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建王国

高级经理带领着由交易员、销售人员和辅助人员组成的庞大队伍投入了战斗。领导人的贡献仅限于“战略”或者“商业模式”。格劳乔·马克斯曾经这样说过:“军事情报的说法本身就自相矛盾。”要是有机会,他可能会对“银行管理”或“银行战略”发表有趣的看法。

一个普通人可能很难看出谁领导什么。美国的投资银行有无数个董事总经理。有个银行家列出了他们的排序:不是真的董事总经理、不重要的董事总经理和现在就请离开的董事总经理。还有许多身兼二职和三职的人。它们的主席和副主席的人数比任何一个合理公司需要的还要多。每问一个人,疑惑就多一重;被问到的人都坚称他们是管事的,除非你问到下一个人。如果它们有公司的组织架构的话,那一定和核弹头的结构图一样复杂。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实际上,银行是最后的封建王国,它们的统治者就是至高无上的诸侯。他们主要的将士就是“浪人”,这些浪人游荡在金融市场上,随时准备为某个诸侯卖命,以期分得战利品。这里并不是推行最新管理理论的地方。

交易大厅就是由一块块封建领地组成的;每个诸侯对他的子民拥有绝对的权威;权力依靠簇拥在他们跟前的骑士团。对他们共同敌人的仇恨使他们团结在一起,他们共同的敌人通常是公司里面敢侵犯他们地盘的人。竞争者还是小问题,真正的敌人隐藏在他们自己内部。

忠诚度是建立在封建领主分给骑士们的赏赐上,也就是战利品的分配。忠诚度也和一些未知的已知龌龊行为有关:如有人掌握对某人不利的照片,或者知晓对方以前财务上有过不轨的行为或者内幕。

偶尔的流血冲突是不可避免的。有时候,之前深得信任的员工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残酷地处置了。这么做只是为了杀一儆百。

宫廷斗争最主要的就是“分而治之”,诸侯让自己的手下相互不和。比如,固定收益部门的领导分别对自己的七个手下说,等自己退了之后就把位子让给他们(我也是其中的一个)。这场闹剧最终以宫廷政变结束了。但这样的游戏依然在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