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语 信贷紧缩:金融市场新动向

活在迦梨时代

找出金融市场何时出现拐点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吉·贝拉曾经说过:“预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对未来的预测。”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按照印度神话的说法,我们正处在迦梨的时代,也就是末世。当迦梨跳起死亡之舞时,世界就将毁灭。但金融市场并没有这种预示末日的明确标志。2007年8月,我们离世界末日又近了一步。美国CNBC电视台著名的股评专家吉米·克莱默在电视上发表了“我们已在末世”的长篇演说。贝尔斯登的首席财务官塞缪尔·莫利纳罗(Samuel Molinaro)已是焦头烂额,其掌管的贝尔斯登即将破产。他解释说:“我已经在这行干了22个年头了,现在的情况和固定收益市场一样糟糕。”

迦梨已经开始翩翩起舞。信贷泡沫开始破灭。多年来我一直担心的事情都逐一应验。

2007年,美国的购房者无力偿还房贷,引发了全球性的信贷危机。市场思考着“风险的重新定价”。风平浪静的表面下隐藏着这样一个事实:这些问题将演变成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信用危机。

21世纪初期是一个“过剩”和“匮乏”的年代——太多的流动性,太多的杠杆效应,太多的金融工程,与风险相对应太少的回报和对风险缺乏足够的认识。史蒂文·拉特纳(Steven Rattner,来自Quadrangle Group的对冲基金)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概括了这个时代的特征: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美国的金融市场达到鼎盛以来的100多年里,我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能够以最便宜的价格和最优惠的条件取得如此多的资金。”

在宽松的货币政策、过量的资本流动和强大的“金融工程”(衍生产品的新名字)作用下,资金成了金融危机的核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