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锁

“场外会议”演化成了“联谊会”。交易大厅里大家对同性恋采取敌视态度,试图和同事接近或者展现你阴性的一面都会让别人产生惊讶和误会。尼禄严厉禁止这样的举动。人事部门不得不清理门户。体育比赛成了重头戏,交易大厅里激烈的竞争气氛又恢复了。退役运动员兴奋不已;许多人去健身房锻炼身体。

联谊会经常举行比赛:赛跑、游泳、团队竞赛。公司还尝试了危险系数更高的运动,如射箭和飞靶射击等。彩弹枪战十分受欢迎。游戏中,战斗双方拿着彩弹枪,争取将对方消灭。此外还有攀岩、蹦极和岩壁垂降等游戏。当这些身体不适、体重超标和有几分醉意的成年人参与极限运动时,因为在双方对抗中横冲直撞或者自己不小心而受伤的现象十分普遍。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在和一群体型庞大、进攻性强的东欧数量分析师踢足球时,我屁股摔出了淤青,脚也扭了。骨折经常发生。一位女士在射箭比赛中手臂还中了一箭。

随着伤残事故越来越多,大家开始转向心理建设。在一个教练带领下,我们开展团队建设游戏。在一个培养倾听能力和信任感的游戏中,其中一个参与者要蒙上眼睛走过一段泥泞的路,路上还有障碍物。搭档向那个被蒙住眼睛的人大声发出指令,引导他到达终点。结果是场灾难。我记得没有一个人到达了终点。高级经理的遭遇就更惨了。

教练从来没有见过我们这样差劲的团队。我们不会倾听,也不相信任何人。他从来没有和交易员工作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