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代……最差的时代[34]

20世纪90年代早期,橘子郡干得非常成功。他们的投资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回报率在10%左右,而同时期其他投资者的投资回报率只有这个数的一半。在灾难发生之后,这些主管似乎对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无所知。他们并没有因为投资回报率高得离谱而产生怀疑。

到了1994年,西特伦管理的资产规模到达了70亿美元。在3倍的杠杆作用下,投资组合的规模大约为200多亿美元。橘子郡投资组合里的60%左右都是结构化产品,这些产品大部分又是逆向浮动。由于使用了结构化产品和贷款,投资组合对利率的敏感度大大增加,相当于20年期的债券的敏感度。这远远超出了规定允许的范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一些和橘子郡交易的交易商开始担心起来,尤其是那些向橘子郡卖出很多产品的交易商。交易商内部开始争论是否需要限制和橘子郡的交易额。有一家投资银行勇敢地提出了它们的担忧,并马上采取行动,决定不再扩大和橘子郡的业务往来。但大多数和橘子郡有业务往来的销售员并不愿意就此停止和橘子郡的交易。他们赚了太多的钱,他们不想杀死这只鹅,他们还想让它生蛋。他们公司的利润很大一部分来自橘子郡。

只要利率维持低位或者跌到更低,逆向浮动利率债券就能够带来收益。收益曲线也需要保持在盈利的水平。西特伦当然持乐观态度,他确定一切都没有风险。1993年7月,西特伦信心满满地预测利率不会上升,并说出了他的理由:“我是美国最大的投资者之一。这些事情我很清楚。”

我是美国最大的投资者之一。这些事情我很清楚。

事实真相更加离奇。西特伦在南加州大学没有念完大学就辍学了,在高端金融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十分有限。他用索引卡片和日历来记录他的交易日志。腕表计算器是他最复杂的分析工具(有趣的是,已故的费雪·布莱克也钟爱腕表计算器)。

在生活中,西特伦也举止怪异。他喜欢青绿色:他爱穿青绿色的衣服,戴青绿色的领带。他喜欢佩戴青绿色的首饰,开着一辆青绿色的克莱斯勒敞篷轿车。至少在那些经历过嬉皮士时代的人看来,这种行为在加利福尼亚大概不算出格。

之后的法庭记录披露了西特伦投资过程中的细节。他做出的财务决定大多依赖通灵大师和占星师邮寄的建议。西特伦承认他花了4.5美元从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占星师手中买了一个星盘,然后用这个星盘来打理橘子郡的资金。

1994年,格林斯潘在短时间内提高了美元利率,收益曲线变得平缓。橘子郡投资组合中的结构化债券价值下跌;同时借款的成本大幅度上升,导致收益迅速下滑。投资组合这下损失了大约15亿美元。

偏偏祸不单行。在回购市场上,橘子郡的短期贷款是拿这些结构化债券作抵押的;由于债券贬值,抵押物的价值也随之下跌。橘子郡需要追加抵押物,但没有充足的资金来满足保证金要求或者偿还借款。橘子郡需要卖掉金融资产来偿还。而卖掉这些逆向浮动利率债券会把投资组合上市价浮亏变成实际亏损。橘子郡将重蹈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覆辙。无奈之下,橘子郡申请破产保护。

不过在某一点上那个占星师的预言还是相当准确的,1994年12月不是个吉利的月份。橘子郡是在12月6日申请的破产。

[34]作者在此引用了英国作家狄更斯的名著《双城记》里的开篇语。——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