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均值

刚开始的时候,人们低估了危机的严重性。2007年3月,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在国会作证时说:“在这个关键时刻,次级贷款市场的问题对其他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影响有可能得到遏制。”2007年4月,美国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对经济形式发表了乐观的看法:“我看到的种种迹象表明住房市场已经到达或者接近触底。美国经济非常健康,充满活力。

2008年9月和10月,金融市场的癫痫病发作了。美国大型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破产,全球最大的保险集团美国国际集团也奄奄一息,人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从那以后,国内和国际“救世委员会”实施了五花八门的政策来挽救经济。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中央银行又采取处理危机的一贯做法,将钱注入市场,减少法定准备金,降低利率。2007年9月和2008年10月,市场为美联储降息的举动叫好。吉米·克莱默说:“这是天赐。我震惊了。这些人终于明白了。我要拥抱他们。这正是我们想要的东西。”CNBC的这位市场评论家是美联储拉拉队里喊得最热烈的一个。

尽管市场状况没有多大的起色,中央银行在2008年年底将利率降低到了历史最低水平。

政府和中央银行开始从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剥离有毒资产,注入新的资金来弥补坏账造成的损失,同时向银行承诺借款,保证他们能够继续从事存贷款业务。英国央行行长默文·金最近的一番话让人记忆深刻,它道出了英国政府援助银行系统的本质:“昨天首相宣布的一系列政策并不是为了保护银行,这些政策是为了保护经济不受到银行的影响。”

政府为住房市场出台了大量的财政激励和扶持政策。除了由于平常税收收入减少和高社会福利支出的自动稳定器效用造成的预算赤字,政府还启动了新的支出项目,大力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并向深受经济危机影响的个人发放补助。

自从政府采取措施以来,市场和经济目前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欧洲中央银行行长让克罗德·特里谢最近呼吁“大家保持镇静”。这让人想起当年美国在广岛投下核弹后,裕仁天皇说:“战争形势已经对日本不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