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型失灵

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模型失灵那种巨大的痛苦。我之前经受过几次失败,但好在还能够对付,我才保住了饭碗。之后,我和一个优质客户达成了一项为期半年的外汇期权交易,价值10个亿。销售柜台的员工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我傻傻地同意了。这项期权看涨美元同时看跌澳大利亚元,行权价格为0.7210美元比1澳大利亚元。对手有权从我手中买入10亿美元,他们相应地支付给我1386962552澳大利亚元。他们只有当澳大利亚元兑美元的价格跌到0.7210以下时(比如0.70),才能行权。

我在外汇市场上买卖,来给我的期权设置对冲。根据我们的定价模型,我得卖出澳大利亚元,买入美元。具体就是让期权的德尔塔和外汇交易的德尔塔匹配。如果澳大利亚元价格走低,对方就很可能行权,那么我就得卖出更多的澳大利亚元,买入更多的美元。这样等到对方行权时,我才能有足够的美元支付给对方,同时可以用收到的澳大利亚元填补之前卖出去的仓位。如果澳大利亚元价格走高,由于对方行权的可能性不大,我就减持对冲的仓位。这种方法叫德尔塔对冲或者动态复制。这个工作貌似十分简单,连猴子都能干。这也是我为何能得到这份工作的原因。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一切正常,直到到期前的最后一天。澳大利亚元兑美元的汇率为1∶0.7330。这个期权成了价外期权,没有什么价值。德尔塔接近0。按照模型,我不需要做对冲。对方在期权到期时不会行使期权。

期权的到期时间是东京时间下午3点。一天的交易活动开始了,我正在交易大厅里参加例行早会。突然,我听到经纪人那边传来一阵阵尖叫声。原来一家对冲基金正在疯狂地抛售澳大利亚元。那家对冲基金趁着大家还睡眼惺忪的时候在悉尼早市上出售大量的澳大利亚元。澳大利亚元兑美元的汇率此时跌到了1∶0.722附近。其他的交易商也跟风抛售。到了11点左右,1澳大利亚元的价格跌到了0.7208至0.7215美元之间。我的心七上八下。

汇率现在接近了期权的行权价,行权的可能性十分大。期权的德尔塔值现在接近0.5,输赢只在一念之间。由于汇率变动得太突然了,我已经来不及设置对冲。市场出现了缺口,我完全暴露在风险当中,一丝不挂。如果对方行权,每1个外汇基点都会导致139000美元的损失,相当于192000澳大利亚元。我被“伽马”了。期权交易员最害怕这种风险了。如果你作为期权的卖方,你迟早会遇到这种情况。

我顿时手足无措。我要判断对方是否会行使期权。如果对方行使了,我就得卖出10亿美元,同时买入等值的澳大利亚元。这样刚好能够填补期权的现金流。如果对方放弃行使期权,那么我就不需要设置对冲。但问题是,我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

患难见真情。从他们对我避而远之的态度看,我好像得了恶性口臭病,他们感到死亡正在逼近。风险经理好心地告诉我,我已经超过了交易上限,他们得把我违反规定的事向上面报告。数量分析师不敢相信市场竟然会拉开如此大的缺口。交易大厅的负责人是一个没有交易经验的退伍老兵。他在那儿管理和领导大家干活,在此之前他一直大谈特谈他的战斗经历。此时,他惊慌失措,一会儿骂我,一会儿呕吐。我开始考虑我退出金融江湖后的出路,我可能会去干出租。

马蒂救了我一命。他是首席外汇交易员,我们都喜欢打板球。他让我不要对冲期权的德尔塔。“让我们看看事情会如何发展。”我们一直盯着持仓量,就像我每次上洗手间,他们紧盯着我,生怕我逃跑一样。

和其他交易商和经纪人闲聊一通之后,马蒂发现对冲基金的交易员抱着机会主义的心态建了一个短期的仓位。他们只要投机赚钱。现在该运用《孙子兵法》了:利而诱之,乱而取之。

马蒂等啊等,等到日本的交易商中午吃完面条回来。他试探性买入少量的澳大利亚元。他随意地通过银行间的经纪人或者直接和其他交易商买卖。他给市场传达一个信号,有人愿意在这些价位上买入澳大利亚元。1澳大利亚元的价格逐渐升到了0.7235美元至0.7242美元之间。

惊心动魄的时候来了。马蒂现在让他手下的交易员突然出击,不停地买入澳大利亚元,给市场造成有人大量买入的假象。我感觉我瞬间相信了上帝的存在,并开始祈祷。澳元的缺口开始缩小。那家对冲基金突然发现原本巨额的利润转眼成了亏损,他们也加入了疯狂买入的队伍。他们拼命地把之前卖掉的澳大利亚元又重新买回来。马蒂正把之前买入的澳大利亚元卖出去,也许接手的正是这家对冲基金,因为对方想把头寸调换过来。我们终于脱险了。

惊心动魄的时候来了。马蒂现在让他手下的交易员突然出击,不停地买入澳大利亚元。

当天澳大利亚元的汇率以0.7308~0.7315美元收盘,跟前一天的收盘价和当天的开盘价差不多。对手没有行权,而我们却从外汇交易中赚了一笔。虽然这场战斗只持续了6个小时,但我却觉得我老了15岁。

交易大厅负责人打电话到伦敦,报告我们如何在他的英明领导下躲过了一场灾难。马蒂说我们英勇的领导从来也没见过惊心动魄的场面,而我看得已经够多的了。我终于明白以后再也不能搞这么大的持仓量,再也不能弄如此大规模的期权空头了。我承受不了伽马。但别人则从中学到了其他的东西,不过他们的结局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