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字母的悲剧

交易员不需要很了解模型。正如伊曼纽尔·德曼所说:“环法自行车选手不知道牛顿定律也照样能在弯道处转弯。”交易员利用模型来定价,更主要的还是用它来给他们的交易设置对冲。这也是复制方法重要的原因。

交易员用希腊字母来衡量风险: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Delta(Δ):Δ是期权定价模型方程中期权价格对股价的导数。它衡量的是股价变化对期权费产生的影响。

Gamma(γ):γ是期权定价模型方程中期权价格对股价的二阶导数,它表示股价变化对德尔塔产生的影响。

Vega(κ):κ是期权定价模型方程中期权价格对股票收益变动程度的导数。它代表股票收益变动对期权费产生的影响。

Theta(τ):τ是期权定价模型方程中期权价格对距离期权到期时间长短的导数。它表示当到期日越来越近时,期权费会如何变化。

Rho(ρ):ρ是期权定价模型方程中期权价格对无风险利率的导数。它表示的是当利率变化时,期权费会如何变化。

通过定价模型,交易员能够得出这些风险系数,然后在市场上通过买卖来化解这些风险。如果模型有错,那么价格和对冲设置也会跟着错。

所有的模型都会做前提假设,否则它们也不会被称为模型。但问题是这些假设很少符合现实情况。期权模型假设资产无时无刻不在交易,但事实并非如此。模型假设价格不会出现跳跃式的变动,事实却经常如此。模型假设价格变动呈正态分布,其实它们并不是这样。模型假设你知道从现在开始到期权到期这段时间内价格的波动率,但你只能做出猜测。这些都是显著的缺点。

此外,使用模型还会遇到一些更加细微的问题。你不但要知道波动率,还要知道资产价格变动的轨迹。15%的波动率可能是一系列小的变动累加引起的,也可能是由一个大的变动引起的。如果变动率是由于一个大变动导致的,交易员很难化解由此产生的风险。市场变动并不像理论描述的那样简单、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