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无国界的游戏:结构化产品的反转世界

利奥·梅拉梅德是金融期货市场的创始人之一。2005年在一次会议上,他的发言让听众疑惑不解:“互换到底是什么东西?”

衍生产品发财机会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早期的利润空间在竞争的冲击下越来越小。衍生产品交易员在高利润率的驱动下,勇于创新。他们不是创造出复杂的衍生工具组合,就是开发新的市场。这些组合被称为“结构化产品”,交易员并不希望客户看到产品的打包过程。内华菲尔和他那些投资银行的同事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我们将这些结构化产品吹得天花乱坠,对客户保证他们可以按照他们自己的投资或对冲需求订制个性化的风险和收益组合。如果这些都不能说服客户的话,我们就会用上必杀绝招:“你的竞争对手也买了这些产品。”那些印度尼西亚人一定是听信了这些推销说辞:在这些产品的诱惑下,他们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衍生产品的标的突破了利率和外汇的范围,开始引入股权、信用和商品等标的。但问题是每个新市场都很快达到饱和状态,利润随之下降。这就需要开发新的标的。交易员甚至把买卖的标的扩展到了灾难和天气。

到20世纪90年代,交易员一直在卖出和飓风及地震相关的债券。如果太平无事,你会得到更高的利率,但一旦某个地方发生了什么灾难,你就会赔钱。东京迪士尼乐园发行过一种债券,如果乐园遭受了地震,乐园就不需要将债券赎回。这个债券关键卖点是“零贝塔”,地震和其他投资的收益并没有什么联系。谁也不知道投资者对地震和对里氏震级了解多少。

和天气相关的债券也在市场上出现:投资者兴致勃勃地聊着温差、降水量、河流流量、风速和浪高。在日本,和湿度关联的结构化产品非常受重视,反映出大部分日本人具有洁癖的习惯。一个推销天气衍生产品的推销员不带讽刺意味地说:“天气衍生产品的出现意味着答案已不在风中摇曳。”[32]许多投资者最后在冷风中哆哆嗦嗦。

衍生产品也开入了新的市场:新兴市场带来了诱人的机会。那里的财富等待发掘。交易商都冲向拉丁美洲、亚洲和东欧。

我听过一个交易员向美国的基金经理推销业务的故事,但其真实性还有待考证。这笔业务是一笔债券业务,它的收益跟泰铢和日元的利息差挂钩。这个债券的利率非常高,有10%左右,而通常美元债券的利率只有5%。这名基金经理非常感兴趣,但他想进一步了解泰国。于是销售人员从一本旅游手册上弄了一张泰国地图和一段历史简介,传真给他。很快这笔生意就敲定了。

结构化产品就像一个童话世界,即使隔着千山外水,买卖双方也依然能够在一起嬉戏。但游戏的结果并不美妙。下面就是几个悲剧。

[32]原文为blowing in the wind,借用了鲍勃·迪伦的歌曲《随风飘逝》(Blowing in the Wind)。——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