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现场见证4:1998年,亚洲狂热

20世纪90年代,亚洲的掘金潮给低俗小说家带来了一个绝好的题材——稀奇古怪的金融产品、神秘的东方世界和花花绿绿的钞票。衍生产品突然涌入了运作不灵的当地外汇市场;这一切都是当地为了表现出现代化和摆脱落后的面貌而产生的。西方的投资银行鼓励发展亚洲的衍生品市场,希望用他们的知识来赚钱。他们想尽办法让那些本地人来和他们做买卖,然后轻轻松松地大赚一把。

他们无论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如此成功。我现在每天花时间来研究印度尼西亚面条商和美国投资银行之间的交易,这笔交易就是他们成功的实证。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在亚洲市场上,原本一张支票好几个星期都不能兑现,现在突然出现了衍生产品交易。亚洲到处都是赌徒,而且衍生产品和赌场相差不多。如果你输了,你可以说对方耍老千。如果你对亚洲外汇市场缺乏热情,那么你就是打压新兴国家的殖民主义者。

每个人都嗅到了钱的芳香,毫不犹豫地冲进市场。利润率急剧下降。交易员冒着风险,但他们的报酬却和风险并不对称。不过他们丝毫不在乎。

我曾经问一个交易员他们是如何设置对冲的,他一脸迷茫。他只是按照市场情况设置相反的持仓量。“有足够的交易量吗?”当然!亚洲外汇市场上本地和国外的投资者经验都很丰富,而且资金相当充足。在他看来,我似乎很愚蠢。“我们用复杂的交叉对冲和代理模型,你们那会儿不是用相关对冲吗,老前辈?”

交易员用了一篮子的美元、日元和欧洲货币来对冲亚洲市场。亚洲货币的汇率由中央银行管控,并与其他外币挂钩。这种情况很快就到头了。1997年,货币挂钩制度崩溃了,市场达到了新的“水平”,交易员被横着抬出来。模型设计师开始思考“模型转换”和“间断市场”。

一些银行比较聪明,它们将两个具有自杀倾向的玩家撮合到了一块,但这并不起什么作用:那些参与交易的人都得了健忘症。这可能是损失对他们造成的打击太大造成的。如果他们能够想起来,他们的记忆也不会和你的一样;你曾经说过他们不会亏钱;损失一定是评估错误造成的。如果你证明损失是他们造成的,他们会使出最后一招——他们拒绝付款,并申请破产。

一些谨慎的银行在交易中让当地银行作为中间方。他们以为当地银行会付钱给他们,但他们想错了。面对本地客户和外国银行发生争议时,本地银行只会做一件事情,即他们会说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把手续费往自己兜里一装,然后让双方自己直接解决。当地的法院也持这种态度,但外国的法院则截然相反。当地法院拒绝执行外国法院的判决。这些银行还不够老谋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