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清洗

当我刚出道时,这个行业里大部分人都是英美白人清教徒。美国人个个都穿着布克兄弟的衣服,而英国人则穿着萨维尔街裁缝定做的衣服。

由于行业需要数量分析人才,印度人、中国人和东欧人获得了许多就业机会。数学和科技人才纷纷进入交易大厅。许多亚洲人在他们的本国进入外资银行工作,希望能够有机会调到国外,或者作为跳到其他银行的跳板。一家银行曾经为衍生产品市场输送了大量的人才。当时有句诗特别流行:“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在衍生产品行业,欧美和拉美裔员工负责销售和建构,而印度、中国和东欧员工则负责交易和建模,英美员工负责管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每一种文化都形成了帮派。在一家欧洲银行里,印度“黑手党”控制了衍生产品部门。拉帮结派的现象十分严重。

欧美和拉美裔员工负责销售和建构,而印度、中国和东欧员工则负责交易和建模,英美员工负责管理。

交易大厅就像一座巴别塔。你能听到各种语言:英语、西班牙语、德语、俄语、印地语。一家位于法兰克福的德国银行,它的衍生产品交易柜台的主要语言曾经是意大利语。说明那里的交易员大都来自同一个地方。“这个英文怎么说?”最有意思的误会竟然发生在一个美国人和他的英国同事之间。两个人还都是说英语的。有一次美国人问英国人某家公司的前景,英国人回答说:“这家公司嗨了。”美国人一听,以为前景不错,就买入了股票。其实那个词语的本意是他们的鞋跟都磨平了,最后只剩下光脚了。美国人毫无疑问地赔了钱,埋怨英国人埋怨了好久。

一家德国银行和意大利银行进行合并,但由于双方经常就合并方式产生分歧而迟迟不能完成。评论员对此尖刻地评论道:“这是一场要靠德国人的才能和意大利人的办事效率才能完成的合并。”文化冲突在银行业内十分普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