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

看到安然和世通公司出了事,欧洲人非常开心。他们对美国的会计准则、商业道德和美国投资银行家的偏见再次显露出来。“这种事不可能在欧洲发生。”不久,帕玛拉特丑闻发生了。欧洲的银行家很不好意思:他们将其归咎于“美国势力”和“美国的投资银行”。这场丑闻的主角是一家名叫布克内罗的公司,这在意大利语中是黑洞的意思。布克内罗公司主要是用来掩盖假账的。

帕玛拉特公司经常出现在CDO投资组合中。信用风险的分散化需要来自不同行业和不同国家的企业,而且意大利的食品公司很难找。帕玛拉特公司的违约给许多CDO投资者带来了损失。当投资者和交易商努力维持,避免“跳跃违约”时,许多STCDO分层被降级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帕玛拉特案件让人们见识了信用衍生品有趣的用途:这家公司投资于自己作为参照实体的信用证券。帕玛拉特卖出了以自己为标的的保障。现在,当出售方是帕玛拉特公司时,即使是大脑有问题的银行也不会参与CDS交易。

帕玛拉特在资产负债表上积累了大量的现金,这让债权人感到很安全。财务报表展示的并不是帕玛拉特真实的财务状况。当公司违约后,保障的购买方可以拿这些现金来清算。但是资产负债表上的现金立即消失了。这纯粹是在变戏法。如果当时有CDS的话,我敢保证印度尼西亚人肯定会喜欢这个卖出以自己为标的保险的想法。他们一定挡不住以自己作为参照实体的CDS的诱惑。

但是资产负债表上的现金立即消失了。这纯粹是在变戏法。

信用衍生品为银行业带来了一场革命。现在市场相当广阔。大家不是在做交易就是渴望做交易。和之前的结构化产品、权益衍生品和其他产品一样,信用衍生品是当下的金钱游戏。市场参与者谈到“信用交易”新千年时就眉飞色舞起来。这股兴奋劲的背后是金额庞大的利润。这是衍生品大篷车无尽旅途中新的歇脚点。

并不是人人都对信用衍生产品有这种热情。我见过一个年纪比较大的银行家。他在信用领域工作。他非常怀念过去借钱给客户的时光,老派的银行业,借钱但收不回本来。我可能当时一脸不信的神情。他为自己辩解道:“看看J.P.摩根和大通。”大通银行刚刚收购,不好意思,应该是和J.P.摩根合并了。“看看J.P.摩根大通。”他说道。我照做了。“大通银行只贷款。J.P.摩根在信用衍生品市场做得很大。最后大通银行赢了。他们收购了J.P.摩根。贷款业务比衍生品更好。信用衍生品一点都不好。”我只能笑笑。这些事实证明了一些东西。但我不知道是什么。

这位年长的银行家错了,世界已经发生变化了。在20世纪90年代初,银行拥有80%的贷款,但到了2005年,这个比例已经下降到了30%左右。在美国尤其如此。保险公司、基金公司和对冲基金等投资者现在成了新式的银行。他们向企业提供了大部分的贷款。就像衍生产品对金融市场其他领域产生的影响一样,衍生产品改变了游戏规则。衍生品成功地改变了银行业核心业务的性质——放贷。

这个老银行家并没有放弃,他依然在那里战斗,直到最后一口气。我得赞赏他。在该赞扬的时候就应该赞扬,除非这个赞扬是和信用衍生品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