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观的投资者[33]

橘子郡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衍生产品曾在这里造成了轩然大波,堪称金融行业的曼森谋杀案。橘子郡由于买卖结构化的衍生工具损失而超过15亿美元。

整个事件的主角是罗伯特·西特伦,一位堂吉诃德似的人物。他在橘子郡工作了大半辈子,最后经过选举成了该郡的财政局长。在他任职期间,投资组合回报丰厚,因此选民之后毫无疑问地又将选票投给了他。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橘子郡的管理委员会十分保守,他们对投资的范围做出了严格限制,只允许将资金投放到信用较高实体发行的债券(通常是政府债券)。而且为了降低风险,委员会只允许做短期投资。有了这些限制,生活在这里的富人晚上才能睡得踏实。

祸根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已经埋下了。美国的利率急速下跌,收益曲线变得更加陡峭,短期利率非常低。橘子郡艰难地保持住投资回报率,而西特伦中了投资银行衍生交易员的邪。他们在他耳边念起了魔咒:“收益增厚、收益增厚、收益增厚。”

橘子郡开始将资金投资到结构化产品。这次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逆向浮动利率票据,我们在之前已经提过它。当末日来临的时候,投资组合里充斥这种产品:标准的、加了杠杆的、涡轮增压的、有毒的,此外还绑定了助推器。

西特伦利用这些逆向浮动利率来提高收益。他们支付的是固定利率(10%)减去短期利率(3%)。这意味着橘子郡的收益是7%。如果他们中规中矩地进行投资,收益远远没有这么高。当然,这也是有风险的。如果利率上升,收益就会急剧下跌。逆向浮动利率债券还暗含杠杆效应,这样它们对利率变化更加敏感。西特伦并没有就此止步,他用这些证券作为抵押,借入了更多的资金。他用这些资金又买了更多的证券。正如谚语所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这些投资符合橘子郡严格的投资政策吗?这些证券的发行方都具有较高信用等级,而且大多是美国的政府机构,比如房地美和房利美。这些票据都是短期的,因此符合规定。肉眼很难发现嵌入的衍生工具,杠杆效应也披上了外衣。而且你最多赔光本金,不会有更多损失。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橘子郡在结构化票据和回购市场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西特伦在回购市场上用他的证券作抵押,从中借入资金。每个银行家和交易员都对他大献殷勤,希望能够和他做生意。橘子郡就是一座金矿。

交易员在向橘子郡卖出票据上赚一笔,他们在用衍生工具对冲结构化产品时又赚一笔,他们将钱借给橘子郡时再赚一笔,这样他们周而复始。橘子郡就像传说中的摇钱树:发行者得到了成本低廉的资金,但不承担风险,因为他们相信他们的风险都被对冲化解了。那谁在为这场狂欢买单?答案就是橘子郡的纳税人。

[33]原文为Driving Over Lemons,为书名,其中文译名为《吉他、羊奶、天堂》,系一名英国退役乐队鼓手记录自己在西班牙农村定居时候的生活经历。——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