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  声

美国投资银行和印度尼西亚面条公司的官司继续发酵:“毫无成见”的会议让快速和解的希望变得渺茫。双方关系恶化,英国的司法体系的威严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投资银行要求我们赔偿。我们也在考虑如何提出我们的赔偿要求,我不知道我们以什么理由提出要求,能想到的只有愚蠢和弱智。我们进行申诉:我们已经做了许多。此外还有许多细节,但也没有披露什么内幕。证人宣誓。还有双方恶语相向。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我们接着就开始了取证。我们查看了谈话录音的文字稿和上千封的邮件,但遗憾的是所获寥寥。在宝洁的案子中,谈话录音的数量非常庞大,法律部门不得不雇人专门来听写,希望能从中发现相关内容。这些谈话包含了内部员工大量不雅的聊天内容,让信孚银行颜面扫地。

在我们的案子当中,这样的资料并不多,因为大部分的录音都被抹掉了。在他们的电子邮件里,我们能够找到和农业相关的只言片语:客户已经熟透,等待收获;他们是压低枝头的果实。交易员显然通过这些交易牟取了暴利;我们看到许多祝贺的邮件说“击掌相庆”。银行的这些交易员偶尔会大发诗兴:“有时我们是狮,有时我们是狐。”我们小心翼翼地把这些邮件保存好。到了法庭上,它们一定会带来喜剧效果。

双方不断向对方施压,要求得到更多的信息。这些借口和保险公司拒绝理赔的借口别无二致:录音带“在运输途中丢失了”;文件被伦敦大火[43]焚毁了。但印度尼西亚人编的理由也许是最绝的:他们的交易记录都写在黄色的便利贴上;由于热带地区高温和湿气的作用,便利贴背面的胶水就粘不住了,这些交易记录也就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基勒姆·比勒姆事务所的律师的确有理由怀疑。

莫里森安慰我们说案子有了进展,我太不相信。“顺其自然。”我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43]著名的伦敦大火发生在1666年。——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