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声和雨点

这是战役打响的前夜。和解看起来是不可能了——庭审的日子已经定了。审判过程将进行8周。这将成为一部史诗。

我正忙着撰写补充专家意见书。高级律师斯图尔特终于说服法官,认为有必要讨论谢尔曼提出的问题。复杂的技术细节应当在开庭之前讨论,以缩短庭审时间;法官勉强同意了。“补充意见书只针对原告的专家意见书中提出的问题。我不希望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有新问题冒出来。”他依然对庭外和解抱有幻想。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补充专家意见书是我们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是我的复仇工具。谢尔曼的报告有许多前后不一的地方,而且存在许多错误。这些我都可以在补充报告中大做文章。我们能够证明这个交易无法实现印度尼西亚面条商希望达到的目的。律师立刻抓住了这一点说:“也就是这没有达到‘可以销售’的质量要求”;最绝的是这个结论是根据谢尔曼自己的报告得到的。我依然对他说我是“正统主义者”和“理论家”耿耿于怀。

我辛勤地工作着,我准备去伦敦见见律师,把意见稿最终定下来。然而,一切都突然静了下来。官司也总会出现平静的时候。但是我们离提交补充意见书的期限越来越近了。

最后,我见到了莫里森。“一直想给你打电话来着,老伙计。”他依然一副乐呵呵的样子。“好消息,我们准备和解了。”这事情将会悄然结束,法槌也不会响起。我一方面感觉轻松了许多,一方面感到失望。

几天之后,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交易商的管理层出现了一些变动,一些交易损失和与客户的纠纷开始浮出水面。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担心“名誉受损”,决定公司将以客户为中心。内华菲尔以“个人原因”离职了。

接替内华菲尔的波特希望和解。他最不希望看到客户把事情闹到法院,然后具体细节被登在《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上。这样就违背了以客户为中心的新理念。他不在乎钱,他为交易损失和潜在的损害赔偿计提了大量的准备金。这都是内华菲尔惹的祸。

基勒姆·比勒姆先探了探我们的口气。一向犀利的莫里森巧妙地回应说,如果对方有诚意,波特应该直接和他联系。波特就乖乖地打电话过来。莫里森建议波特和印度尼西亚面条公司的董事长见面:就他们两个人,没有其他人在场。

波特特地飞到了雅加达,和董事长见面。会谈十分顺利,这是一次心灵的沟通。波特解释说这是“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但至少会向对方支付一笔适中的金额。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外人认为投资银行承认自己有过错,否则会招致一些监管机构的介入。两个人就这样达成了共识。

顾问过了几天才真正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事情就这样和解了。高级律师斯图尔特站在如释重负的法官面前,告诉他双方已经达成了商业和解。法官向双方表示祝贺,称“理性终于取得了胜利”。只有高级律师和初级律师在那儿哀叹一笔可观的收入就这样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