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另一只鞋子落地

火山在爆发时会产生火山碎屑流(1000摄氏度的气体、灰尘和岩石),其流动速度可高达700千米/小时。庞贝古城就是在公元79年被火山灰湮没了。次贷危机演变成了全面的“信贷紧缩”。

大额次级抵押贷款的利率每隔几年就会调整一次。利率上涨的幅度在4%~8%,其对债务违约和损失的影响不得而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当美国的抵押贷款市场开始崩溃,经济学家将其根源归咎于那些向低收入的少数裔族群和黑人发放的抵押贷款。经过进一步的分析,人们发现高风险抵押几乎无处不在。《华尔街日报》分析表明2004~2006年,就在美国许多地方房价达到顶峰时,超过2500家银行、信用机构和抵押贷款公司总共发放了1.5万亿美元的贷款,而且都是高利率、高风险的贷款。未来这些贷款将发生多大的损失现在还不得而知。

人们开始对信用卡债务市场感到担心。信用卡发行机构都大幅度计提减值损失。据说一些手头比较紧的抵押贷款人利用信用卡来付按揭。分析师认为那些无法用房屋净值的信用额度来支付他们的信用卡账单的借款人负债也来越多的话,信用卡违约的情况也将越来越严重。

对冲基金则面临大规模的赎回请求。管道载体和结构投资载体需要出售资产,因为他们违背了规则。当有人问他们是否需要出售资产时,一名管道载体经理早有准备地回答说:“我需要看一下合约规定。”

当银行被迫卖掉资产负债表外结构化产品和对冲基金后,大量的资产现在将很可能回到资产负债表上来。这对银行的流动性和资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人们也将次贷模型用于私募基金、基建项目、商业物业和普通贷款的杠杆融资。银行承销贷款、将它们归集起来然后重新打包,以CDO的形式出售给投资者。十有八九,这些市场将出现重大调整。

2007年,一家银行向其客户提出如果对方能够撤销承销合约,银行愿意拿出10亿美元作为补偿。另一家银行告诉客户“他们已经不做杠杆金融业务了”。

信用危机的受害者并不只是活跃在结构化信用产品的银行、投资者和对冲基金。抵押贷款保险公司和单一险种的保险公司似乎也因为抵押物贬值而受到了损失。

2008年,美国著名的国有控股企业——房利美和房地美,被美国政府接管。

截至2009年4月,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估计信贷危机造成的损失总共达到了4.1万亿美元。

现在,人们更加清楚地认识了这场危机的经济原因:金融机构本身存在严重问题;信用成本高昂,银行不肯放贷,对冲基金、管道载体和结构化投资载体被迫降低杠杆效应和金融机构遭受巨额的资本损失。

真正的经济效应也开始体现出来。凯恩斯曾经说过资本“以阿拉伯飞毯的速度转移,摧垮所有稳健的行业”。美国的房产市场深受重创,短期内恢复的可能性不大。

经济放缓也对许多金融交易产生了影响。近年来,人们认为经济会持续增长、融资成本将保持低位,股票市场也将继续红火,投资者能够很快转手股票。许多交易就是基于这样的预期进行的。当盈利情况不佳,借款成本上升时,投资者就会受到损失,不得不将手中的资产贱卖掉。不值得投资的债券发行在过去几年里都集中在那些信用等级较低、容易受经济形势恶化影响的企业。

资产价格的下跌产生了“财富”效应。美国的消费主要依靠利用金融资产价格膨胀借入资金,曾经刺激了亚洲、东欧和拉丁美洲等出口导向型经济。此外,它还造成了就业和收入效应。由于银行和抵押贷款机构裁员,上千名华尔街上的员工都收到了“粉单子”。

2008年年末,金融市场整个瘫痪了,坏消息接二连三。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申请破产,而保险巨头美国国际集团岌岌可危。很快,美国、欧洲、日本和亚洲等经济体也开始放缓,随着生产、出口、就业率出现前所未有的衰退,最后进入了经济衰退。

我们一直在等“鞋子落地”。它们现在像暴雨一样砸了下来,只不过这些鞋子都是伊梅尔达·马科斯[41]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