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会

印度尼西亚人喜出望外,他们真的“赢了”。他们请我们在香港吃了顿庆功宴,自己却没有出席。莫里森和斯图尔特因为别的事情正好也在香港,而我当时正在出差。谢尔曼没有收到邀请。

吃饭的地方是在中国会[45],莫里森是那儿的会员。1997年之前,他在香港工作过一段时间。“标准一降再降啊。”他抱怨道。吃饭的只有四个人——莫里森、阿尔伯特、斯图尔特大律师和我。这是一个安静的、令人愉快的夜晚。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我们庆祝取得的胜利,吃得非常开心:我们的客户最终取得了比较理想的结果。我们谁也没有想到我们会在法庭上获胜。基勒姆·比勒姆事务所没有争取简易判决,这真是策略上的失误。现实中总是有各种假设和意外。

此事平息几个月之后,我发现几个当事人又重新出山了:里奇和亚洲市场主管加入了另一家投资银行。交易期刊里的一篇短文说他们将“像他们在上一家公司那样成功建立起新的业务部门”。我把这篇文章转发给了莫里森。

“能收到你的消息真高兴,老哥们。”莫里森不太喜欢电子邮件和黑莓。他最近才学会如何用手机。“你最近如何?找点我们能一块干的事情。我们上次合作得很愉快。到了伦敦可要联系我啊。我们一起吃个饭。保持联系,老哥们。得去忙了。又得去救人。”我想问他有没有买电动铅笔刀。

[45]China Club,香港中环附近的一家餐厅。——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