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一天

最近,我和史蒂夫吃了一顿饭;我们很早就认识了;我们曾经在一起工作过,之后还一直保持联系。

“哥们”,他喊道,“哥们,你肯定不信,”他抱怨道,“我们都赶上了。叛徒、大清洗,历史被篡改了。我们都赶上了。该死的空中掩护也没有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一年以前,史蒂夫加入了一家创业不久的衍生产品公司。这家新公司的后台是一家著名的银行。所有的员工,包括史蒂夫,都有股份。此外还有其他一些股东。

一开始,公司形势还不错,而现在公司已经分崩离析。大股东从一家美国银行挖过来了一名高管,然后对业务模式做了评估;管理顾问提出了“战略性备选方案”。得出的结论是要关闭这家公司。大股东准备回归自己的主业。

整个过程充满了灾难。业务评估引爆了高管之间由来已久的积怨。一个高官像犹大那样叛变了,出卖了他的同事。他将公司的问题抖露出来:利润里的猫腻和被隐藏起来的风险。他想自己做老大,于是一切都变了,高级职员发现了“个人利益”,开始清除支持者和盟友,历史被篡改了,失败者的名字被抹去了,他们的行为被全盘否定。股东们决定结束这一切。其他的股权投资者暗中挑拨经理人互相争斗。在关键的时候,这些投资者都不见了踪影,空中掩护也没有出现。整个行动就失败了。

史蒂夫和我曾经同甘共苦。我们在一个残酷、朝不保夕的行业里面讨生活。在生意好的时候,我们做了许多有意思的交易,赚了许多钱。这个行业虽然竞争险恶,压力巨大,同事之间面合心不合,但看在钱的情分上,我们也就认了。在业务不景气的时候,你不得不解雇那些你欣赏的人,你曾经向他们描绘过美好的职业蓝图。他们拖家带口、背上背着房贷、肩上还担着各种责任;当你说出他们被解雇的消息时,你都不敢看他们的眼睛。

有一次,我们的公司裁掉了20%的员工。由于一个个谈话人太多,于是公司就在交易大厅的广播里宣布了裁员的消息。保安走到你的桌子旁,没收了你的门禁卡,然后将你的私人物品塞进一个垃圾袋,最后把你领出大楼。在呆伯特[13]的漫画里,一家公司用电子邮件通知员工裁员的消息,大家都焦急地看着自己的电脑,想知道自己是否被解雇了。在另一家公司,整个部门都被解散了。这好比把人集中到一个屋子里,然后向里面投掷一颗手榴弹。

我还记得公司和另一家竞争对手合并后,克热门听到自己被解雇之后的反应。当时已经晚上8点了。他走到停车场,把车开了出来。这辆保时捷老爷车是公司替他租的,作为他福利的一部分。他把车开到大楼前,加大马力,把大厅玻璃门撞了个稀巴烂。克热门若无其事地从车上下来,关了车门,开启了汽车的安全系统。之后他离开了大厦,走上街头把车钥匙丢进了下水道。

我看着史蒂夫:他已经48岁了,和我同岁,他看起来很疲惫。和我一样,他出了大学校门就进入了这一行,到现在已经有20多年了。他现在的妻子是他的第二任。经历了两次婚姻,他有一堆孩子要抚养。他赚了很多,也花了不少。他现在已经失业,要想再从头开始很困难。这一行是年轻人玩的。

当我刚进入银行业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在那儿干上一辈子。我能够一步步地走上领导岗位。这是个美丽的谎言。就像在职业生涯中,我们对客户、老板和我们自己所说的那些谎言一样。

[13]Dilbert,美国知名职场讽刺漫画的主人公。——译者注