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美丽的谎言:卖方的故事

“美丽的谎言”就是我们愿意相信的谎言。我们明知道它们是假的,但周围的一切让我们愿意相信它们是真的:这就是它们的魅力所在。衍生产品行业里这样的谎言俯拾皆是。

如今,电波里人们无休止地谈论金钱、汇率和股价。还有专门的电视台报道财经资讯,如CNBC和彭博电视台。迷人的、打了肉毒素的主持人喋喋不休地报道格林斯潘在国会上的证词、微软公司的股价以及日本的贸易顺差。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电视财经节目都会如出一辙地播放这样的画面:在交易大厅里,交易员穿着花花绿绿的马夹,做着各种奇怪的手势买入卖出。这个画面大约会持续10秒钟。金融的世界完全是无形、缥缈的,但这段影像让价格的起伏和进进出出的钱变得可感可见。这让交易行业有真实感。但这一幕具有欺骗性,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

那种交易员在里面靠大吼大叫来完成交易的老式交易所现在已经见不到了,现在大多数的交易都是由计算机来完成的。那种紧张刺激的交易场面也是假的:只有当重大经济新闻发布或者重大事件发生时,交易大厅里才会出现喧嚣和忙碌的场面。大多数业务并不是通过交易所完成,而是在交易商和客户之间的虚拟世界中进行,这就是场外市场(over-the-counter,OTC)。

当我刚出道时,交易大厅只是几个房间,房间是相互打通的。交易员围坐在几个电脑屏幕和电话前,交易商有巨大的计算器,其中的电子计算器能够用来做分析。现如今,交易大厅已经完全不是当初的模样了。

20世纪80年代,占地宽广的交易大厅开始流行起来,原因是这样可以把交易员聚在一起,从而提高他们赚钱的水平。用管理学的行话说,他们能够“借势”。这肯定不可能。在大多数的交易大厅,除了你直接打交道的那几个人,你谁都不认识;相隔两个交易柜台的人互不相识,也不知道对方是做什么的。

现代的交易大厅和足球场大小差不多,能够容纳几百个交易员和他们的助手团队。交易所也许是最后一批纪念性建筑物了,高耸的拱顶彰显财富的魔力。里面的工作条件则显得更为原始:狭小的桌子和慌乱、伛偻的人影;几个屏幕上反复闪烁着绿色的信息;电话铃响个不停;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人们在尖叫声中降生、死亡或者重生。

每个交易员坐在交易工作站里,每个工作站都配了好几个屏幕:一个用来接受从几个数据供应商发过来的价格和市场信息,一个是彭博终端显示器用来查询价格信息,还有一台电脑显示屏上则是满屏幕的电子数据表格。此外还有更为强大的计算机系统,如太阳终端显示器。这个系统尽善尽美,上面装满了男孩女孩喜欢的玩意儿:大屏幕、无线键盘和触屏电话。每个工作站的维护成本每年超过50万美元。交易员必须挣够50万美元才能收回这些成本。

雄伟宽阔的交易大厅总是预示着衰落或灾难。20世纪80年代末,正值其鼎盛时期的所罗门兄弟银行不惜巨资,在伦敦建造了宏伟的交易大厅。当时正是公司最兴旺的时候。然而在接下来的10年里,这家银行在丑闻和灾难打击下垮掉了。如今,这家公司和所罗门这个名字都已经成为历史。安然公司在其先进的交易大厅开张不久,就匆匆进入了破产程序。

新人很难理解这宽敞的交易大厅里的逻辑。交易大厅里有交易员、销售员、风险控制经理、产品主管、合规监管员和后台员工。他们组成了衍生产品交易团队。

我之前负责带学员参观交易大厅。“这很简单。”我然后一一讲解各个部门的职责,“那边是销售人员,他们拿谎话欺骗顾客。交易员骗销售人员和风险控制经理。风险控制经理呢?他们骗交易大厅的主管,更确切地说,骗那些自以为管理着交易大厅的人。交易大厅主管骗股东和监管部门。”我想起了我们的计量分析师。“我差点忘了计量分析师了,我们的高端技术专家。根据最新消息,他们正在开发一种撒谎的模型。”

“客户呢?”其中一位学员怯生生地问道。我想了几秒钟后,说:“客户,他们大多爱自欺。”进入衍生产品交易行业就好比进入了美丽的虚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