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其中一些人参与到了复杂投资组合风险的交易和管理当中,而另一些人则成了公司的营销工具,常常被公司拿去忽悠客户。数量分析师加深了对市场的了解,而交易员也开始明白他们能够发挥什么作用。这种共生关系的关键在于交易现在几乎需要依赖计算机才能完成,而支持交易完成的计算机系统需要数量分析师来维护——他们是不可替代的。

当数量分析师变得越来越重要,薪酬问题也开始凸显出来。交易员利用数量分析师成果的时候十分开心,但对他们的贡献却不愿提及,尤其是到了年底算奖金的时候。交易员的原则是“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数量分析师想了各种办法来获得别人的认可。一个分析师在他的程序里植入了一些代码,这些代码能够记录别人使用他开发的软件的次数,这样分析师就能够用这些数据来计算他的贡献和创造的价值了。有些人则干脆放弃,转行做了交易员。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许多老总就选择了这条路。

公司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先招一些科学家,然后按照市场需求把他们训练成数量分析师。现在,公司直接招收数量金融专业的毕业生。他们在学校里学过金融和交易行业中会用到的数学课程。一些科学家可以通过研究生项目让自己成为金融从业者。这就是数量分析师的传送带。

供给远远超过了需求——每一所大学都开了数量金融专业课程。许多人将这些课程看作取得金融行业中高薪工作的敲门砖,因此对课程的需求量很大。在一些大学教育由政府公办的国家里,这些课程有其他的目的:教育机构可以全额收费,用这笔资金来开展研究,还可以用其中一部分补贴像古希腊语等冷门专业。各个大学激烈地抢夺生源,它们请营销顾问来帮忙宣传自己的学校。它们的口号几乎如出一辙:“取得数量金融学位就意味着丰厚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