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佳

几个“新潮”交易员坐在酒吧里喝酒,有些事情一成不变。《金融时报》在头版报道称巴西的债券价格大跌;巴西似乎撞上了“砖”墙。交易员喜欢和同事无话不谈;在交易大厅里,这是标准的行为准则。

之后,他们谈到了另一个类似的话题:史上最佳的交易。他们想找出交易史上最伟大的交易。有人想到了乔治·索罗斯和他对押注英镑贬值所赚到的10亿美元。很少有这样的交易,既能让你上小报的头条,又能让政府,尤其是财政大臣看起来像个乡下来的白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另一个人觉得安迪·克瑞格(Andy Kreiger)用外汇期权对赌新西兰元的交易更胜一筹。据说他卖出的金额远远超过了整个新西兰的货币供给量。还有消息称财政部长打电话到信孚银行(克瑞格的公司)投诉。克瑞格在各种场合说他把货币搞贬值了,新西兰政府其实很感激他,因为这让新西兰的出口货物在国际市场上更有竞争力。

他们还聊起谁谁预见了1987年的股市崩盘,谁谁预见了1997年亚洲货币贬值,还有谁谁前脚进入市场,后脚网络泡沫就破裂了。一个对历史感兴趣的交易员认为收购路易斯安那或者阿拉斯加[46]才是最佳的交易。

我坐在那儿,思考着他们提到的那些交易;归根结底,那些你赚到钱的交易都是“好”交易。可能你离开这一行做的最后一笔交易才是最棒的交易。在生活和工作中,我们都在寻找最好的交易。但我们只有在事后才知道。

[46]美国分别从法国和俄国手中买了这两块土地。——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