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杀戮

拜格林斯潘主席所赐,20世纪90年代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低利率和不温不火的市场让“收益猪仔”坐不住了:投资者渴望回报。但事情要比这个复杂。20世纪90年代,一系列的因素导致投资者,主要是投资经理的手中有大量的闲钱,金额超过了以前任何一个时期。但他们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资金。

人们从银行里取出钱,投入到如保险、共同基金和单位信托等投资产品上,如同涓涓细流。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股细流成了滔滔洪流,银行系统似乎岌岌可危。作为银行业的老大花旗银行也坏账缠身,踉踉跄跄。日本的银行将它们的坏账损失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在银行业的奥林匹克比赛中脱颖而出。存款从银行逃离出去。银行存款利息低也导致了储蓄习惯发生改变。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许多国家实行养老保险私有化。工薪阶层需要向个人养老保险机构缴纳保费。为了鼓励个人养老储蓄,将钱交给投资公司打理,政府还实行税收优惠。

经济持续增长,人们的可支配收入也越来越多,加上房地产不断增值,人们开始用房屋作抵押借入资金,把钱用于财务投资上。投资公司的保险柜里的钱越来越多,投资公司要为这些钱找出路。

银行只好认输,买入了投资公司或者保险公司的股票;保险公司买进了银行的股票;投资公司则相互购买对方的股票。每个人支付的钱要远远高于他们得到的价值。

在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上,投资管理公司需要打差异化战略。它们需要表现出众,超越竞争对手或者某个市场标准(通常它们会拿自己的作为市场标准)。衍生产品正好能够达到这种要求。投资管理公司需要衍生品交易员,同样衍生产品交易员也需要投资管理公司。这真是惺惺相惜啊。

作为一种新型的投资产品,对冲基金出现了。由于在英镑投机上的成功,乔治·索罗斯成了对冲基金的天才神童。许多类型的相对价值投资公司纷纷出现,其中最有名的要数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 Term Capital Management,LTCM)。交易商设置了专门的柜台为对冲基金服务。

20世纪80年代,衍生产品交易活动主要针对负债管理。金融手段的进步(主要是在债券或者票据中嵌入衍生产品),使得投资者能够领略衍生产品的风情万种;他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是个连环残杀的时代,衍生产品交易员在世界各地寻找新的客户,将他们作为祭品。

结构化产品很早就受到投资者的喜爱。与利率和外汇相关联的结构化产品为投资者带来的收益高出市场上其他产品的收益。这种结构化产品在20世纪90年代相当流行。但到了1994年,随着一连串的利率上涨,这种产品赔钱了。深受其害的有宝洁公司、吉布森贺卡公司和橘子郡。

和股票关联的衍生产品也曾经风靡过一段时间。后来随着税法修改和1997年的股市调整,这段欢乐时光结束了。

拉丁美洲、亚洲和东欧这些新兴市场相关的衍生产品也曾流行过一段时间。本地货币债券的高回报率促使投资者尝试发行外币债券,以美元计价的证券产生的高信用利差促使人们尝试发行以外币计价的证券。衍生产品方便了投资者,他们可以获得他们想要的风险投资。1995年,墨西哥遭遇了龙舌兰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1998年,俄罗斯出现违约。2001年,在巨额债务的压力下,阿根廷从第一世界跌到了第三世界。

信用衍生产品诞生了。信用违约互换和债务抵押债券(CDO)可以让投资者承担信用风险。2001年,债务抵押债券市场命中注定般地崩溃了,投资者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在这期间,黄金、天气和灾难债券的交易也十分频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