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斗争

在交易大厅内,等级十分森严;其中交易员和销售人员是最主要的两支人马。在复杂的金字塔结构里还有更小的金字塔,自营交易员和衍生产品专员互相斗争,争抢塔尖的位置。衍生产品交易员自信自己掌握了希腊字母(希腊字母用来代表风险),因此看不起其他交易员。

最主要的阶级可以分为前台人员和后台人员。交易员、销售人员和分析师属于前台人员;他们是“生产者”;他们赚钱。后台人员包括风险控制经理、合规部人员、律师、技术支持、财务和运营部门;他们属于辅助人员。风险控制、产品控制和交易服务,这些管理学术语都不能掩盖这些角色的辅助功能。最糟糕的是,他们是“成本中心”。前台人员时常抱怨他们需要养活那么多的人。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在一家银行,交易部门的主管把辅助团队称为“收入的保护者”:这个标签意味着未知的已知。之所以要有后台部门,是因为管理层的恐惧和对交易员及销售人员极其的不信任。后台部门就是要制衡前台部门的贪婪。让前台人员和后台人员对立起来的目的就是要将野兽囚禁在牢笼中。

后台部门人数众多、角色各异。风险控制经理主要是将交易员冒的风险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他们要防止有些交易员把整个公司都赌在月亮的盈亏和日元/美元的汇率相关性上,最后将公司搞垮。风险控制经理运用精密的统计工具来监控交易员。就像双面间谍或者多面间谍那样,风险控制经理监视着交易员,有时甚至他们自己。

律师主要负责确保公司和客户签订了具有法律效力的合约。合规专员要保证公司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或者至少犯了法也不被发现。他们有一张单子,一旦出现麻烦,单子上的文件就必须立刻销毁。总体上,交易员和销售人员都懒得记日志;他们所理解的归档就是在黄色的即时贴上做笔记,然后将其贴到电脑屏幕上。合规专员随时得准备让这些即时贴瞬间消失。

技术支持需要让大型的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发送色情邮件、跟进赛事状况、投注、找工作和偶尔做交易都离不开电脑。技术专家还需要帮高级经理开启他们高配的手提电脑和掌上电脑。

技术人员在公司“前台到后台”的系统上忙碌地工作着;产品从交易到结算,全程由这个系统处理。但这个系统结果成了“后台到前台”的系统。技术人员保证安装的软件是“即插即用”的。但你过后发现你买的是“菩萨保佑”的版本。

财务部门负责计算公司的盈亏,这关系到每个人的奖金。他们要想办法让盈利达到管理层事先拍脑袋定下的盈利目标。盈利数字其实和实际的业务情况没有多大关系,而是靠调节准备金、变更估价方法、修改模型和玩弄没多少人能明白的会计准则得来的。

运营部门负责收钱付钱,保证每项交易应当完成的工作都完成了,如果有明确指示,确保不打折扣地完成。运营部门负责报销你上一次出差的费用(包括3000美元的业务招待费)。

前台人员和后台人员的积怨很深。后台人员赚得少,而且使用的设备陈旧;看到前台员工理所当然就能拥有的东西,而他们不得不去努力争取的时候,他们就牙痒痒。想到自己卖力工作却得不到肯定和赏识,他们就愤愤不平。想到自己需要承担后台员工的成本,而后台人员自己不赚钱还想拿更多的工资时,前台员工就牙痒痒。

当我在纽约的时候,一个下雨的晚上,我看到银行外面停着两排豪华轿车。当时天色已晚,大约8点钟;交易员和销售人员叫来豪华轿车,准备回家,费用由公司买单。我看着一溜后台的员工一头扎进雨里,朝几条街外的地铁站走去。他们有些人需要坐1个小时或者更长的时间才能到家。当他们看到前台“同事”钻进豪华轿车时,他们脸上的表情我看得一清二楚。

这些悲催的下层人民偶尔也有报仇雪恨的机会。有一次,一家投资银行让我以顾问的身份参与一项内部调查。这家银行的交易员利用衍生产品帮助客户掩盖了巨额的损失,而且交易记录离奇地没了。交易员得意地说:“拿出证据来。”他们挑衅地说道。在营运部门一名员工的帮助下,我们最终拿到了证据。这名员工保留了所有交易、邮件往来的详细记录。于是一些交易员“因为个人原因”离开了公司。有时候,下层人民会起来把那些权贵打个踉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