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劣的交易

就像上文所述,交易员和销售员素来不和。交易员会帮助销售人员服务他们的客户吗?销售人员只是为了帮助交易员拉业务吗?如果你和这两种人聊天,你会得到截然不同的看法。“钱都是我们赚来的,却都被那帮家伙糟蹋了。”尼禄经常指着交易员大骂。

不管谁应该为谁服务,交易员制定的价格,由销售人员告诉客户。一旦销售人员卖给客户或者从客户手里买入,交易员都需要负责轧平头寸,希望能够从中获利。交易员可以立马处理头寸,也可以过些时候处理,这取决于他们对价格变动的判断。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无论交易员从事的是什么行业,债券、外汇、股票还是大豆,他们的工作都没什么区别。衍生产品交易员会将一个衍生产品合约分解成好几个更小的合约;每一个合约属于一种风险;然后交易员分别对每一种风险通过小规模的交易进行对冲。这也许是对冲衍生产品的唯一方法,而且这样对冲能赚得更多。

还有一种“代客”交易员,也叫“做市商”。他们主要是替销售柜台打工(至少,这是销售柜台告诉我的)。在没有客户的情况下,也是可以交易的,这就是自营交易。自营交易完全不需要考虑和顾客交易,单独建仓,摆脱那些烦人的销售柜台和气人的客户(这是自营交易员告诉我的)。交易的唯一目的就是正确判断市场价格变化,从中获利。

代客交易和自营交易的界限并不是黑白分明。流动交易员通常是在客户指令的基础上建仓;如果他们看到客户卖出,他们也跟着卖出。他们也许会在无意间先处理自己的交易,然后才执行客户的指令。这种抢跑交易并没什么害处,只是年轻人精力旺盛、高度兴奋的结果,可以理解。交易员跟着钱走。

对交易员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赚钱了。银行的利润大部分是通过交易赚来的。赚钱的不二法门就是低买高卖。对不起,差点忘了第二条路子:高买低卖。通过和交易员聊天,你看这个行业的视角会完全不同,尤其对行业复杂性的认识。

银行的利润大部分是通过交易赚来的。赚钱的不二法门就是低买高卖。

有些交易员对市场形势做了详细的研究。有人对市场运用技术分析,希望能够找到一段时间内市场价格变动的模式,最后得出各种各样的模式,有头肩型、升旗型和降旗型,有回撤点型、阻力线型、振荡指标、相对强弱指标;此外还有更加高深的技术,如艾略特波浪模型、斐波纳契数列模型和日本蜡烛图技术等,不胜枚举。这就是龟甲占卜的现代版。

20世纪70年代,两名学者做了一项实验。他们给一组自称是技术分析师的人一系列的图表,让他们分析这批数据。这些人对着这些数据,花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对未来价格走向做出了大胆的预测。这批数据其实是随机抽取的数字。原来这是场恶作剧。

交易员并不爱读书,更何况是读经典学术著作了。但当他们谈到交易时,他们常常引用《孙子兵法》或者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里的话。交易员肯定没有读过这些书,他们那些话都是从别人那儿听来的,或者是看一些粗制滥造的交易书籍,但那些书的引用好多是错的。有一个交易员将他的成功归功于孙子的一句话:“兵之所加,如以碫投卵者,虚实是也”。(在此提一下,《孙子兵法》里我唯一记住的一句话是“利而诱之,乱而扰之。”)

要想在交易中赚钱其实很简单。具有绝对优势可以赚钱,你比别人有钱,能够撑到别人都撑不住为止。和他人串通也很有用,你和其他交易员联手,然后像豺狼那样扑向一只受伤的猎物。伏击也可以达到目的,你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信息,或者别人还不知道的信息。代客交易员是伏击战的高手。运气也很重要,一个幸运的傻子好过一个不幸的天才。

我曾经给一家证券公司做过项目顾问,这家公司想上一个电子交易系统。之前,由一名交易员负责在一张大表上手工记录完成的交易,然后算出他们的头寸。这个电子系统可以生成电子版的表格;交易员只要把交易输入系统,就能计算出每笔交易的头寸了。

史蒂夫并不买账:“我不需要这种垃圾。”那天早上,为了给他演示如何使用电子系统,我将他的交易输入到系统中。就在我输入的时候,我发现有些不对劲。系统显示的净头寸和史蒂夫手工算出来的金额不一样。史蒂夫大怒道:“这是什么破玩意儿。”事实上,史蒂夫的结果是错的,他把一笔买入交易错登成了卖出交易。从手工记录来看,史蒂夫当天怪不得心情不佳,因为他赔钱了。当更正错误之后,史蒂夫当天高兴极了,因为他赚钱了。他真是个幸运的傻子。

雇用交易员并不容易。有一次,我们和猎头开会,告诉对方我们的要求。猎头并不知道交易员是做什么或者我们想找什么样的人。这让我很烦躁。我最后告诉他:“好吧,帮我们找个运气好的家伙。越走运的人越好。”他们看着我,以为我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