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剧院

在衍生品定价当中,期权定价一直是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标。布莱克、斯科尔斯和默顿解决了这个难题,从而赢得了广泛的赞誉。他们的公式如此优美典雅,可以称得上是衍生工具领域的大卫。这是金融经济学领域最耀眼的成就。

期权定价就像围绕着天堂和地狱的古典神学问题。期权购买者处在天堂,他们的潜在收益没有上限,但他们的损失最多是他们支付的期权费。而期权的出售者正好相反,他们身处地狱当中。他们收益有限,但承担着无限损失的风险。期权的价值完全取决于期权到期时标的股票的价格(为了简便起见,我在此选股票做例子,但其中的原理适用于所有的金融资产)。美式期权稍微复杂一点。美式期权的持有者可以在期权到期之前行权。你要知道你购买期权时到期权到期时股票价格的走势。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要想给期权定价,你得能预见未来。但是,如果你真能预见未来的话,你干吗还需要期权?

在快乐三组合出现之前,期权作为金融工具还默默无闻,通常只出现在报纸上狭窄的分类广告栏,就好像粗制滥造的征婚广告。“买家诚征通用汽车看涨期权,为期1年,行权价格40美元。愿意支付合理的报价。”

期权定价主观性相当强。看涨期权中,当买家认为股票价格会走高,他们就愿意支付更多的钱。定价取决于你预计期权到期时股票的价格。但如果每个人都认为股价会上涨,那么谁也不会把期权卖给你。这就像讨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期权的价值无法用客观的标准来衡量。布莱克、斯科尔斯和默顿改变了这一状态。

有趣的是,布莱克和斯科尔斯最开始并不打算解决期权定价问题,他们是想如何给股票定价。恰好,以公司净资产为标的的看涨期权和普通股的股价变动很相似;偶然之间,一个伟大的模型就这样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