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一包

BECS债券受到追捧,很快就被抢购一空。投资者非常看好这个产品。美林银行很快仿照这个模式,建立了同样的特殊目的实体,并富有创意性地将其命名为可供出售欧洲美元抵押债券有限公司。重新包装的时代来到了。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个模式被不断地复制。J.P.摩根建立了星条旗信托公司,信孚银行建立了信托责任参与证券公司。最佳重装命名奖毫无疑问被法国人拿走,巴黎银行的资本市场部门建立了意大利共和国欧元重组资产有限公司(绰号法拉利)。这种商业模式在20世纪90年代蒸蒸日上。有意思的是,橘子郡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橘子郡庞大的资产组合要被处理掉,但没人想买逆向浮动利率债券;人们觉得它们有毒,因此需要重新组装一下。一家银行于是成立了名为TIERS的特殊目的实体。这家实体从橘子郡手中收购这些债券,然后利用衍生品交易将债券的结构清洗一遍。TIERS将利率进行互换,并卖出利率上限期权,这就将原来生成浮动利率债券的衍生工具的作用抵消掉。在新对冲的作用下,逆向浮动利率债券被改装成普通债券,按固定利率或浮动利率支付利息。这就是金融工程的另一面——逆向解构。

这个重构后的债券被卖给了银行和投资者,他们可以收到的利率也非常具有吸引力,大约是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加0.05%~0.25%。逆向浮动利率债券的发行方都享有最高的信用等级,也就是AAA级别。对于这样的风险水平,收益是非常高的。这是按照最有利的条件回收债券。在回收债券业务上,交易商和投资者就像强盗那样回报丰厚。

橘子郡的重组业务推动了重组实体向前发展。交易商开始用它们来创造新的结构化产品,而不是用它们来重组旧业务。他们不再找银行来发行债券,而是通过重组实体直接发行债券。这样做的动机很简单,交易商想把更多的利润留给自己。

基本的形式都一样:在投资者有新的需求之后,交易商就将市场上现有的产品改装一下。如果你今天想要逆向浮动利率债券,你就找到交易商,交易商写好合同,你签字同意即可。接着,交易商就去市场上向你认可的发行方买入普通债券,将它卖给实体,然后发行衍生工具。对于逆向浮动利率债券,实体会进行利率互换,并买入利率上限期权;然后实体就向你发行债券。你投入的钱就用来支付发行费。你会得到债券的利息和衍生产品交割的价款。这就像结构化产品世界里的干啤:现榨现喝。

交易商有他们自己的实体,如SPARCS、SNAP和CRAVE。为了给自己的实体想出一个响亮的名字,交易商相互展开竞争。一个英国结构化产品从业人员似乎是个虔诚的保皇派,他给他的实体取的名字是EARL(伯爵)、CROWNS(皇冠)和CORNETS(小皇冠)等。

和首创的BECS交易相比,这些实体的基本要素没有什么变化。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特殊目的实体都注册在避税天堂,通常是开曼群岛或英属维尔京群岛。它们的架构都是“孤儿子公司”,也就是说投资银行并不拥有和控制这些实体。这也就是为何它们不受破产影响:无论投资银行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资金是安全的。当然,如果你在大豆远期价格上押错了宝,你还是有可能赔钱的。

这个实体通常由一个具有慈善性质的信托控制,有些是慈善机构所有。你向他们支付一小笔费用,捐一笔款;他们拥有股权;他们自然对这个实体的业务一无所知。投资银行是在做好事,为了做点好事他们不得不用结构化产品来做点“坏事”。你甚至可以建立你自己的慈善信托。有人就建了一个,并将它命名为“醉生梦死姐妹花”。这让担心公司声誉的合规部门吃了一惊。

这样的安排是为了不让这些实体反映在资产负债表上,它们不会出现在投资银行的报表上。这些特殊目的实体大多游离在监管体系之外。今天,数以万亿的美元资金沉淀在这些实体名下。

这些特殊目的实体大多游离在监管体系之外。今天,数以万亿的美元资金沉淀在这些实体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