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知和未知

衍生工具依然很火:将近30年过去了,它们还在向前发展。人们还是对它褒贬不一。新的市场正不断出现。

人们还在买卖那些与宏观经济指数挂钩的衍生产品。交易商交易着与国内市场总值、经济增长率、工业生产总值、零售销售指数、价格指数和消费者信心指数相挂钩的产品。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宏观经济衍生品是建立在赛马赌博的拍卖机制上,这也是体育博彩业的做法。参与赌博的人是根据赔率来下注的。如果对方猜中了,庄家决定赔多少;这没有风险。赌输的一方除了要向赌赢的一方支付赌金,还要给庄家钱;赔率决定了这种结果。此外庄家要确保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结果,收到的金额要等于之后付出的金额。衍生产品就是这么一回事。好戏才刚刚开始。

气体排放的衍生品受到追捧。《京都议定书》生效了——“碳”排放交易出现爆炸式的激增。污染企业并不会真正停止污染,它们会从“清洁”的工业企业和森林覆盖率高的国家手中购买排放配额。但谁也不清楚这么做如何能够减少废气排放或减少温室效应。交易员只会谈“市场过程”。他们讨论通过交易权利来享受干净的空气、水,来进入渔场。那些我习以为常的人类基本权利都在成为“衍生产品”。

《京都议定书》生效了——“碳”排放交易出现爆炸式的激增。

即使是世界粮食组织也接受了衍生工具。世界粮食组织负责救助那些饥民。他们建议发行和降水量相挂钩的灾难债券;如果降水量充足,世界粮食组织就不需要介入,只需要向灾难债券的持有方支付更高的利息。如果降水量低或者没有降水,世界粮食组织就可以停止支付利息,或者取消偿还本金。这样,节省下来的利息和本金就可以用来救灾了。

我不知道灾难债券如何应对邪恶政府或者内战的情况;交易员觉得统计邪恶政府或国内动荡指数是可行的。他们尝试着提高市场上天气衍生产品的交易量。我想知道非洲角的饥民会如何看待这事的。

我之前的大多数同事都已经不干这行了。当谈到市场变了,他们抱怨说“新”世界太“乏味”了,他们抱怨缺乏“个性”,缺少“创新”。对此,我不能苟同:我相信在现实当中变化微乎其微。以前的那些真理还管用。新一代的衍生品交易员需要时间来自己发现这些真理。

已知和未知依然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依然存在,而且每天都有新品种问世。谎言,美丽而又真实依然是交易的媒介。人们依然希望每天看到金钱。最新、最强大的超级模型从市场的大熔炉里接踵而来。完美风暴在地平线上徘徊,随时都可能袭来,所到之处,死伤毁尽。没有疆界的游戏依然在结构化产品的世界里继续。在股票市场,许多人都将感受和分享痛苦。新的信用市场正在发展,但在可疑的前提下。你应当在该表扬的时候表扬。最终归根结底还是交易员、枪和钞票。总之,这是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衍生品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