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摇的高薪

交易员喜欢刺激、富有挑战的工作,而且还要收入高。当他们快到30岁,或者毕业工作四五年之后,小部分人凭借他们的天赋或者运气,可能已经年薪将近百万。在他们的生活里,豪车、豪宅、名牌服装、最新款的电子产品和玩具、高档餐厅、海外度假和美女(有的是按小时收费)是必不可少的。有些交易员还收藏艺术品或者葡萄酒。还有一小部分交易员迷上了毒品,让交易大厅中的杀气更加浓重。

慢慢地,高收入对每个交易员产生了不同的影响。离婚、抚养费和生活都需要大笔大笔的钱,但金钱也成了衡量成功的游标卡尺。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迈克尔·刘易斯因为写了《说谎者的扑克牌》(Liar's Poker)和《新新事物》(The New New Thing)而声名大噪。他似乎是出于嫉妒而写了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失败历程。汉斯·霍夫斯密德(Hans Hufschmid)曾经和刘易斯在所罗门兄弟银行一起工作过。后来汉斯跳到了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当时他的投资价值大约5000万美元。LTCM倒闭后刘易斯感觉如释重负。汉斯并没有那么厉害,是吧?

在中国香港,一家本地银行倒闭时,人们发现一名高管拿到了100万美元的遣散费。人们愤怒极了。这名银行家马上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自己的年薪更高,每年有700万美元。他的妻子对他自曝薪酬的行为很是生气:如果大家都知道她丈夫只拿到了区区100万美元的遣散费,她在同伴面前将无地自容。

交易员活着似乎只是为了工作和赚钱。他们穿着名牌,住着豪宅。他们的阅读范围限于工作资料,偶尔也读一些商业书籍(自助类的,或商界名人传记等)和在机场买的低俗小说或间谍小说。他们对事物的看法来源于CNN、Fox新闻台、BBC全球台、天空新闻台或者财经频道,具体看哪个电视台视他们的国籍、政治倾向和他们经常下榻的酒店而定。他们与世隔绝,来去都坐头等舱或豪华轿车,住的都是五星级酒店。他们周围围满了管家、仆人、女佣、厨师、生活助理和私人教练。这就成了他们生活的全部。其他人就替他们而活。他们自己什么事都不会干。

我的一个旧同事彼得请我吃饭。但那家饭店并不收信用卡。彼得惊呆了。难道还有地方不收信用卡的?他没带现金,只好去饭店旁边的自动取款机上取钱。他走了很长时间都没回来,于是我和服务员就出去找他。他正在给他的助理打电话,按照对方的指示从机器上取出钱来。他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使用自动取款机,之前都是他助理帮他取的。他还是买卖复杂股权衍生产品的交易员呢。

对冲基金销售部主管克里斯最近刚刚离婚。他开始频繁地飞到巴黎出差。最后大家发现原来他不会用洗衣机,但他喜欢雅典娜广场酒店帮他熨衬衫。

有些人转行了,他们赚的钱这辈子都花不完。有些人进入了政界。还有一个交易员为了成为手艺人去给人当学徒了,为教堂制作管风琴。但大多数人待在他们唯一熟悉的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